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單車環球》1-2 進入湖南

湖南-湖北
Published on 2014-04-22 17:37:27

韶關–40K-乳源-50K-樂昌界牌山口-35K-老坪石–75K-郴州–90K-來陽-62K-衡陽-58K-衡山-95K-湘潭-62K-長沙-110K-益陽-95K-常德-90K-澧縣-88K-公安-32K-沙市

●翻越南嶺
離 開韶關,即將進入橫跨湘粵地區的自然天險-南嶺,原本計劃續騎乘106國道北上至樂昌,再翻越南嶺進湖南﹔但看著手上的地圖,彎彎曲曲的線條,顯現出這段 路程絕非善類,而對路況的掌握更是一片空白,不知山路崎嶇爬坡的情況如何?為了解路況,讓心裡踏實點,路在口中,趕緊找人問個明白。
「從樂昌進南嶺的這段路,公路又陡又繞,不停的爬山,騎自行車,路又遠又辛苦啊!走323國道往西到乳源後,往北騎坪乳公路,到老坪石接107國道,山路沒那麼陡,會好騎些!」韶關賓館熱心的司機師傅與他的朋友經過一番討論後,給我們的良心建議。
還好有打聽一下路況,就依照司機師傅們的專業建議,改騎坪乳公路。
騎 上323國道,路寬敞但車流量少,公路雖然上下起伏但不陡,沿路的山勢與河谷風光宜人﹔如桂林山水風景的石灰岩獨立山型,矗立在谷地上,並間隔參差了一些 半圓弧型的青山,互映著河谷中清澈的流水。看到這一幅美麗寧靜的自然風光,不禁會心一笑,這般情景或許是乳源這個特殊地名的由來。這片大地自古以來,宛如 無怨無悔的母親,提供生生不息的奶水,不斷的哺育著生長在大地上的子民。
乳源是位於粵北的一個瑤族自治縣,但騎抵乳源縣城後,卻沒有看到瑤族少數 民族的色彩。轉進坪乳公路往北行,眼前出現南嶺的重重高山,連續上坡山路,正等著迎接我們﹔空氣中只剩下鏈條的帶動聲,夾帶著喘息聲。雖然天空陰沉,但在 悶熱的空氣中,全身早已汗流淋漓﹔而坡頂旁的加水站,不斷從水管中噴出清涼山泉的水柱,就成為消暑去熱的清涼劑,衣服是乾了又濕,濕了又乾。
精疲力盡,埋頭騎上坡頂,原以為公路開始下坡,但遼闊的山谷間卻出現一潭綠水,眼看公路沿著湖邊山坡,往前延伸爬坡而上﹔不同於漢族建築的灰黑色瑤族山寨散落在綠色山坡上,由於地圖上沒有標示這個山中湖,所以更是不知身在何方。
緩 慢吃力的騎乘,看到公路邊的指標,才知道這裡是南水水庫﹔此時天空雲層密佈,匆匆而來的陣雨,卻能洗去一身的悶熱。雨中的山中世界,更是自然青翠,與靜臥 在青山綠水畔的瑤族山寨黑頂部落屋,對映成一個宛如世外桃源的天地﹔突然驚見的山居美景,讓人暫且忘了上坡征程的艱苦,帶著清涼沉澱的心情,用心體會田園 悠然的生活意境。
爬昇到高原台地,位於大橋村莊路口的小餐館,是離開乳源縣城後,路上看到第一個有食物供應的地方﹔雖然已是下午兩點半,還是非常高興有熱騰騰的午餐可吃,也能休息一會。
飽餐休息後,依舊未能擺脫上坡山路的夢魘﹔許多路段,只見公路宛如一條黑色線條劃過高原台地間,筆直的直攀山嶺﹔還未騎,腳已軟,只有看著兩旁漂亮的山景,眼光避開前方的陡坡山路,以眼不見為淨的鴕鳥心態,緩慢吃力的行進。
騎乘了11個小時,120公里的山路後,疲倦的抵達位於107國道上的老坪石小村,渡過了艱苦的一天﹔但不知明天前方的路程上,還有著什麼樣考驗與難關。

●湖南的107國道
領教了粵北天險–南嶺山區的考驗,騎抵位於廣東北部與湖南邊界的老坪石,行進路線接到了107國道﹔而位於老坪石武江河畔海拔300公尺的金雞嶺,因地勢險要,自古就成為兵家必爭之地,也名列廣東八大風景名勝之一。
騎 上107國道,就揮別了路寬、交通流量低、騎乘較無壓力的世界。107國道是一條南北走向的國道,從廣東深圳經、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到北京,全長 2600公里﹔沿路行經這幾個省份的大城市如,廣州、衡陽、長沙、武漢、鄭州、石家莊等,所以是中國大陸從廣東到北京的南北縱向中,最主要的一條公路﹔廣 州醫學院同學,他們就是預計走107國道,往北騎到北京。由於是主要的公路,路上的交通流量大,卡貨車來往頻繁,騎乘壓力增大不少。
7月25日,從老坪石騎乘12公里的路程,越過省界,告別了廣東六天的騎程,進入湖南省。
沿 著107國道,往北前進,經宜章、郴州到來陽﹔騎進了湖南丘陵盆地的地型中,日子還是不好過﹔炎熱的太陽,搭配著盆地中悶熱的空氣,在正中午的豔陽下,節 節上昇的燠熱高溫接近了43度,廣東的37度高溫,相較之下,又是小巫見大巫了!高溫中,讓人熱得是頭暈腦脹,汗流滿身,全身酥軟,體力無法正常發揮﹔為 避免中暑,只能沿路找個涼快的樹蔭下,避開正午的太陽。除了高溫的威脅外,路況也沒好臉色可看,總是離不開上下起伏的丘陵山路,踩踏過程真是苦不堪言,無 情考驗著身體的承受能力。
從地圖上的標示看來,107國道從來陽之後,沿著來水河畔到衡陽,再進入湘江河谷續往北行;看著地圖,心裡期望著公路是沿著河谷平原前進,才可擺脫累人的上下坡丘陵山路。但騎離來陽後,望著眼前連綿的丘陵山地,心裡可是大失所望,只能咬緊牙關繼續在丘陵山路間奮戰。
從騎進粵北之後,阿B一直保持高速的騎在前頭,吳光亮則緊隨阿B之後,我則以自己的速度騎乘,有時會距離他們倆一段路程,所以只要遠遠見到他們停在路邊,不是在休息等我,就是車子有破胎或故障。
騎在107國道上,也開始發覺路面上時常佈滿著玻璃碎片,有的是汽車的檔風玻璃碎片,有的是飲料玻璃瓶碎片,騎乘時可要特別留意,儘量避免輾過,不然運氣一不好,可會破胎連連。
「為什麼路面上,會有這麼多的玻璃碎片?」
經沿路觀察的結果,主要是當地人民的公德心很低,喝完的空玻璃瓶罐,就隨手的往車外丟,砸破的玻璃碎片就這樣佈滿路面,加上許多發生車禍撞碎的汽車玻璃,也隨意的放置在路面上﹔在習慣成自然中,時常有滿地散落的玻璃,任由來往的車輛壓輾。
在一段上坡前的路段,遠遠見到阿B停下車,低頭看著單車後輪,並將單車牽到路旁﹔看到這個動作,心想一定是阿B的單車發生故障了!
「單車破胎嗎?」原以為是習以為常的破胎。
「不是破胎,剛才在上坡時,變速不正常,又用力踩踏,鍊條把後變速器的可拆式勾爪拉斷,結果也把後變速器、鍊條也全部扯斷了。」阿B表示。
這 個故障可嚴重了!看到後變速器與勾爪都已扯壞,評估造成損壞的原因,可能是阿B在上坡變檔時,以高速檔踩踏來保持速度,但變速器沒進入適當檔數,單車承載 的裝備又重,再經上坡的強力踩踏後,將鍊條與後變速器勾爪扯斷。還好阿B有帶了備用的後變速器組,一番手忙腳亂後,更換好新的變速器、鍊條。
「由 於我們單車承載的重量特別沉重,不像空車的情況,所以騎乘上坡時,寧可用低速檔,以緩慢的速度爬坡而上,讓鍊條與變速器承受較輕的踩踏力量﹔避免用高速檔 重力踩踏,讓鍊條呈受太大的拉力,導致扯斷鍊條。」再上路前,特別叮嚀阿B, 因為路上如再發生損壞,已無預備零件可再更換了。

●沒有喇叭不會開車的司機
「叭叭—–叭!」從騎上107國道後,耳根就開始不得清靜,避免不掉呼嘯而過的大貨車與喇叭聲。這條直通北京的國道上,絡繹不絕的大貨車,載著南北貨物來往,是大陸重要的經濟動脈﹔但滿路貨車的壓力,可苦了騎自行車的我們。
騎 乘在路況不錯,雙向只有兩線道的107國道上,雖然外側有路肩,但路肩上的泊油鋪面,較無維修整理,路面坑洞不平,並不時佈滿玻璃碎片或廢棄物,不像主線 車道上的水泥鋪面較為平坦與乾淨﹔所以為了避免破胎,行進踏騎中,大部份都騎乘在主車道上。但從後方快速超車的大貨車,就成為路上行進中的一大威脅﹔有時 為了閃避後方來車,只能被逼迫轉騎到外側的路肩上,恰巧遇到路面坑洞、玻璃碎片、鐵釘,在無法閃躲的情況下,往往就是輪胎破胎或輪圈鋼絲斷掉的下場。
來往的貨車車況、載運的貨物情況、司機的素質,更是騎車的一大威脅﹔在上坡路段,最怕遇到年邁失修的烏賊車,只要騎在它之後,黑煙密佈立即籠罩著我們的去路,上坡加上呼吸困難,可會把人燻昏,一路騎來始終灰頭土臉。
由於湖南是養豬的主要省份,如湖南湘潭的特產就是豬鬃,因此載豬的貨車是滿路跑,每次超車而過,空氣中就是一股讓人提神的騷味,偶而車內的排泄水,還會迎面噴滿臉上,就只能自認活該倒霉了!
路上更不用注意是否有汽車從後到來,因為車未到,喇叭聲早已響徹雲宵,碰到惡劣的司機,更是從後一路喇叭聲不斷,再揚長而去,一副不把我們的耳膜震破,誓不為司機的樣子﹔在這充斥著刺耳喇叭聲的國道上,原諒他們的想法就是:「這裡的司機,沒有喇叭可能就不會開車了。」
湖南的107國道上,我們宛如三隻可憐的烏龜緩慢的爬行在公路上,受盡來往大貨車的蹂躪與恥笑。

●長江水患的威脅
7 月底,沿著107國道北上到長沙,在長沙捷安特車店的關選國總經理熱心的接待與維修保養單車後,高興離開了車水馬籠的107國道,轉騎319國道,從洞庭 湖南岸經常德市往湖北前進。319國道從福建廈門經江西、湖南到四川成都,長約三千公里。而前方的長江沿岸地區,正面臨著一場隨時爆發的自然危機。
從6月份開始,長江上游地區的豪雨,帶來了大量的河水,一下子造成了長江排水泄洪的壓力;但豪雨未歇,前水未退,後水又來,形成的洪峰,從上游地區挾帶著巨量的洪水,狂奔千里,往長江下游而行,一路上展現它驚人的破壞力量,更造成了長江沿岸居民生命財產的威脅。
在香港出發時,媒體已經提到長江沿岸正在發生洪峰水患,問我們有何計劃?面對直接的水患威脅,當時回應:「因行程還遠,時候未到,只能到達之後,再視情況隨機應變了!」面對大自然反撲的無力感,心裡只有希望在騎抵長江沿岸時,洪水早已退去的僥倖想法。
離 開長沙,騎經洞庭湖南岸區域,從電視新聞報導得知,長江洪峰水患的威脅依然未解,之前陸續已經有3次洪峰通過,早已造成下游地帶的江蘇、安徽、江西等各省 的嚴重水災﹔而江西九江、鄱陽湖區域更發生了潰堤危機,洪水從沖破的堤防,流進城鎮四處肆虐,沖毀了無數的房屋與田園,大水災更造成許多災民流離失所。
老天爺依舊不作美,豪雨一直未停歇,雲雨帶一路陪伴著我們,從長沙、益陽到常德﹔豆大的雨滴,豐沛的雨水,更造成路面上是處處流水與積水的現象,宛如騎乘在水鄉澤國之間。雨衣已經無法發揮功能,有穿沒穿都一樣被打濕,只能留意背包裡的重要裝備是否包裹好,不要被水浸溼了。
「你們真厲害!下雨天也不歇會兒,身體全濕了,還是照樣騎車!」公路旁的小餐館老闆,睜大眼睛說。
餐館內另外一桌,有一家人正在用餐,而餐館外也停了兩部自行車。
「你們打那裡來?要到那裡去?你們幹什麼?騎自行車比賽嗎?」這一家人的先生,問著一路上許多人的同樣問題。
「我的兩個小孩,對騎自行車也有興趣,這次要回益陽外婆家的路程,他們就自己主動要求要騎自行車﹔所以今天一大早,我們就從長沙出發,小孩騎自行車,大人開著汽車,跟在後面作支援與保護了!」。
「上午我兒子在路上發生了破胎情況,只好搬上汽車,找個地方補胎﹔你們一路上有沒有發生破胎,你們都怎麼處理?」。
「這一路上,破胎早已是家常便飯,今天我們就有四次破胎記錄了﹔還好我們都有帶工具與備胎,路上就自己修理。」想到之前在雨中換內胎的落魄慘像,現在終於遇到同路人。
看著室外的傾盆大雨,這兩個小朋友的精神實在值得鼓勵,但難能可貴的是,他們的父母親也願意在著種風雨天候中,大膽放手讓他們去嚐試。
午休之後,天空還是烏雲密佈,一片天昏地暗的世界,看來豪雨是停不了,只能期望早些騎到益陽歇腳,才能暫時避開豪雨的考驗。
才騎上路沒多久,先行出發的一家人,自行車與汽車就停在路旁,一問之下,又發生了破胎狀況﹔看來他們這一段路,除了要接受豪雨的考驗外,還要面臨破胎的困擾,這是騎乘自行車避免不掉的威脅。

●幸運的通過長江
「長江與洞庭湖沿岸地區,由於雲雨帶鋒面持續接近籠罩,明天依舊是豪大雨天氣..」,「今天洞庭湖支流的資水、澧水、沅江堤防水位又創歷史新高..」旅館電視不斷傳來氣象與水患的新聞。
「安 鄉縣堤防發生潰堤,洪水直沖城鎮,造成了許多房屋半倒、全倒與人員嚴重傷亡的大水災。解放軍同志正趕往災區,加入救災抗洪的工作。」看著電視畫面播放著江 水沖垮堤防後,洪水波濤洶湧宛如出閘的野牛群般,一路無攔的四處狂奔﹔被正面衝擊的樓房,就像積木骨牌,不一會兒功夫,應聲倒在滾滾洪流之中﹔樓房頂逃避 不及的人影,剎那間也被吞沒在黃濁的洪水中,大水正發揮其無堅不缺的可怕自然力量,一付誰敢擋我的景象,將大地上的萬物,吸納入它的懷抱之中。
未 來到此地之前很難想像潰堤大水的可怕,但看到電視上的畫面,才真正見識到洪水的威力,心裡開始蒙上一層陰影與壓力。因為我們正騎進鬧水患的區域,雨勢又不 停,越騎近長江流域,威脅就越大,現在沒遇到淹水並不代表前方就沒洪水﹔路上萬一恰巧遇到潰堤,大水的速度與力量,我們再怎麼拼命的猛踩踏板,可還是難逃 大自然的魔掌,到時候是洪水裡騎車,不進也難。
「除了長江沿岸發生特大水患外,東北松花江沿岸也發生水患,洪峰正逼進哈爾濱。國家主席江澤民同志,也特別指示解放軍投入抗洪救災工作,並發表救災最高指導原則:堅持堅持再堅持,死守死守再死守,堤在人在,確保大堤安全。」電視中央台正播放著洪患的新聞。
一 路沿著洞庭湖南岸往北騎,所跨越的河流、溪邊,都處於滿水位﹔部份位於水邊的民宅,更是處於被水浸泡的狀態,一片水鄉澤國。澧縣前的澧水畔,公路旁的農 田,一眼望去只剩一大片的泥濘地,農莊裡的農舍空蕩蕩的浸泡在黃水裡;探聽之下,原來三天前,這個區域發生了大洪水,將棉花田一沖而空,只留下這幅浩劫餘 生的慘像,如果我們提早三天騎抵這裡,可真會呼天天不應,呼地地不理了。

●平原平原在哪裡?
騎在洞庭湖沿岸,原以為進入了江南平 原,就可以擺脫從廣東之後的連綿上下坡丘陵路﹔但從常德轉行207國道,路況卻依如往常不變,還在考驗著我們的能耐,心裡不時的納喊著:「平原平原在哪 裡?」多渴望能騎上平原路。207國道是條穿越大陸南北的主要國道,從內蒙古錫林浩特經河北、山西、河南、湖北、湖南、廣西到廣東最南端的海安,長約三千 七百公里。
從澧縣之後,騎進入了湖北省,從省界到公安縣城的50公里路程,還是不輕鬆﹔看著地圖標示,公安縣位於長江畔,離長江的渡輪處才30公里,「離平原應該不遠了吧!」心理開始興奮著迎接平路的到來。
騎離公安,前方出現的是一片平疇綠野的大地,宛如鋪上一層綠色的地毯﹔在綠色的地毯上,並沒有任何山丘隆起,一眼望去,可遠眺到長江旁的河堤綠樹,在地平線上一字排開。
「終於騎到江南平原了!」輕鬆的踩著踏板,興奮的迎風納喊著。
祈盼以久的平原路終於到來,心情霎是愉快,可盡情享受騎乘久違的平路了!30公里的路程,飛快的騎抵長江岸邊的埠河鎮﹔由於207國道並無搭建跨越長江的大橋,所以大小車輛在此都要換搭渡輪,渡過長江抵達北岸的沙市。
騎 抵渡輪處,門口管理員招手不准我們進入碼頭,原來這區的渡輪只搭載機動車輛,行人與自行車要到隔壁的碼頭,有專載行人與自行車的小渡輪﹔人與自行車一人付 了2元人民幣後,將單車推進船艙,還未停妥自行車,我們這一身行頭,可又引起船艙內的乘客騷動,立即圍繞在我們身旁,品頭論足,發表個人高見一番。當然又 是許多相同的問題,有如立體聲響環繞著我們,在船艙內逃也逃不掉,只能睜大眼睛留意所有的裝備。
幸運的我們,就在長江第三次與第四次洪峰之間的時段,平安順利的渡過長江﹔化解了這一路上的最大擔憂,可以一路往北行,慢慢遠離水患的威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