人與獨木舟的對話-阿拉斯加海洋獨木舟之冒險體驗

                                陳守忠

摘要
國 立體育學院休閒產業經營學系13名研究生隊伍,前往美國阿拉斯加進行16天體驗海洋獨木舟活動的行程。在阿拉斯加威廉王子峽灣中,輕划著海洋獨木舟,穿梭 在北極內海的冰河峽灣之間,於起伏的浪濤之中,沿岸越野巡航,體驗阿拉斯加大自然之奧祕及威力。藉由阿拉斯加海洋獨木舟的冒險學習旅程,除了可以建立一套 課程標準,為台灣「冒險學習」及戶外領導人才開啟了一扇新的視野外,也可實踐課堂冒險教育理論。在活動歷程中的每一事件,都是一個重大的決策和學習;整個 學習計劃也將是台灣大學史上的體驗教育先鋒;而參與者在阿拉斯加峽灣自然環境中的冒險學習過程,更是值得研究與探討。本研究採用質性研究中的現象學為基 礎,以參與觀察法為主要的資料收集方法。收集的資料經過分析與詮釋後,得到的初步研究成果為:一、隊員因為不同的冒險情境、個人風險知覺、戶外經驗、技術 等,產生了「發現與嘗試」、「探索」、「高峰經驗」、「意外」這四種不同階段的冒險體驗。二、由於隊員擁有極高的參與動機,且自身能力可以克服各種風險, 流暢經驗的感受有愈強烈及愈多的情形。

關鍵字:海洋獨木舟、冒險體驗、流暢經驗
國立體育學院休閒產業經營學系在職研究生

Human being to a dialogue with the sea-kayak
— Adventure experience while sea-kayaking in Alaska
Sou-chung Chen
Abstract
13 Taiwan graduate students, who are major in Department of Recreation and Industry Management at National College of Physical Education and Sports, took part in a 16-day-sea-kayaking adventure trip in Prince William Sound Alaska, the U.S.A. Paddling around the fiord and the glacier in Arctic Ocean as well as canoeing along the bay in a wavy sea to experience the mother nature of Alaska is the highlight of the adventure.
A standard program can be set up through the experience gaining from Alaska sea- Prince William Sound kayaking adventure trip, which opened a brand-new window/view for the “Adventure Study” and the outdoor sports’ leaders in Taiwan. Thus the theory studying at school can also put into practice. Each individual incident in the journey is a critical decision and lesson, and the learning program will be the pioneering physical education & sports in the college history of Taiwan. It is valuable to study and probe into the learning process and the participants while partaking the adventure trip in Alaska.
Qualitative-research phenomenology is used as the foundation in this study report, and participating observation measure is mainly taken for collecting the information and data. After analyzing and interpreting the collected information and data, this study can objectively present the participants’ experience while sea-kayaking in Alaska, hence the record can be a reference for those who engage in the job.
Key Words: sea-kayak、adventure experience、flow
Graduate student, Department of Recreation and Leisure Industry Management,
National College of Physical Education and Sports
一、前言
2006 年6月中旬國立體育學院休閒產業經營學系的在職及一般研究生共13名,啟程前往美國阿拉斯加進行海洋獨木舟課程活動。在16天的活動中,輕划著海洋獨木 舟,穿梭在阿拉斯加內海的冰河峽灣之間與起伏不定的冰海浪濤,除了深入體驗阿拉斯加大自然的奧祕及威力,並親身實地的在自然環境之中,學習戶外冒險教育課 程。
這個計畫是由國立體育學院謝智謀教授領隊,他具有美國印第安那大學休閒行為的博士學位,專精於戶外冒險教育及冒險治療。藉由此次的冒險學習旅 程,除了可以建立一套課程標準,為台灣「冒險學習」及領導人才開啟了一扇新的視野外,也可實踐課堂冒險教育理論。而活動歷程中的每一事件,都是一個重大的 決策和學習;整個學習計劃也將是台灣大學史上的體驗教育先鋒。
阿拉斯加海洋獨木舟冒險先鋒計劃活動,是台灣首批遠赴阿拉斯加從事海洋獨木舟冒險教 育的隊伍,也是難得的一次遠拓學習活動;且參與者之中都沒有在國外從事獨木舟冒險活動的經驗,對於海外獨木舟活動的冒險體驗更是缺乏;再者台灣以往的國外 戶外活動冒險隊伍,也缺少相關的學術研究,因此引發了本研究的動機。
本研究目的在於紀錄阿拉斯加海洋獨木舟冒險先鋒計劃的活動歷程。以及瞭解活動 參與者在航海冒險活動中的體驗。從參與阿拉斯加海洋獨木舟冒險先鋒計劃活動者的客觀陳述,能提供實務活動者的重要參考依據。本研究的研究場域,是以阿拉斯 加海洋獨木舟冒險先鋒計劃活動為主,活動時間為2006年6月18日至7月3日,地點為阿拉斯加威廉王子峽灣(Prince William Sound),阿拉斯加獨木舟課程則由美國NOLS(National Outdoor Leadership School)安排,並派出3位引導員隨行。
表1 2006阿拉斯加海洋獨木舟冒險先鋒計劃活動行程表

日期 行程 活動時間 交通
6/18 TaipeiàAnchorage   飛機
6/19 AnchorageàNOLS基地à WhittieràBlackstone Bay 07:30~18:30 巴士+
6/20 Blackstone Bay營地冰河峽灣Blackstone Bay營地 12:30~18:15 獨木舟
6/21 Blackstone Bay營地-Cochrane Bay Coch岬角營地 10:10~18:35 獨木舟
6/22 Coch岬角營地/海況惡劣暫停出海,冒險教育課程 12:40~18:30 營地
6/23 Coch岬角營地-Long Bay Bone岬角營地 11:45~15:30 獨木舟
6/24 Bone岬角營地-Long Bay/獨木舟水上救生課程 11:30~18:30 獨木舟
6/25 Bone岬角營地-Foul Bay End營地 10:10~17:00 獨木舟
6/26 End營地-Applegate Lsland營地 09:30~12:00 獨木舟
6/27 Applegate Lsland環航/課程及整理裝備 09:40~17:00 獨木舟
6/28 Applegateà WhittieràNOLS基地à Anchorage 08:15~21:30 +巴士
6/29~30 Anchorage自由活動    
7/01 Anchorageà Taipe   飛機

二、文獻探討
本章只針對本研究中有關冒險體驗之重要概念列出部份參考文獻。內容分別為冒險體驗相關理論及文獻整理。

(一)、冒險的定義
根 據牛津英文字典,字義冒險(adventure)為:「危險或是損失偶然發生;風險、危難;一種冒險的進取心或是表現」(Brown, 1993)。Weber(2001)也提出明確的冒險在英文字中有風險以及不確定的涵意。雖然冒險的過程中需要面對危險,但人類卻也因為敢於嘗試冒險而偉 大。Weber並根據一些文獻記載指出冒險與探索(exploration)有明顯的關連,只是冒險的焦點會隨世代改變有所不同。
冒險也有著到陌 生環境冒險犯難、拓荒、開發新天地的意涵。翻開近代歷史,當大冒險時代崛起時,當時的霸權強國也會支持不少的冒險家,航著大洋的彼端尋找新大陸、走向世界 的邊緣探訪神秘的國度,前仆後繼、開疆闢土,去尋找財富資源及科學的發現等。例如鄭和(1405~1433)、Cristopher Columbus(1451 ~ 1506)、Vasco Da Gama(1469 ~ 1524)、Ferdinand Magellan(1480 ~ 1521)等地球歷史中偉大的航海冒險家。
Ewert(1989)提出了幾個必須注意到的冒險構成因素。首先是冒險很明確的發生於戶外,而冒險參與則包含著與自然環境的互動;其次,當參與者在活動的互動中,需要一種風險的成份,此風險可能是身體的、情感的或是物質的,不過通常會與潛在的身體傷害甚至是死亡有關。
Swarbrooke, Beard, Leckie, and Pomfret (2003)則定義冒險:環境與活動能促進情感、思考、以及感覺,且明確的環境及活動都強烈地與冒險體驗有關。進一步也指出與冒險有關的活動包括了身體性 以及接觸自然的活動,而這些活動的環境均發生在戶外以及荒野之中。另外與冒險有關的活動也包括接觸不同的文化以及旅程,而這些活動的環境均發生在人跡罕 至、獨特的或是異國情調的地方。
冒險遊憩(adventure recreation)則源自於傳統的戶外遊憩活動,學者Ewert and Hollenhorst (1997)將冒險遊憩定義:「遊憩活動結構的組成,通常在戶外自然環境中,包含了實際與感受到的危險,且活動的結果具有不確定性,但會受到參與者的影 響」。這些活動有別於傳統的戶外遊憩活動,主因是活動本身具有身體上的危險性,及參與結果的不確定性。較常被列為冒險遊憩活動的有激流泛舟、獨木舟、攀 岩、滑翔翼、登山、越野滑雪、洞穴探險與潛水等。
冒險遊憩的參與者通常會有正面的勝任感受以及自我情感上的增強(Robinson,1992); Christiansen(1990)則指出冒險遊憩主要活動面向在於會產生興奮、最適的覺醒或是流暢經驗。

(二)、冒險體驗(adventure experience)概念
冒 險體驗係指從事冒險活動過程中,參與者面臨的風險以及個人勝任能力,兩者的一致性情形。Swarbrooke et al.(2003)指出冒險的核心特徵包括:結果不確定、危險及風險、挑戰、預期的報酬、新奇、刺激與興奮、逃離主義與分離、探索發現、專心及集中、對比 的情緒。Martin and Priest(1986)則提出冒險體驗主要的特性係來自於個人勝任能力以及與風險的交互作用;並且將冒險體驗模式(Adventure Experience Paradigm)的五種分類基礎分別為:一、當遊客參與登山過程中,其勝任能力高且風險低時,這種體驗為「發現與嘗試」;二、而當風險增加勝任能力略高 於風險時,這種體驗為「探索」;三、當勝任能力與風險達到一致時,這種體驗為「高峰經驗」;四、不過當風險超過勝任能力時,這種體驗為可能產生「意外」; 五、當風險高而且勝任能力很低時,這種體驗為「悲劇與災難」。
Rigoni(2000)研究激流獨木舟活動參與者,在泛舟過程中對於風險情境體驗 的研究中發現,參與者感受的體驗包括:恐懼、興奮、自信,更具體而言,Rigoni發現獨木舟活動者所感受到的最佳行動,是發生在擴展他們的限制,自發性 的來達成克服挑戰。在從事過程中,獨木舟活動參與者他們整個意識都專注在所面臨的挑戰,而且當他們成功地克服挑戰,所呈現出的體驗就如同是「流暢」。此外 在潛在著危險的自然環境中,當自我效能的信念逐漸增加時,他們也能掌控自己的行動。體驗原野美景固然是重要,不過更重要的是他們的專注力:能在困難的情境 中發揮掌控的感覺,就誘惑著獨木舟活動者來參與該項運動。
心理學家Csikszentmihalyi(1990)將一種可發生在工作或休閒之中的 一種極限體驗,定義為流暢(Flow)。流暢經驗組成包括:挑戰技巧一致、意識融入行動、明確目標、非義務性回饋、專注在面臨的考驗、掌控感、失去自我意 識、時間的轉變以及自發性體驗。Swarbrooke et al.(2003)指出參與冒險活動的體驗過程具有風險;當面對挑戰及危險時,全神貫注克服挑戰與危險。Ewert(1989)與Weber(2001) 的冒險研究中,均認為流暢經驗的特徵較能解釋在冒險過程中參與者的體驗。關於流暢經驗的描述是,當一個人的技能夠從容地應付隨時到來的挑戰時,就會產生這 種感覺;這時注意力會高度集中,沒有心思注意與此無關的事物,也沒有時間擔心其他問題。
本研究根據上述的文獻探討,來分析此次活動參與者從事獨木舟冒險活動過程中所感受到的體驗。

三、研究方法
本研究的方法論採用質性研究的現象學為基礎,研究目的在於讓現象的本質顯現,以參與觀察方法、訪談、文字記錄等研究方法,進行資料收集;再將所收集的資料作交叉檢視,以獲取更為細膩、多元且值得信賴之描述與記錄,並轉化為文本(texts)形式呈現。

(一)、參與觀察方法(participant observation)
參 與觀察方法又稱「田野研究法」(field research method)或「實地研究法」,是一種在自然情境下直接觀察社會現象的方法;也就是研究者參與被研究的事件,成為行動者。依據研究者參與的程度,研究者 在被研究的互動情境中將扮演不同的角色。陳向明(2002:308)認為由於參與觀察法大都是在自然的情境中,對研究現象或行為進行觀察,所以研究者不僅 能夠對研究現象的文化脈絡,有較為具體、清楚的認識,更可以深入了解被研究現象或對象的內在文化,及其對行為或現象意義的詮釋。
Atkinson & Hammersley(1998)將參與觀察法區分為完全參與者(complete observer)、參與者一如觀察者(participant as observer)、觀察者一如參與者(observer as participant)、完全觀察者(complete participant)等四種類型。由於研究者確實參與被研究的現象之中,角色可能是完全參與者或較低度涉入的觀察參與者,這將有利於詳細資料的收集; 但會因研究者的參與而影響到自然行為,改變了現象的真實。所以通常質性研究採用的參與觀察大都介於完全參與和完全觀察兩者之間的觀察法;研究者可針對研究 的需要,採用趨向參與現場情境作觀察,但不影響被觀察者。
阿拉斯加海洋獨木舟冒險先鋒活動中,由於研究者也是隊員,所以在整個活動及研究的過程 中,將以參與者一如觀察者的角色投入,除了可以完全參與整個研究場域與活動過程,並可表明研究者的身分。而由於此次的研究主題是活動歷程記錄與隊員的海洋 獨木舟冒險體驗,在研究參與或介入的情況下,現象的改變及衝擊程度會比較低。

(二)、訪談(interviewing)
基本上,質性研究 的訪談是一種有目的的談話過程,研究者透過談話過程進一步了解受訪者對問題或事件的認知、看法、感受與意見。學者也依據訪談問題設計的嚴謹度,將訪談劃分 為結構式的訪談、無結構式的訪談、半結構式的訪談三種類型。「結構式的訪談」(structured interviews)又稱為「標準化訪談」(stand- ardized interviews ),是指研究者以預先設計好的的問題,去了解受訪者的想法、意見和態度,並透過這種預先安排好的結構式問題及訪談標準化程序,降低可能的偏誤(潘淑 滿,2003: 137-143)。
本研究除了活動全程以參與觀察方法進行,但由於訪談能夠創造一種情境,讓研究者可以透過口語的雙向溝通,輔以 聆聽與觀察,以了解參與隊員對問題的認知、感受及體驗,共同建構出阿拉斯加海洋獨木舟活動現象的本質及意義;因此本研究也採用訪談方法來進行資料收集。訪 談對象為參加阿拉斯加海洋獨木舟冒險先鋒活動的5位隊員,採用結構式訪談方式去瞭解受訪者參與阿拉斯加海洋獨木舟冒險先鋒計劃的冒險體驗。

(三)、文字記錄
以部份參與者所提供的個人記錄為主,在資料分析過程中,在客觀的描述與詮釋出活動期間的參與觀察文字紀錄。

(四)、研究流程
本研究流程分為三個階段進行。第一階段是基礎研究,針對阿拉斯加海洋獨木舟冒險先鋒計劃活動的現況觀察與文獻參考,並回顧相關理論,擬定研究課題。第二階段是實地的參與活動,進行參與觀察法。第三階段是收集訪談、文字記錄資料,再將資料分析與詮釋。

四、初步研究成果
阿拉斯加海洋獨木舟冒險先鋒活動,經過台灣4個月的訓練與計畫執行階段,於2006年6月18日正式啟程前往阿拉斯加。獨木舟行程從6月19日正式開始,從 NOLS基地搭車 到Whittier後,換船到Blackstone Bay的Lawrence冰河旁營地。6月20日在Blackstone Bay內Beloit與Blackstone冰河間的浮冰水域划行。6月21日離開Blackstone Bay營地,歷經8個多小時的划行抵達Cochrane Bay Coch岬角營地。6月22日因海況惡劣,海浪太高,所以暫停出海;下午引導員安排了冒險教育課程:指導員的工作內容、導航的技巧、划槳的技巧及方法、救 生設備的介紹及使用、阿拉斯加野生動物。6月23日橫越Cochrane Bay後再進入Culross Passage內的Long Bay Bone岬角營地。6月24日Long Bay溯源並上岸健行後,返回營地進行体驗水溫2°C的水上救生課程。6月25日沿著Culross Passage往南划行後,再橫渡Nellie Juanc海域在Foul Bay北側的End營地露營。6月26日從End營地再次橫渡Nellie Juanc海域到Applegate Lsland西北側對岸營地。6月27日Applegate Lsland環島航行,並安排Leave No Trace等課程、整理裝備與反思檢討。6月28日從Applegate上船返回Palmer NOLS基地;獨木舟課程總共10天。
此次團員是一群來自台灣的國立體育學院研究生,八位男性,四位女性,年齡從22歲到54歲,相差超過一倍;參加計畫之前,全部沒有海洋獨木舟的經驗,因此在台灣有經過四個月的獨木舟訓練的歷程。
本 研究經由訪談(受訪者為12位隊員中的5位)、個人記錄(研究者與1位隊員)等方式收集資料,經分析及歸納後,得到之結果為:
一、隊員的冒險體驗模式,會 隨著不同時段所面臨的冒險情境及個人的風險知覺、戶外活動經驗、技術等,而產生不同的冒險體驗。
二、參與動機愈強及自身能力可克服各種風險時,其感受流暢 經驗的情形也愈強烈

茲分述如下:
(一)、冒險體驗
阿拉斯加海洋獨木舟冒險先鋒計劃整個活動,包含了台灣訓練與準備期間就長達5 個月之久,出發前在台灣也花費了許多時間與精神訓練,實際練舟訓練階段從桃園縣石門水庫的湖泊平靜水域到台北縣的三芝海域,出發前更安排了東港小琉球來回 的長程橫越,課程密集。而冒險體驗實際也是從台灣下水就開始感受,因此受訪者的冒險體驗會因每個階段的個人能力與感受不同,而有所不同。
1.「發現與嘗試」的冒險體驗
6 月24日獨木舟行程的第6天,划到長灣區域,引導員決定在長灣岬角紮營2天,並安排輕鬆的一天課程。由於天氣轉晴,上午在引導員帶領下,划著獨木舟溯源長 灣後,再登岸沿河上溯;除尋找鮭魚蹤影外,也深入峽灣腹地,觀察自然環境。下午返回營地,則進行水上救援課程,體驗阿拉斯加2°C的海水。
由於行 程時間已過半,隊員們對於阿拉斯加環境及獨木舟活動的熟悉度與適應力,也達到一定的程度,隊員之間也做了換船或夥伴的調整;加上陽光普照,輕划著獨木舟, 沿灣上行,發現的體驗油然而生。在勝任感高且風險低的氛圍中,大部分的隊員也樂於嘗試冰海的水上救援體驗;所以當天大部份的隊員是處於「發現與嘗試」的冒 險體驗。
隊員L的個人紀錄記載著:
今天的天空突然晴朗,我們的行程是到長灣內探險,並上岸探訪鮭魚的故鄉;沿著狹長的海灣划行,平靜的 湖水倒映出重山疊嶂,空氣中彌漫著野花香;我們的划行速度緩慢,因為清晨的寧靜,我們不想打擾它,況且這大地的寧靜,祗能用平靜的心靈,才能細細品味,也 祇有獨木舟旅行的人,才能流暢地將人的生命輕輕從陸地無限延伸至水上。
回到營地已經是下午三點,太陽還高掛在天空,指導員決定每人都要在海裏做翻 船逃生的練習,因為在極地的內海,在夏天海水温度也祇有二度,如果獨木舟被浪打翻,這風險在我們划行中還是隨時會發生。引導員Chris從基本的雙人舟救 援、單人舟用槳的浮漂自救以及高難度的單人獨木舟翻船自救,確實的示範。
當我要翻船下水的那一刻,頭腦是一片空白,浮上水面之後,我和同伴則合力 把船掀正,同伴用身體先幫我固定船身,我則迅速的翻身倒坐入艙,隨即用剛學的前後浮漂效應槳法平衡船身,我的同伴也順利的爬上船身並坐進船艙。最終每個自 願下水的人都成功了,而在每一位完成水上救援時,岸上的隊員都會興高采烈的拍手叫好。
2.「探索」的冒險體驗
當日領隊需能明確的帶領團隊目標及方向,並且要承擔團隊的安全責任,所以輪到擔任當日領隊的隊員,因為增加了部份壓力,所以明顯感受到個人風險的增加,在勝任能力略高於風險時,屬於「探索」的冒險體驗。
隊員J說:
擔任當日領隊需要作很多的決策,也要負起整個團隊的責任,因此這是需要冒險的部分。如何做出一個好的決策,就需要不斷地思考。
隊員C也有類似的感受:
在當日領隊要做決定的時候,會產生一些壓力。至於要如何做決定、要蒐集什麼資訊來幫助我做這些決定、做了決定會不會讓團隊中的人不高興或是不滿意,就需要深思熟慮一番。
此外來自大自然環境及個人身體健康因素也會有「探索」階段的冒險體驗。
隊員C說:
天氣不佳的時候、身體不適的時候。
隊員H說:
在橫越海峽時,只想著如何克服困難,避免危險。
3.「高峰經驗」的冒險體驗
處 理冒險情境的勝任能力,會因個人的戶外冒險活動經驗、戶外活動技術等而有所差異。戶外活動經驗越多,勝任能力也會越高。6月23日從Cochrane Bay Coch岬角營地橫越Cochrane Bay峽灣的開放水域時,天候及海況並不佳,起伏不定的海浪也產生了部分的風險,因此引導員要求各獨木舟能夠以船隊隊形集結划行,以便發生意外狀況時,能 互相照應及支援。經過了一個半小時的划程,所有獨木舟都維持著船隊隊形抵達對岸。部分參與者也因為勝任能力與風險達到一致時,而產生了「高峰經驗」的冒險 體驗。
有台灣本島到小琉球海洋獨木舟經驗的隊員L:
雖然天候不佳,遇到風險時,除了認命外並且會找出解決方法。
參加過攀岩、溯溪、腳踏車越野、高空繩索課程的隊員H:
雖然會有一點危險,但我相信我們平常所受的訓練可克服此挑戰。
主要以登山經驗為主的隊員E:
自己警覺危險時,會即時告訴後座夥伴,並且一起討論如何操槳划船,以解決當下所面臨的問題。
曾參加過Timberland越野爭霸戰、溯溪、登山、腳踏車的隊員C:
參加了這次的旅程後,比以前更有能力,知道該做的決定、該做的事情。
有登山、溯溪、獨木舟、攀岩、垂降、腳踏車等經驗的隊員J:
我覺得當時自己在處理冒險情境的狀況時還不夠冷靜,或無法果斷地作決定,但參與過冒險情境後,就能不斷擴大自己的舒適圈。
4.「意外」的冒險體驗:
對 於整段獨木舟學習歷程所面臨的冒險情境中,曾讓隊員感受到可能產生「意外」的體驗,是在台灣三芝的一次練習當中。當天上午進行了麟山鼻划到淺水灣的來回訓 練,但在回程時,遇到了潮汐波浪轉為劇烈且逆流,所以隊員們都花了極大的體力,在下午二點多才返抵出發地,因此教練也表明了當天訓練量已經足夠,可以結束 訓練開始休息,明天再下水;但當次的當日領隊(leader of the day)以到阿拉斯加之前的訓練時間僅剩不多,覺得隊員們的訓練與體力不足為由,宣布下午四點沙灘集合,再下水訓練。教練當面也指示了當日領隊,只可在下 水的沙灘附近水域訓練,但船隊離岸集結後,當日領隊卻指示往麟山鼻岬角附近前進,在複雜劇烈的潮汐波浪牽引到外海混亂的巨浪區,才驚覺回頭;部份體力與操 控技巧不佳的隊員,發費了極大的體力,才脫離驚濤駭浪之中。也讓部分隊員察覺到那次的風險超過了個人勝任能力。
隊員E說:
那一次在三芝沒有教練帶領我們出海訓練,那時海浪很大,很高,感覺快把人淹沒了;很生氣前面帶領的兩艘船,將隊友帶到了危險的地方。
隊員L說:
訓練的歷程中,因為團隊成員對於冒險的個人定義不同,而有所差異;如以個人的思維行事,容易將團隊置於危險情境中;不過有大家相陪支援,應該會度過。
當夜的分享回饋討論時獨木舟教練A也指出:
由於團隊及當日領隊對潮汐的不了解,導致在不對的時間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