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單車環球》1-5新疆

1-5新疆

Published on 2014-04-22 17:42:24

敦煌-132K-柳園蘭新路口-95K-星星峽-140K-駱駝圈子-72K-哈密-90K-三道嶺-115K-紅山口-135K-鄯善 -102K-吐魯番-65K-托克遜-60K-乾溝山口-35K-庫米什-37K-榆樹溝山口-87K-和碩-100K-庫爾勒-185K-輪台 -120K-庫車-150K-羊塔克庫都克-130K-阿克蘇-178K-一間房-155K-西庫爾鎮-160K-喀什

●西出陽關無故人
敦煌是歷史上中西文化交流的重鎮,因位居絲路交通的咽喉,是一座有「華戎所交」稱號的歷史名城;知名的莫高窟壁畫、月牙泉、鳴沙山,千古以來靜靜躺臥在大漠黃沙之間,看過多少來往過客與歷史文化演變,但現在卻一點一滴的被文明開放腳步所吞沒。敦 煌以西是新疆戈壁連綿不盡的長灘瀚海,一出敦煌陽關,橫陳在眼前的是望不盡的黃沙戈壁,此去遠離中原進入西域異鄉,前途生死命運未卜,難怪古人才會有感而 發的說出「西出陽關無故人」。拜文明交通所賜,長灘瀚海上已經建設出公路,雖可避免迷失在黃沙大漠之間,但自然環境與天氣的威脅依然存在。9月15日在連 續刮了4天的風沙後,我與阿B騎上215國道續往新疆前進,吳光亮與黃進寶因家裡有事已經相繼離開。
215國道往北到柳園的蘭新路口,重新接回 312國道,往南則進入青海省的格爾木後,可接青藏公路翻越崑崙山脈到西藏拉薩。離開敦煌時,在路上巧遇一位來自法國的年輕車友,單槍匹馬預計翻越萬重 山,騎經格爾木、拉薩、日喀則至尼泊爾加德滿都。在1993年,我也曾經挑戰踏騎過青藏公路與中尼公路,這段路程全程在海拔3500-5200公尺的高原 上行進,環境、天氣、生活條件惡劣、翻越山口無數﹔在季節與時間的考量中,我也建議他不要勉強騎乘,能配合搭車而行,才能在雪期封山之前到達尼泊爾。
從敦煌到柳園的蘭新路口距離130公里,中間還好有一個西湖小村莊,比起安西到敦煌的130公里路,連一個村落或一株大樹都沒有,根本找不到休息遮蔭的地方。
天空陰沉起風,雖然避開了烈日與高溫的考驗,但卻是大漠風沙的舞台;由於連吹了四天的風沙,部份路面已被黃沙遮蓋,西湖小餐館的老闆娘表示,前天還有汽車因為風沙太大,能見度低,開進了路旁的沙丘中,最後被埋沒在大漠風沙之中。

●戈壁灘的自然環境考驗
從柳園的蘭新路口接回312國道,往西到新疆邊界的小村-星星峽,只剩90公里;從出發後經過了5000公里的踏騎,口中的目的地,已經近在咫尺,但隨著季節的變化,卻也進入了戈壁灘上嚴苛的自然天候考驗。
老天爺似乎不讓我們輕易的進入新疆,離開蘭新路口,迎面而來的嚴寒冷風阻擋了去路,顫抖中頂著冷空氣前進,原本順暢的踩踏頻率完全被打亂,只能費力的踩踏著踏板,拼命無助的掙扎在戈壁灘中,一尺一尺的前進,30公里的路程,就耗掉了三小時。
筋 疲力盡中,撿了一些從貨車掉在路面的洋蔥,預計找個避風的地方烹煮午餐。「躺在水溝的那兩隻動物是什麼?不是豬,天啊!是野狼。」停車準備找地方煮午餐, 卻驚訝看到公路下方的水溝內,躺著兩隻長約一公尺多的野狼屍體,可能是被人打死後丟棄在這裡,這也證明戈壁灘上的確有野狼。
從星星峽之後的路程, 老天爺還是一點都不鬆手;來自蒙古戈壁的狂風,從東北方席捲而來,肆無忌憚的吹颳過戈壁灘大地,任何橫阻到它前進的障礙,都會被粗暴的吹襲,更何況是在大 自然界中脆弱渺小的人類;陷入這種恐怖的自然強大力量之中,天地間,只有狂風呼嘯的聲音,嘲笑著自不量力的人纇。
幸運的是我們往西而行,在隨著公 路方向的轉折,有時還能搭上順風車,在強風的推動下,輕踩著踏板,時速就能達到30-40公里。在公路轉個彎後,風向轉為側順風時,踩踏還算輕鬆,但必須 抓穩單車把手,保持一定的前進方向﹔但突來的瞬間巨風,就可輕易的連人帶車推到對面車道,只能吃力的將單車騎回正常車道。在沒有來往汽車經過時,還算安 全,但只要大貨車從身旁經過,造成的空氣亂流,會將單車往車體吸去,此時最怕再颳起瞬間巨風,單車可能就會失控被汽車吸進而造成意外﹔沿路雖然體力負擔不 大,但精神與心理壓力卻是緊張。
隨著氣候的惡劣,公路上也難得遇上幾部來往車輛,在側順風的推動之下,停也停不了,阿B嚐試停車時,一下子就被狂 風所吹倒﹔在騎乘了五千多公里的路程後,第一次發覺單車上搭載50多公斤裝備的好處,因為行李的重量,讓我們較容易掌握單車。在駱駝圈子前,公路方向導引 我們面對逆風,開始無力痛苦的掙扎在戈壁灘上。
隨著經歷過狂風的考驗後,哈密之前,卻又遇到冷鋒面的來臨;天空轉為陰沉,驟降的氣溫伴隨著細雨, 原本炙熱的戈壁灘大地,更成為一片寒冷死寂的世界。雖然有穿防風雨衣,但雨水還是滲入手套、鞋子內,配合7-10度的低溫,手腳早已被凍得受不了,倒懷念 起陽光燦爛的日子﹔在戈壁灘的自然環境考驗下,日子可是一點都不好過,每天只能祈禱老天爺能夠大發慈悲,給個好天氣;9月18日才入秋,新疆部份地區已經 降下今年的第一場雪。

●戈壁小鎮的興衰
新疆位於歐亞大陸中心,是中國大陸行程中最後的一個省份,但要橫越面積有四十幾個台灣大的新疆,可還要耗費一段時間。在新疆遼闊的戈壁大地上,綠洲城鎮間的距離變長,生活環境與條件更為嚴苛,大自然的考驗也更嚴酷,依舊是漫漫長路的日子。
哈密是進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東部的第一個大城,但市區內仍以漢族人口為多。離開哈密,312國道一路畫過,新疆起伏的荒漠大地,距離最近的另一個綠洲大城吐魯番,還需四百五十公里。
位於在荒無一物的戈壁灘上,三道嶺鎮靠著當地生產的煤礦而發展成鎮,煤礦場是主要的經濟來源,並肩負著鎮內大部分人口的生計。
「以前因為有天然泉水湧出,但水量稀少,地名才稱做一碗泉。」來到方圓百里,不見人煙,只有漫漫戈壁石灘的一碗泉小村,這裡只有二、三戶人家,經營著小餐館與補胎行。
騎 在遼闊的戈壁灘,公路越過起伏的大地往遠方延伸,前方的上下坡路況,心裡早有譜,只能如當地居民認命的接受環境,但往往會因寬廣的地勢坡度,而造成了視覺 的誤差﹔有時看似下坡的路段,卻要費力的猛踩踏板,不禁懷疑起單車是否故障,開始不能相信眼前所見到的上下坡路況,唯一確定的是直線翻越山嶺的公路。
費力騎上海拔1600公尺的紅山口,公路旁出現了地圖上沒有標示的小部落,但一整排的建物都標示著「吃飯、住宿」﹔找到了落腳處,就不用餐風露宿了!
「這 些房子都屬於七角井鹽化廠,之前我們也都是員工﹔但原本屬於國營企業的鹽化廠,因連年虧損,已無法發薪而停工,我們須自求出路,所以就向廠方承租,經營餐 館。在這裡我們還有工作,但鎮內有許多員工,工作沒著落,只等鹽化廠能繼續經營,不然就要離開這個窮鄉僻壤了。」老闆無奈地說著。
離312國道三十公里的戈壁小鎮七角井,因鹽化廠而繁榮,但隨著全鎮經濟重心的鹽化廠即將落幕,整個小鎮也面臨沒落解散的危機,正上演著一幕戈壁灘上的小鎮興衰史。

●瓜果之鄉-新疆
翻越紅山口,暫時輕鬆的一路下坡,經鄯善來到火燄山腳;火燄山腳的公路正在施工建設,來往車輛捲起的漫天黃沙,附合著火燄山乾燥惡劣的環境,呈現一幅窮山惡水的景象。
沿著火燄山旁,公路一路下坡,手表上海拔高度的變化,數字逐漸降低至零,再呈現出負數,我們終於進入海拔低於海平面,列為世界第二低的吐魯番窪地﹔盆地的最地點為海拔負一百五十四公尺的艾丁湖,從敦煌到吐魯番又騎乘了900公里的路程。
吐 魯番為知名的絲路重鎮,兩千多年前就是絲路的要衝,綠洲城市資源物產豐富便利,行程就預計在此好好的休息整備,並搭車前往新疆省會烏魯木齊,順訪天山天 池,再南行進入更荒涼廣闊的南疆塔里木盆地。駐足新疆的綠洲城市,最高興的莫非是可以大啖豐富的瓜果,由其是無核白葡萄、哈密瓜等水果更是地方特產,不管 是甜度、水份都是頂級,葡萄酒更是好喝;所以歇腳的日子,不愁吃也不愁喝,又可吃盡地方風味,可真是幸福美滿;但是好日子總是短暫,還有艱苦的漫漫長路等 在前方。

●單車同好喜相逢
「我們來自比利時,從巴基斯坦伊斯坦堡開始單車旅行。」在吐魯番賓館前,巧遇正在尋找旅館的圖佛斯與喜兒夫婦﹔喜兒冷漠的回答,可能是一路上同樣的問題。
「我們也是單車旅行者,下午都會在約翰咖啡,等你們找到旅館後,可否聊一聊?」在知道我們也是單車同好後,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距離,並約定了在吐魯番賓館對面的約翰咖啡碰面﹔約翰咖啡是自助旅行者聚集的餐廳,在此可遇到來自各國的旅行者,交換彼此的旅遊經驗。
「我們從巴基斯坦伊斯坦堡出發,騎了兩個月時間,經喀喇崑崙公路進新疆喀什到這裡。接續行程預計經嘉峪關、張掖、西寧、夏河、成都、昆明、緬甸後,飛往尼泊爾、西進印度、拉達克,行程約13個月。」喜兒興奮的介紹他們的行程。
圖佛斯與喜兒,自12年前就開始至外國單車旅行,足跡遍及東西歐、冰島、土耳其、加拿大、美國等。1992年的13個月行程,則從非洲東部、中部與南部再轉往印度、尼泊爾、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等,單車旅行非常豐富。
在 約翰咖啡的葡萄棚下,兩天午後的閒聊,請教了許多國家的路線,並相互分享彼此騎過的南疆與河西走廊行程路況﹔透過他們實際騎乘的經驗與狀況,讓我獲知不少 南疆、巴基斯坦、土耳其等地的資訊。看到他們夫妻倆對單車旅行的熱愛,體力上也能相互配合,真讓人羨慕。他們預計1999年8月底返回比利時,並熱情邀 約,如我人在歐洲一定要找他們敘舊,可愛的單車同好是不分國籍。

●騎進塔克拉瑪干沙漠
往南疆的路線,可從吐魯番西南方的托克遜接 314國道到南疆,就不需要往西騎到烏魯木齊;因為從烏魯木齊如不走往南疆的主要公路314國道,則需要走216國道在焉耆接上314國道;但這段路程除 了比較遠外,還需要翻越天山山脈海拔四千公尺的勝利達板,一見到這種高度,還是避開而行較為穩當。
隨著冬天腳步的逼進,為趕在大雪封山之前通過帕米爾高原,10月6日離開吐魯番,預計以二個星期的時間,騎到西南1500公里外的南疆大城-喀什。
國 道314從烏魯木齊經托克遜、庫爾勒、庫車、阿克蘇到喀什後,攀爬上帕米爾高原到國境紅其拉甫山口止,全長2000公里。公路經庫爾勒後沿著塔克拉瑪干沙 漠北緣前進,「塔克拉瑪干」在當地維爾吾語是死亡沙漠的意思,包含了南疆塔里木盆地的大部份地區,東西長一千一百一十公里,最寬的地方有五百六十公里,海 拔約在一千五百公尺區域,覆沙達三百公尺之厚,是世界第二大的獨立沙漠。
塔克拉瑪干沙漠,那是一個人跡罕見飛鳥絕的不毛世界,幾世紀來因迷路而功 敗垂成的探險隊不知凡幾,因而有進無出的更是不少;314國道雖然只是沿著外緣前進,但不穩定的自然天候、貧瘠的環境、相隔遙遠的綠洲城市,比起之前騎乘 過的戈壁灘環境,更為惡劣,所以依舊是一番惡戰。
從位於吐魯番盆地的托克遜小鎮出發,公路沿著干溝攀升,60公里路程從低於海平面上到海拔1700公尺的干溝山口,連續陡坡對於單車上載著重裝備的我們,可是一項嚴苛的考驗。
從庫米什小鎮再翻越榆樹溝山口後,進入了塔里木盆地的範圍,兩旁依舊是戈壁灘,但小村、綠洲比以前多了﹔沿途小店的人們看到我們,都深感驚訝與高興,貨車上的司機則會輕按著喇叭加油打氣。南疆鄉間淳樸的民風,讓我們一路體驗深刻。
南疆的石油基地庫爾勒,往南的218國道,沿著塔克拉瑪干沙漠東緣到若羌後,接315國道,以順時針方向環繞塔克拉瑪干沙漠到喀什,但路程很遠且沿路村鎮稀少﹔所以主要公路還是走314國道。
進 入塔里木盆地,戈壁灘大地更為遼闊,綠洲城鎮間的距離也拉長,每天的行程安排,都希望能趕到下一個綠洲才能休息,漫長的里程數就成為每天出發時的壓力。從 庫爾勒到輪台這兩個綠洲城鎮間,距離185公里,其間只有幾個人煙稀少的小綠洲﹔當天從天亮的早上八點騎到天黑的晚上八點,也成為環球行程中,騎乘距離最 長的一天。

●重回烏魯木齊
位於南疆公路314國道中間點的庫車,舊稱龜茲,是絲路的一座歷史古城﹔遺留了古代龜茲國石窟寺群-克孜爾千佛洞、唐代遺跡克孜爾朵哈千佛洞,漢代遺跡克孜爾朵哈烽火台,魏晉佛寺遺跡-蘇巴什古城等古蹟,也因此成為南疆重要的旅遊城市。
從庫車續往西南行,每天行程一定超過100公里以上,170、160公里更是家常便飯。314國道劃過荒涼的大地上,延伸到未知的大漠盡頭,景緻單調枯燥,路況時好時壞,氣候也會湊個熱鬧;狂風、沙暴、豔陽、陣雨等自然現象的考驗揮之不去,只能祈求有個適合騎乘的天氣。
而 沿途的食宿條件更不能奢求,一些戈壁灘上的綠洲小村客棧,黃土牆砌成的客房斗室中,只要拍打室內的床墊棉被,就會揚起滿室灰塵。缺水的環境,更沒有衛浴設 備,廁所則大部份蓋在屋後的沙漠地上,挖個洞後再以黃土磚堆砌成牆,簡易而不衛生。因此為解決每天重要之事,早上騎到戈壁灘上時,都會找個遮蔽的地方,從 事有建設性的工作,就是灌溉戈壁灘,希望下次再來時,能收成遺留在戈壁灘上的成果。
「你們家鄉,我們想去都還去不了,新疆那麼荒涼,沒什好玩、好看的,你們來這裡幹什麼!」「要看戈壁灘,地圖上看看就好了,不要來此活受罪!」投宿在羊塔克庫都克的唯一客棧,烏魯木齊鐵路局工程隊的大叔開玩笑說著。
工 程隊住在小客棧已一個星期,他們從庫爾勒開始,一路沿著新完工的南疆鐵路,檢查鐵軌鋪設工程,已經連續工作一個多月了!但檢查工作還要到喀什才結束,鐵路 沒問題,就可以通車了。對於長年生活與工作在新疆這片單調荒涼的大地上,他們多麼嚮往外面的世界﹔真想不通,為什麼我們還往裡頭跳。

●夜行戈壁灘
從 南疆另一座大城阿克蘇出發,預計騎到175公里外的一間房﹔一過阿恰小鎮,還沒的來及用午餐,午後大漠颳起的逆風,逼人趕緊前進,但行進速度變為緩慢與吃 力。原本預計到地圖上標示的硫磺溝休息,但硫磺溝只剩下傾圮空蕩的廢墟﹔錯過阿恰,這50公里之間的戈璧灘,又無處可落腳了。疲憊無力的在風中掙扎,此時 我的左眼又因吹進風沙,造成視野模糊﹔逆風不停,騎乘困難,天色已暗,眼睛又看不清楚,所有壞事集中發生,心情真是跌到谷底。
「阿B,我眼睛看不清楚,不想騎了,我們攔車到一間房吧!」我毫無鬥志的攤在路邊不想再騎了。
等了二十分鐘,公路上儘然沒有卡車的蹤影﹔不想搭車,就有一大堆熱心的司機要載我們,但真正想要時,卻一輛也沒出現﹔天快黑了!在山窮水盡之時,只好勉強上路,卯足勁挑燈夜騎了。
沒 有月光與星星的戈壁大地,一片漆黑,只有頭燈射出的微弱燈光,導引我們不會偏離路面,此時心裡最期望的是,出現在黑暗大地上的燈火﹔但是在看到遠處村落的 微亮燈光後,又經過一個小時,才騎越黑暗大地,重回人間煙火﹔來到只有一間餐館、一間客棧與幾棟房屋的一間房戈壁灘小村,經歷了行程中的第一次夜騎。
「我們今年二月份從山西出發,預定以兩年的時間,環繞中國大陸25000公里。到目前為止騎過11600公里。腳踏車也換了兩部。」在西克爾鎮之前,遇到了大陸兩位殘障人士,56歲的武文駒(視力殘)與37歲的劉郁寶(手肢殘)。
他們雖然身體肢殘,卻有勇氣帶著簡單的裝備與飛鴿牌自行車,嘗試環繞中國,讓我們相當佩服。在互祝彼此一路平安後,各奔前程。
10月19日在經過了兩個星期的塔克拉瑪干沙漠嚴苛考驗,騎抵南疆重鎮喀什,揮別了戈壁灘的夢魘,預備迎接帕米爾高原的另一種艱難考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