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單車環球》單車環球前言

單車環球前言

單車環球前言-單車環球400天
陳守忠

喜歡旅行、戶外活動與冒險的我,從台灣第一位環球騎士胡榮華先生十五年前完成自行車環 球後,也開啟了我的環球夢想與希望。但自行車環球,想的容易,做的可一點都不簡單,因困難度非常高,除了須考量經費、裝備、體力、耐力、旅程時間長外,更 需具備豐富的海外自助旅行、自行車旅行經驗與維修能力。除此之外,事前還有許多瑣碎的規劃準備工作,但最重要是出發後的長時間旅程中,除了體力與精神的辛 苦疲累,沿途還會有許多無法預料的突發狀況,想到如此繁雜、辛苦與困難,許多人只得把夢想給作罷了!
但為了有朝一日,能有機會騎上自行車環球之路 ﹔十幾年來旅行足跡從攀登西歐最高峰白朗峰、尼泊爾印度喜馬拉雅山區、中國大陸絲路、新疆戈壁灘沙漠、雲貴高原、東南亞婆羅洲的熱帶雨林與東南亞最高峰神 山。在這些落後與自然地區的旅行,除了體驗、磨練與適應落後簡單的日子外,也學習到許多旅行經驗。並陸續的規劃一些個人探險活動,1991年在尼泊爾打破 華人飛行傘起飛高度記錄,1992年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單車飛行傘挑戰,1993年單車踏越青藏高原,從這些探險中學習與啟發了不少的經驗與想法。而夢想 也一直醞釀著,等待著適當時機的到來。。
知名的日本探險家河野兵市先生來台訪問時,曾納悶不解的表示,以台灣與日本相近的社會經濟能力與環境,為何到目前完成單車環球的只有胡榮華君?日本有記錄的已經超過一百多位了!在此激勵中,堅定的推動我騎向環球之路。
1998 年7月踏上了我的自行車環球之路,至1999年11月結束,共經歷了400天的時間,踩踏了環球一圈橫跨亞非歐美洲二萬公里的路程。行程從台灣北南縱騎開 始,經香港、中國大陸、巴基斯坦、尼泊爾、泰國、巴林、埃及、約旦、以色列、塞浦路斯、希臘、義大利、聖馬利諾、奧地利、德國、法國、盧森堡、比利時、荷 蘭、美國等二十個國家地區。這也讓我成為繼胡榮華之後,第二位完成自行車環球壯舉之華人。
在這段形容為”除了辛苦還是非常辛苦”的環球之旅中,每天所必需面對與解決的除了食衣住行等固定問題外,更有許多不在掌握中的突發狀況時時考驗著我,沿路當然也就發生了許多不同於一般旅行的酸甜苦辣經歷。
行 程面臨的第一項難題是辦理行經國家的簽證,因為各國簽證效期與申請手續不致相同,所以事前必須充份了解各國的相關規定,國內有大使館或辦事處的國家簽證還 比較好解決,行程只需注意配合效期,國內無使館辦事處與無法申請到的簽證就較為傷腦筋;而簽證能否順利取得將會影響行程的連貫性。各國簽證規定不一而複 雜,在環球行程中遇到簽證狀況時是費時、費力又費口舌,但只要能順利解決,也是一些難得有趣的旅行閱歷。
上路後的路況交通、天候狀況、環境安全與 解決食宿,都是每天必需面對的問題﹔而超過四十公斤以上,包含食衣住行的裝備,一路更壓得重沉沉的。如遇到重重山路、豔陽、高溫、下雨、颳風、飄雪,騎乘 的更為辛苦。在精疲力盡氣喘如牛中,累得躺在上坡山路旁﹔在全身溼透中,迎著大雨﹔在長江沿岸地區,避過洪峰水患威脅﹔在狂暴的逆風中,吃力踩著踏板前進 ﹔在汗都來不及留出就乾掉,超過四十度的高溫豔陽下﹔在戈壁沙漠的漫天風沙中,睜不開眼睛﹔在零下氣溫的風雪中,冷得頭都抬不起來﹔在空氣稀薄缺氧中,翻 越海拔4900公尺的山口﹔有一餐沒一餐,吃不飽睡不好,過著餐風露宿的日子﹔這些都是路途上記憶深刻的痛苦考驗。
除了不斷接受大自然的考驗外, 沿途的治安、宗教、文化、社會風俗也會帶來不同的安全問題,來自人的威脅更是不定時。在伊斯蘭教國家因宗教信仰問題,禁忌規定多又排斥外人,一直是不穩定 的地區。騎經巴基斯坦印度河谷地區時,因當地民風強悍、槍械泛濫、治安風評不佳、旅行風險高,進入此地區前還特別準備了些買路錢,以應突發狀況的發生。看 到走在路上的男人不是持槍就是掛著整排子彈,更需閃躲當地小朋友,出其不意的石頭流彈攻擊,或青少年攔路叫囂,還好順利通過此地區。
敏感衝突的地 區更是充滿不定因素,埃及因為前幾年發生屠殺觀光客的血腥事件,城鎮與旅遊區週圍都佈署重兵,以確保觀光旅客的安全;但廣闊的鄉村地帶卻無法提供安全保 證,所以在城鎮外的檢查哨就會被擋駕,禁止單獨騎乘,需改搭汽車才准通過。約旦以色列邊界,更是戰爭氣氛緊張,鐵絲網、沙包、崗哨、荷槍實彈的衛兵處處可 見,經過了詢問了一大堆問題與連單車都分解送進X光機檢查的入境手續後,再騎乘單車通過邊境長達兩公里寬的地雷區;這是入境手續中最緊張、費時、盤問與檢 查煩細的國家。
在這麼多狀況與危機的考驗中,想著自己幹麼那麼傻,放棄了台灣的優裕生活環境,反而選擇這種艱苦危險的日子﹔每天都要從零開始,辛 苦的騎到目的地才可休息,有時會想要放棄這種艱苦的日子而不想再騎下去了。但在堅決的毅力中,時時激發自己,抱持著「從零出發,堅持往前」的信念,隨著路 程一天天、一段段的結束,難關一關關的通過後,終於完成自行車環球的多年夢想。
環球400天的日子,在我的單車雪豹陪伴下,披星戴月的投宿了 170間大小旅館,50個露營地﹔轉動的雙輪踩在長江、黃河、尼羅河的古文明歷史場景中,在歐洲名城小鎮的古老石磚路上,在荷蘭風車、運河、花田自行車 道,在阿爾卑斯、洛磯山脈雪峰下的原野森林,在古堡、葡萄園、清溪、碧湖旁,在地中海、愛琴海、紅海、亞得里亞海邊追逐夕陽,深入地表最低處的死海、吐魯 番窪地,挑戰喜馬拉雅山、帕米爾高原、喀喇崑崙山脈、興都庫什山脈,在絲路戈壁荒漠、埃及與約旦沙漠迎風馳騁。
這段征程的過程中,深入體驗行經的地區與國家,在連接許多異於常人的經歷中,串起了這麼一趟踩著踏板,不平凡與不簡單的環球探險旅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