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單車環球》1-4西安

1-4西安

Published on 2014-04-22 17:40:34

西安-敦煌
西安-120K-常興-85K-寶雞-91K-隴縣-116K-平涼-59K-六盤山-13K-隆德-122K-會寧-47K- 青嵐山口-113K-蘭州-120K-永登-72K-烏鞘嶺-40K-古浪-64K-武威-76K-永昌-110K-山丹-67K-張掖-165K-清水 鎮-80K-酒泉-26K-嘉峪關-135K-玉門鎮-150K-安西-125K-敦煌

●陪騎車友黃進寶西安會合
黃進寶這位積極主動的車友,出發前得知我的行程後,也激發起其單騎走天下的夢想,就一直聯繫並表示想加入陪騎的行列﹔但由於以前並不認識他,且行前的準備工作煩雜,已經沒 有多餘的時間作協調溝通與了解,更無法在行程中做額外的安排與輔導﹔在考量同行者對活動的認知、觀念、默契、個性、體力、適應力等因素是否能配合,所以在 聯絡的初期並不十分同意,讓他同行陪騎。「到海外單車旅行一直是我的夢想,只是缺乏國外旅行的經驗,而不敢行動;非常希望此次參與陪騎,多學習與吸收一些經驗,以後也就敢帶我的家人安排國外單車之旅。」黃進寶表示。
「我知道你現在非常忙碌,沒有時間再來安排其他的事,我會自己安排行程與準備裝備,並且全力配合你的時間與行程。」
面對黃進寶積極主動的聯繫與熱情投入的態度,實在不忍心拒絕,且能鼓勵啟發多一些朋友騎到國外,也是此行的目標之一,於是就答應黃進寶讓他參與部份路段的陪騎。於是黃進寶開始主動的安排準備自己的行程與裝備,但礙於家庭與工作,最後選擇到西安與我們會合,陪騎絲路行程。
在我們騎抵西安的前幾天,黃進寶就不斷的透過手機連繫,確定我們騎抵西安的時間,以便安排與我們會合。8月11日黃進寶就自己帶著所有裝備飛到西安,並順利的找到我們投宿的光華賓館與我們會合。
人都有夢想,但大部份的人會因一點挫折,而找理由讓夢幻滅,但事在人為,在主動積極熱情投入中,圓夢並不是那麼困難。
從河南到西安的這段惡劣路程中,我們三人的自行車,在經歷嚴苛的考驗後,各有損傷,吳光亮的愛駒最悽慘,輪框損壞變形嚴重,阿B的前輪花穀已有雜音,還好雪豹只是斷了鋼絲,輪框稍做校正調整就行。
捷安特公司在西安有代理商車店,經電話聯絡到老闆王少康先生,他非常熱情的歡迎我們到車店整理單車﹔從西安往西行後,沿路小城鎮就沒有比較大一些的單車店,所以在此一定要將單車整理好才能上路。
阿 B的前輪花穀由於已經出現雜音,需要更換,但王老闆店裡還沒有32孔的花穀,主要還是以舊式的36孔為多。還好王老闆特別介紹了幾個西安的車友與俱樂部, 在西北狼爬山車俱樂部隊長黃宇歡的店裡,找到了32孔的花穀,解決了一大隱憂﹔西安車友田國宏、岳卓、趙衛東等更熱情的接待我們,大伙並開心的分享彼此的 騎車經驗。

●絲綢之路
西元前2世紀,張騫在漢武帝的派遣下出使西域,離開長安城,進入戈壁沙漠危險荒涼的世界,展開當時的西域破冰之旅,並完成使命,開闢了貫通西域的道路。東晉法顯大師和唐朝玄奘法師,之後就經由這條路線與中巴公路,先後前往天竺取經,留下燦爛輝煌的探險紀錄。
在 海洋交通時代還未來臨時,陸上交通是連繫各地的主要交通方式,當時橫跨亞歐大陸連繫東西方的通道,從河西走廊經新疆、中亞、西亞到達歐洲東部的通路,在商 賈、旅客、探險家的來往之間,串連起東西文化與商業的交流。產於東方中國讓西方人愛不釋手的絲綢,就透由商隊,被帶至西方世界,形成西方貴族與上流社會的 最愛,這些橫跨亞歐大陸的商路,因此被後人稱為「絲綢之路」。
絲綢之路從西安出發,經河西走廊大戈壁灘,一路往西至絲路重鎮敦煌,千古來往的無數過客,在此留下讓後人為之驚歎的洞窟壁畫文明。從敦煌之後,商路區分為北、中、南道,商賈駝隊再進戈壁沙漠,各自分道揚鑣往目的地前進。
絲路北路,經新疆哈密、吐魯番、烏魯木齊、伊寧,進入中亞哈薩克共和國的阿拉木圖、烏茲別克的塔什干與撒馬爾干、土庫曼、伊朗的馬什哈德後與南路會合,再經德黑蘭、巴格達,到達地中海東岸。
絲路中路,沿著塔克拉瑪干沙漠北緣經樓蘭、焉耆、庫車、阿克蘇、喀什與南路會合後,可往北進塔吉克共和國、到烏茲別克的撒馬爾干與北路會合;往南則與南路越過帕米爾高原進入巴基斯坦。
絲路南路,出陽關沿著塔克拉瑪干沙漠南緣,經若羌、且末、和田、喀什與中路會合,經塔什庫爾干翻越過帕米爾高原進入巴基斯坦的吉爾吉特、阿富汗的喀布爾、伊朗的馬什哈德與北路會合。
對 於之前只能身居家中,臥遊歷史之中的我,古絲綢之路的神遊,並不能滿足我的探險之心,所以橫跨亞歐大陸的絲路行程,當然成為環球行程中的最重要路段。行程 規劃就預計從西安經河西走廊到敦煌,騎乘北路經哈密、吐魯蕃再往南沿著塔克拉瑪干沙漠北緣,經焉耆、庫車、阿克蘇、喀什,騎經中巴公路翻越帕米爾高原進入 巴基斯坦。能否順利通過中巴公路海拔4900公尺的紅其拉甫山口,則是行程中的主要關鍵,更是我最想探訪的路段。

●西行路迢迢
西安 這個歷史古都,遺留著許多的古蹟﹔環繞城區的古城牆與城門,在千古悠悠漫長的歲月中,送往迎來,默默注視著數不盡的過客商賈﹔有人在經過一路險阻,越過艱 辛危險的大漠戈壁後,興奮的進了城門完成夢想﹔有人為了追求夢想,走出城門,但就不曾再走進過﹔沉默的古城中,記錄著許多年代歲月中,絲綢之路留傳的故 事。
8月15日,我、阿B、吳光亮、黃進寶一行四人,就在西安西郊,象徵絲路起點的絲路浮雕公園,拍完照片後,一路往西騎上絲路行程。
行前一再探聽,從西安往蘭州,應該騎那一段路線較理想?雖然詢問了西安這些車友,但由於他們都未曾騎乘到那麼遠的地方,所以答案是眾說紛紜:「你們可以騎西蘭公路!」,「從寶雞經天水去也行!」,「路況情形我們不知道!說了也沒準!」
地圖上標示著到蘭州的主要道路312國道,經由寧夏自治區到蘭州﹔另一條路線則是從310國道經寶雞到天水,再接316、212國道到蘭州﹔但他們口中的西蘭公路,路線到底怎麼走?路況如何?更問不出所以然來,心理只有盤算著到咸陽,詢問詳細路況後再決定。
進入咸陽這個秦朝古都,吳光亮的後輪又出了問題,就交給在人行道上營業的修車師傅修理。「你們身子很強壯!」一位白鬚飄飄和藹的老人家,摸觸我的肩膀與手臂後,驚訝的張大眼睛笑著說。活了這麼大把年紀,在他的世界中,可能從沒有想像過能從廣東騎自行車到此。
離開咸陽之後,騎至一Y字路口,路口前的公路指標牌上,左右兩條路都是標示到蘭州,這可讓人不知如何選擇了,停在路口問問當地老鄉。
「兩條路都可以到蘭州,至於那段路好走,這我可不清楚,我還沒到過這麼遠的地方。」
一 下子問到蘭州,早已超過他的勢力範圍,超過20公里之外的路況,對老鄉而言,可能已強人所難了!從地圖判斷,左方的公路,應該是接到312國道,右方的路 是到寶雞﹔由於對西安之前的312國道,一路修路的爛路況,留下惡劣的印象與陰影,心裡不自覺的右轉,選擇往寶雞的路線,避開312國道。
順著往寶雞的公路指標騎乘,但地圖上卻找不到這段公路,感覺行程有點不在掌握之中,但唯一確定的是公路指標牌上還是往寶雞。隊伍在加入寶哥之後,大伙的騎乘速度也變得平均些,有時則會成一路縱隊,減低風阻。
路 面上忽然出現了玻璃瓶碎片,領頭還來不及喊注意,經驗豐富的我們都已經閃開了,只有緊隨的寶哥碾過玻璃瓶,當然就聽到一陣漏氣聲,內外胎全割破;寶哥第一 天上路,還不知大陸路況的危機四伏、陷阱險惡,這一下新春第一炮,可是損傷慘重﹔寶哥換了內外胎後,一行四人再順著寶雞的指標續往前騎。
雖然一路走在地圖沒有標示的公路,我們卻是誤打誤撞的騎上西安到寶雞路線中,最平坦的西寶中路,經武功、楊陵、常興、寶雞縣轉310國道輕鬆的抵達寶雞市。

●黃土高坡
從 西安出發時,原本預計的路線,是沿著渭河南岸的310國道,經寶雞到天水,再轉316國道經隴西、渭源,接212國道到蘭州,騎這段路線就可順訪天水的麥 積山石窟。從我以前知道天水這個充滿意境的地名後,就對它非常感興趣,「天上來的水,它連綿幾千里,細聽那浪濤聲,迴盪在胸懷。」亙古以來,來自天上的 水,化為大地的奶水,蘊育中原古老的歷史文化。
「你們要到天水,310國道現在修路不能走,必須往南走到鳳縣後,接316國道再繞回天水。」在寶雞旅館出發前,詢問旅館的司機師傅,獲得了重要的路況訊息。但這一繞路多了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可要再研究研究。
在這裡詢問路況的對象最好是司機,他們比較了解公路與路況。「往北騎經隴縣到平涼,接312國道到蘭州可能較好走些!」師傅熱心建議下,更改行程再回312國道,希望312國道不要有之前的惡夢。
從 海拔六百公尺的寶雞經千陽、隴縣,騎進了海拔平均一千多公尺的黃土高原區域,進入黃土、風沙、窯洞、泥屋的世界﹔河流隨著歲月的流逝沖蝕著高原,切割成為 一塊塊的高原台地,公路也就上下攀爬翻越在高原之間。貧瘠的黃土高原環境,無數的上下坡山路、烈日風沙、氣喘如牛,開始考驗我們;迎著風,口中不禁也哼唱 起黃土高坡這首歌:「我家就住在黃土高坡,那裡的風最大,不管是東北風,還是西南風,就是我的家..。」
落腳隴縣,與寶哥在縣城大街上閒逛,踩在這個黃土高原的簡樸小山城裡。「在誤打誤撞的修改路線後,從沒想到會來到這個位於黃土高原的小山城﹔世界之大,這輩子可能就來此一次﹔也因為有緣,這一路上才能造訪駐足這些地方。」心裡不禁有感而發。
從隴縣後進入了甘肅省,在平涼之前接回312國道,意外的是312國道的路況出奇的好,大部份已經整修完成,車流量也不多;早知道路況如此不錯,在咸陽時就騎312國道,直通蘭州,至少應該少騎一些黃土高坡上的山路。
武俠小說的門派,有全國道教第一山稱譽的崆峒山,就在平涼附近﹔崆峒山海拔二千一百多公尺,山勢雄偉秀麗,但山道難行險路叢生﹔因無多餘時間與體力去探訪與拜師學藝,只能匆忙上路,並暫時告別甘肅省,騎進寧夏回族自治區。

●十萬八千里長征
寧夏回族自治區南部,也是黃土高原的區域,但這裡的生活條件更是貧瘠、落後,部份地區的水質,更帶點鹹味,水資源彌足珍貴。
進 入寧夏的這段路,就循著八路軍十萬八千里長征的路線前進,一路辛苦的翻越六盤山﹔六盤山橫亙於黃土高原,跨越寧夏、甘肅、陜西三省,延綿千里,六盤山頂還 留有毛澤東的名言「不登長城非好漢」的故事。攀高遠眺,重重的山嶺谷地延伸到天邊,一畦畦綠草、紅花、黃麥,無力的散落點綴在黃土坡的梯田上,滿眼又是一 片空曠、寧靜、荒涼、貧瘠的黃土高原世界。
「前面六盤山隧道,自行車不能通過,你們要搭車過去,不然就從這條山路翻越山頂。」上氣不接下氣的騎抵一小山路口,路邊一位穿著綠色制服的小姐招手攔下。
還 沒喘好氣,就面臨頭痛的問題﹔原來前方有穿越六盤山嶺的隧道,而隧道是禁止騎乘自行車,但少了一大段爬坡,當然要極力爭取騎隧道了!「我們要騎自行車要去 新疆,可否通融一下,讓我們騎車通過隧道﹔我們有車燈,進隧道會小心的!」搬出了理由,動之以情後獲准,但決定權在隧道口的管理員。在隧道口的收費管制 站,一樣的說帖,管理員當然點頭放行通過,解決了找車或攀越山嶺的困擾。
沿著312國道到隆德,在寧夏渡過短暫一晚後,從靜寧又再回到甘肅省。靜寧之後的312國道,與地圖上標示不同﹔新的312國道,以較近的直線距離經會寧到定西,再銜接地圖標示的舊道,又少騎了一段路程。
「你 們是否富裕生活過慣了,才想要過些貧窮的日子?」十里鋪唯一的阿詩瑪餐館年輕女老闆,在大夥一陣高興閒聊後,語帶玄機的問道。在她的世界中,必須在貧窮簡 單的環境,辛苦謀得一線生機﹔從沒想到有一天,來自富裕的都市人,淋著風雨,辛苦的騎著自行車,在這個窮鄉僻壤不起眼的小村莊駐足用餐。這樣的偶遇,一生 可能就那麼一次,這也是她眼中唯一能解釋的動機。
河流早在千古以前,就在荒涼的高原黃土地上,刻畫出大自然的痕跡,留下宛如層層屏風的山稜﹔乾涸的河床靜臥在深邃的黃色山谷中,透露著毫無生機的荒蕪與空蕩。黃色是這片大地與人們的顏色,亙古以來早已相融。
騎越黃土高原的日子,進入中國大陸靠天吃飯的地區,沿途也深刻體會到生活在這片高原大地的簡單、落後與知天認命。

●西北的十字路口蘭州
翻開甘肅省地圖,甘肅省的形狀宛如一支狗骨頭,兩頭大而中間狹長﹔中間的狹長地帶,位於祁連山脈與蒙古大戈壁灘之間,就像一條走廊,直通西域新疆﹔這條通道,自古就成為來往東西的交通要道,因在黃河以西,故名為河西走廊。
位於黃河畔的蘭州是甘肅省的省會,舊稱金城,是內地通往寧夏、青海、西藏、新疆的路空交通樞紐,也是西北地區重要的十字路口。在蘭州休兵四天,除了恢復在黃土高原耗損的體力外,也順訪位於蘭州南方二百多公里的甘南州夏河藏族自治區,密宗黃教六大宗主寺之一的拉卜楞寺。
因來回路途遙遠,我們包了一部小麵包車,但擠進了連司機與助手共六個人﹔在狹窄的車廂空間中,來往兩天的車程,卻也不比騎單車舒服,但能再回藏族的生活地區,有些熟悉與親切。
「如 果要跑長途車,我們都需要找個助手,除了可替換駕駛,多個伴也有所照應。以前跑過長途卡車,要到一些治安不好的地方也是會怕。有些地區的山路,當地居民會 在晚上藏身埋伏在路旁的樹枝上,趁著貨車爬坡速度緩慢,就從樹上跳到貨車上,將載運的貨品丟給路旁等候的同黨﹔司機就算知道,也不敢停車,畢竟寡不敵眾, 只能自認倒楣趕緊離開。」年輕清瘦的司機,一路上說著不少甘苦經驗談﹔慶幸的是我們路上還沒遇到這種車匪路霸。
8月26日,從蘭州沿著黃河往西行,到新城縣渡過黃河,312國道往西北進入河西走廊;而蘊育中華文化的黃河再轉個彎續往上溯,經劉家峽水庫進入青海省的巴顏喀拉山區,海拔四、五千公尺的鄂陵湖、扎陵湖地區,那裡是黃河的源頭,真所謂「黃河之水天上來」。
進入河西走廊的第一道天險是翻越海拔3035公尺的烏鞘嶺山口,這段路程從海拔1500公尺的蘭州,開始了160公里的緩坡路程;坡度雖不陡,但長距離的緩上坡,可沒有休息偷懶的機會,騎乘起來一點都不輕鬆。
寫著「停車吃飯」的招牌放在馬路邊,招攬生意,我們也將單車停放在餐館門口邊的棚架下,準備用午餐﹔在這個環境中,想像歷史重現的場景,將會是下馬吃飯,並將馬匹綁在棚架下。而且一如往常,等老闆先揉麵團,再拉麵條,下鍋煮麵,費個半把鐘頭,不過我們也能休息一番。
公路經永登、天祝後翻越烏鞘嶺,一路下坡馳騁,在金黃色的麥田陪伴,抵達古浪,進入了長約一千公里,平均海拔一千五百公尺的河西走廊地帶。

●空曠的河西走廊
進 入河西走廊,兩旁的景緻轉變成荒漠曠野、黃色大地、人煙稀少,食宿補給點距離更遠;從武威過後開始出現戈壁灘地型,大地更是缺乏生氣,荒涼一片,太陽肆虐 的發揮它的熱力,使大地的氣溫乾燥炎熱,但待太陽下山收起它的威力時,氣溫又轉為陰涼,正符合了「朝穿皮襖,午穿紗」的情況,但要提防感冒。武威是河西走 廊東部的大鎮,古稱涼州﹔著名的漢朝文物,罕見的藝術珍品,「馬踏飛燕」銅奔馬,就在此出土。
騎抵永昌縣城的鼓樓圓環,午後原本寧靜的街頭,引起 了一陣小小的騷動﹔一霎那間,圓環附近的人們,突然放下手上的工作,抬頭看著我們四個單車騎士穿過街頭,「他們是外國人嗎?」留下了許多人的疑問,也引起 當地居民的注意。找到了招待所落腳,並更換行裝上街,當地人還是微笑的指點著我們。
永昌往西的地區,有的地圖上會標示著長城圖案,原以為只是地圖 隨意標示,但騎離永昌後,黃土牆堆砌成的長城,一長列靜臥在公路的北側,的確還遺留了長城的古城牆。此段長城於明代時期修建,建材大都採用當地的黃土,不 同於河北石磚堆砌的長城。在歷經了千古歲月的大漠風沙與人為破壞,部份牆面雖已傾倒毀損,但還是可見一條黃色巨龍靜臥在荒漠曠野之上,一路延伸到山丹。靜 坐古長城的烽火台下,牆外的世界一片荒蕪,輕觸見證過歷史軌跡的牆面,只留下了大漠風沙的痕跡﹔回溯時光,當戰鼓揚起,戰馬叫陣,多少英雄豪傑,只剩大漠 枯骨﹔在星轉物移中,長城卻依然默默的橫隔了中原與塞外。
山丹地區由於氣候乾燥,當地生產名為旱地瓜的西瓜,汁多甜度高,一斤才三毛錢,又讓人吃到拉肚子。循著橫貫河西走廊的唯一公路,312國道,經山丹抵達另一個河西走廊重鎮,舊稱甘州的張掖﹔從張掖之後,有食宿點的綠洲城市,距離更遙遠。
離 開張掖,沿著祁連山連綿的高峰,往西推進,北方是遼闊空曠的荒野,直到地平線﹔鋪設在遠方曠野上的鐵路,偶有掛著一節節車廂的火車,宛如毛毛蟲般,緩慢的 爬行在這片遼闊大地﹔一眼望去,天地之間,無邊無際,萬物變得渺小。自然景觀更隨著地區有所變化,草原、荒原、戈壁石灘串連起沿路的景致。綠洲城鎮變得稀 少,要騎到160公里外的清水鎮,才有住宿點。

●嘉峪關外飆鐵馬
9月2日,騎抵距離蘭州約800公里的酒泉﹔舊稱肅州的酒泉與甘州的張掖是甘肅省的得名由來。酒泉更因「葡萄美酒夜光杯」而聞名,在月夜時分,輕舉起酒泉著名的手工藝品夜光杯,杯內斟滿葡萄美酒,再與三兩好友暢快對飲﹔如此場景,如此意境,真是夫復何求!
嘉峪關距離酒泉25公里,是萬里長城西段現存最大與最完整的關城﹔南面是終年積雪的祁連山,北面是連綿起伏的馬鬃山,地勢險要有「天下雄關」之稱﹔現有的關城建築於明朝,由此出關西行,曠野戈壁灘更為荒涼。
「你們將單車放在停車場就行了!」嘉峪關雄關賓館的櫃檯小姐,不耐煩的回答。有時為了單車可否放進房間,會遇到服務態度極差的旅館工作人員。
「掉了!我們賠不起嗎!幾百元?幾千元?哪有自行車那麼值錢!我倒要看看。」在我們透露了她賠不起後,櫃檯小姐的態度有些收斂,但我們這些大爺們已經不想住了!
另找落腳處,卸下沉重裝備,把自行車整修一番﹔趁著下午天氣涼爽時,驅車至嘉峪關外的戈壁灘上狂飆,除了享受空車時的輕盈與快感,並學習夸父追日的豪情,追逐戈壁灘上的夕陽;在枯燥艱苦的旅程中,重拾與追尋騎車的樂趣。
騎 離嘉峪關,進入更荒涼的戈壁灘地區,古稱「八百里長灘瀚海」;自古多少西行的旅客商賈駝隊,在漫天風沙吹襲下迷失在這片荒漠大地之中﹔惡運者饑渴而死,幸 運者再走回綠洲,獲得生機。但隨著312國道公路的開闢,沿著公路前進已經不會有迷失荒漠的情況發生了,真是拜現代文明所賜,減低行旅中迷途的威脅。
312 國道一直線的劃過戈壁灘,公路的盡頭永遠在前方,怎麼騎也騎不到;一出嘉峪關地區,路旁出現架著事故汽車的鐵架,上面則寫著「超速等於死亡!」,明白的警 惕著路過的駕駛人。主要由於這段公路又直又長,兩旁視野空曠,交通流量又低,許多開車師傅在行駛這段公路,時常會因失去速度感與警戒心而超速,一發生突發 狀況而無法應變,往往釀成了重大車禍﹔雖然路邊有許多警告的標語,但依舊是車禍不斷。

●戈壁灘上的生命之源-綠州
進入戈壁灘大 漠,初期驚歎天地遼闊的心情,在每天同樣不變的景觀中退去,隨之而來的是枯燥無聊,與低頭猛踩踏板的步調。時間在遼闊的空間中,似乎是靜止的,分不清前 日、昨日、今日的差異﹔雖然每天往前推進,但不變的景觀與重複的步調,讓我早已記不清之前的事,昨日種種宛如凍結在這個空間中,等待明日再重現,時間已被 遺忘在大漠黃沙之中。
從嘉峪關一路往西,除了玉門鎮是較大的綠洲城市外,沿路地圖標示的地名,幾乎是沒有多少人煙的小村落,飲水食物補給點變成更遙遠,有落腳住宿點的綠洲城市,距離時常超過一百公里以上。
戈壁灘上的風,在沒有任何阻擋下,一路狂吹過大地,也成為我們前進的阻力與噩夢。「現在的風可還好,一到秋季,這裡可是狂風大吹。」距離玉門鎮25公里的老窩鋪商店老闆笑著說。這樣的風,可已經把我們整慘了!還要被它折磨到玉門鎮。
安 西這個綠洲城市,是探訪絲路重鎮-敦煌的路口﹔路線離開312國道轉313國道往西南行,可前往125公里外的敦煌。但這段313國道更是嚴苛考驗,從安 西到敦煌兩個綠洲之間的100公里路程,全部是浩瀚戈壁灘,連一點遮蔭的地方都沒有,正中午氣溫更高達45度C﹔炎熱的太陽,互映著乾燥的大地,悶熱的空 氣中,讓人沒有喘息之處,只有透過不停歇的移動前進,才能享受空氣對流間所帶來的一絲風意,解除一些窒息感,並期望能在未中暑之前,苦撐騎到敦煌綠洲內。
「綠 洲綠洲在哪裡?小賣部在哪裡?」在戈壁灘燠熱的氣溫下,流動熱空氣產生的海市蜃樓幻影中,多希望出現的是便利商店的招牌。每當綠洲出現在戈壁灘的地平線 上,總會為疲憊無聊的心情帶來振奮的一刻;有水才有綠洲,有綠洲就有生命,綠洲內的世界是生意盎然,綠洲外的戈壁灘上荒涼一片。
每日踏騎在漫漫戈 壁路上,看到綠洲代表我們休息落腳的時刻來臨,讓人不禁加快踩踏,可以在休息時刻中,暫時揮別枯燥炎熱的環境,並大口暢飲冰涼飲料。但隨著一步一踩踏中, 時間一刻一刻過去,綠洲還是不動如山的橫擺在眼前而遙不可及,心裡的期待與興奮也因此慢慢的消退,只能再低著頭猛踩,不要被眼前的距離幻像所迷失;古語說 「看山跑死馬」,但騎乘戈壁灘的情境是「看綠洲騎死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