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單車環球》2-1中巴公路

2-1中巴公路

Published on 2014-04-22 17:43:33

中巴公路
喀什-130K-蓋孜-70K-卡拉庫力湖-91K-塔什庫爾干-92K-老口岸-120K-蘇士特

●配合天候修正行程
古絲綢之路越過戈壁沙漠的長灘翰海,交匯在絲路的十字街頭–喀什噶爾後。離開富庶的綠洲大城,橫阻在旅人、商賈、過客前方的另一道天險,就是叢山峻嶺高聳入天的帕米爾高原,即將面對的又是截然不同的自然環境考驗。帕 米爾高原,玄奘描述此地是「崖嶺數百重,函谷險峻,恒積冰雪,寒風勁烈。」「人徒繞入,雲霧已興,商旅往來,苦斯艱險。」漢書西域傳中更描述翻越高原的艱 難情況,「歷大頭痛、小頭痛之山..令人身熱無色,頭痛嘔吐,驢畜盡然。」翻越高原再穿過喀喇崑崙山脈後,絲綢之路直通西方,串連起東西文化的通道,從唐 朝的玄奘法師,東晉的法顯法師與馬可波羅到近代的斯文赫定,史坦因等不少知名的中外旅行探險家,不斷的追循著前人足跡往來東西;但卻有更多的商賈旅人被湮 沒在大漠黃沙、高原冰雪間。
1990年,初次探訪帕米爾高原,在深入中巴公路,抵達冰天雪地,海拔4900公尺的紅其拉甫山口;站在中國與巴基斯 坦國界碑旁,橫阻在眼前的重山峻嶺,氣勢雄偉磅礡,但礙於簽證問題,只能到國界碑為止;由於不能再越雷池一步,對於山後的那一片世界,更是充滿好奇,”想 看看前面是什麼?”的探險之心由然而生。這好奇之心,爾後也驅動著我將夢想轉化成實際,就在探聽到如何申請巴基斯坦簽證的手續後,中巴公路之行,就這樣規 劃進入我的自行車環球行程內。
在騎至南疆的路程中,沿路間續的傳來有關於伊朗與土耳其等地區,在冬季雪期氣候中,並不容易通過的訊息﹔尤其是伊朗 自行車協會的回函表示,他們歡迎前往,但是建議避開嚴寒的冬季雪期。從這些已知的訊息中,為避免季節天候的影響,讓行程陷入寒冬冰雪的苦戰與危險中,因此 決定增加行程,先至尼泊爾與印度,以避開西亞地區的雪期。
行程路線做了部份的修正與更改後,主要考量的因素,則是我在香港申請獲得的巴基斯坦簽証 效期,如果無法趕在簽證期限內,進入巴基斯坦,就得考慮放棄中巴公路,並且需要在大雪封山前,從新疆坐車經新藏公路至尼泊爾﹔不然將會因為前無去路,而被 困在新疆,行程就會變的棘手與大亂。
就在與時間賽跑的壓力下,一路上拼命趕路,終於比預計時間提早騎抵南疆喀什,爭取到了一些多餘的時間,在此有利的因素下,除了我的巴基斯坦簽證效期還來得及用上外,也可在11月大雪封山之前,越過紅其拉甫山口,進入巴基斯坦。
在解決了時間與天候的壓力,接續的行程路線就可確定為,騎中巴公路經帕米爾高原進入巴基斯坦,在簽證效期前搭飛機至尼泊爾,以避開西亞國家的雪期,在99年3月從印度再進巴基斯坦接續以後伊朗土耳其行程。
從 香港騎抵中國最西邊的城市喀什,七千多公里的路,一點都不輕鬆;但最後一段離開中國大陸的四百多公里路程,卻是最艱難危險與刺激精彩的一段路。從海拔一千 多公尺的喀什,爬升至四千九百公尺的紅其拉甫山口,在天候、高度、食宿、體力與高山反應,都是沿途所必須面臨的難關,如能順利平安的通過,整個中國大陸行 程將劃上完美的句點。

●騎上高原之路
在喀什停留期間,除了休息,也重新整修裝備與蒐集資料,但卻遇到諸事不順。約翰咖啡在喀什有一 家分店,原本希望能再遇到一些自助旅行者,交換經驗﹔但隨著旅遊季的末期,約翰咖啡也歇業關門,而旅行者的蹤影,就忽然間從喀什的街頭消失,不知去向,無 法再探聽到中巴公路的最新路況。
阿B單車後輪圈的裂痕問題,在找不到可以更換的輪圈後,只好黏上一片鐵片防止裂痕擴大,但也因此無法使用後輪煞車,只希望還能夠撐到尼泊爾。但更倒楣的事,在夜市小吃攤買到假的葡萄酒,導致我在半夜上吐下瀉,隔日躺了一天,還好沒有喝太多,不然酒精中毒,可就麻煩了!
10月24日北京時間上午七點,但新疆時間才五點,天色還未亮,在來自車友李茂盛大哥的morning call電話與加油聲中,準備從中巴公路的啟點─喀什,騎上環球行程中最艱苦危險與公路海拔最高的路段–帕米爾高原。
沿 著喀什綠洲內,兩旁高聳筆直的白楊樹車道前進,經16公里外的疏附縣城後,公路上的車流量開始變得少些﹔主因是314國道的中巴公路沿線人煙稀少、物產資 源有限、外人進入還要申請邊防通行証﹔因此行駛路上的只有一些搭載遊客的旅遊車輛,當地中小型客運巴士、貨車,及每天幾輛出境至巴基斯坦的大貨櫃車。如此 少的交通流量,可看到當地居民,逍遙的坐躺在樹蔭下的路面,休息聊天,完全不用理會車輛威脅。
經疏附縣騎抵距喀什50公里的烏帕爾鄉,這裡還是維 吾爾族的區域,馬路口熱鬧的市集就有幾家維族餐館;時候雖早,但在新疆的騎乘經驗是:「有吃的地方,就趕快吃。」不然可不知道下一個餐館會在哪裡?錯過了 或許就在幾十公里之外﹔所以歇腳用餐,點了一大盤的維族主食「羊肉手抓飯」,也買了幾個新疆乾糧-囊,帶在路上。
公路進入山區後,沿著蓋孜河谷緩慢爬升,來自帕米爾高原的雪山融水,沿著蓋孜河流向塔里木盆地,河水最後將蒸發與消逝在沙漠綠洲中,永遠見不到浩瀚的大海;在南疆區域的河流幾乎都像蓋孜河一樣,屬於內陸河,水資源更是珍貴,也將發揮它最大的功能。
騎抵蓋孜河畔的吾依塔克小村,這裡已進入柯爾克孜族的區域,但當地的柯族人卻早已經維吾爾族化了。「這裡不是喀什!」在路旁小商店購買大陸的運動飲料健力寶時,老闆開價五元,一般售價是三元,當我們嫌太貴,老闆還理直氣壯的說著。
就這樣活生生的又被敲了一次,新疆這一路騎來,原本沒有種族歧視的我,有時還真討厭一些維族人的行為,讓我無法尊重他們。
蓋 孜海拔2300多公尺,距離喀什130公里,在此設有公安檢查站,旅客必須要有護照或是邊防通行証才可繼續前進;在公路旁的簡陋土牆房屋中,還有兩間柯族 人開的小餐館;進入餐館內,仔細一看,陰暗的室內,擺設著一張給客人坐的木桌椅,其餘就是他們全家大小居住的空間了。公安檢查站附設著一間只有六張床的公 安招待所,雖是簡單但總比餐風露宿好多了。

●高原美景
離開蓋孜後,中巴公路沿著蓋孜河谷,穿越崑崙山脈爬升到帕米爾高原上。在爬昇翻越3300公尺的塔克登巴什後,公路一段短下坡沿著瓊塊勒巴什湖邊前進;「巴什」在當地話是「水的源頭」,所以只要看到巴什的地名,就要有爬坡翻山口的心理準備了!
此 時的天氣變得更糟,風勢轉強且又寒又凍,公路旁的湖面結凍成冰,天地間是一片寂寥寒凍的北國景致,只有將所有的禦寒衣物穿上,才能迎面抵禦寒風。看到偶爾 行經的汽車,讓人更羨慕起車內的乘客,能在密閉的空間中,不用與寒風搏鬥;而車上馬錶也早已凍得失靈了,缺少里程的資訊,行程與心理狀態又將變得無法掌握 了!
中巴公路翻越了布倫山口後,進入帕米爾的高原上﹔布倫山口海拔3350公尺,距離蓋孜40公里,這裡的高原河谷水草豐富,草原上牛羊成群,也散居著一些柯爾克孜村落,居民主要以放牧為生。
進入高原後的中巴公路,東方聳立的是公格爾山脈,包括海拔7719公尺公格爾主峰與公格爾九個別峰,而有著「冰山之父」之稱海拔7546公尺的慕斯塔格峰,也靜臥在公路前方的遠處。
卡拉庫力湖海拔3650公尺,是帕米爾高原上一顆漂亮的明珠,由於其湖水來自四周的雪峰融雪,乾淨無汙染,在陽光照耀下呈現出深藍色,所以卡拉庫力湖在當地柯族話的意思是「黑色的湖」。
靜坐湖畔,乾淨的湖水,搭配晴朗的天空,倒映出慕斯塔格峰四周壯麗的雪山景致,再遠望公格爾山脈,雄壯的冰河景觀則在眼前排開,在天地之間,構成一幅令人驚嘆的自然美景;自然山景雖看似寧靜,但多變的大自然,就時時展現著多采多變的面貌,令人終日靜坐其中留連忘返。
卡 拉庫力湖邊在夏季旅遊旺季時,阿克陶縣登山協會有設置一個接待站,當地柯族人也有搭建氈房,提供給旅客、登山健行者住宿。當我們騎自行車下滑至湖邊,原以 為今日就此歇腳,但此時湖邊的景象卻是人去樓空,荒蕪無人,不見一頂氈房,只剩下大門上鎖,無人管理的接待站。只有繼續往前騎,看看前面有沒有村落或是道 班可借宿。
頂著寒風,騎乘到2公里後的小村落,比手劃腳的詢問當地有否住宿的地方;柯族人沙提克兄弟跑出來表示,湖邊接待站是他們管理的。
「住宿一個人要40元。」「這裡不是大城市,所以價格不一樣」沙提克開出了讓人非常訝異的天價,比大城市的旅館標準房還貴。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我們甚至表示要去借宿已無人管理的道班大廳後,沙提克兄弟才同意降至20元成交。
「一盤青菜15元,有肉類的25元,白飯與饢各5元。」雖然住宿費殺價成功,但沙提克自己煮的食物卻也是天價,在物資缺乏的環境中,不得不被敲。
晚上走出溫暖的接待站,驚覺天空飄著雪花,屋外早已成為雪白的世界,還好找到住宿點,不然今夜一定難熬。經一夜大雪,清晨的卡拉庫力湖畔,雪白大地搭配著雪峰,互映著緩慢飄過的低空烏雲,點綴成宛如廣寒宮般寂寒淒美的白色世界。
走到屋外,還真不忍心踩上這一大片白色的地毯,但短暫的自然美景是無法長存,雪景雖美麗,卻是我所不樂意見到的天氣﹔而前方的慕斯塔格峰被烏雲遮掩的不見蹤影,騎乘在惡劣的自然天候環境中,安全堪慮,所以決定暫且休兵一天,明日再騎,並祈望能有好天氣拍攝照片。
隔 日清晨,太陽自雪峰背後昇起,將湖水映照成一片湛藍,平靜的湖面上,倒映著環繞四周的高山雪峰,天地、雪峰、湖水、草原之間,藍、白、黃、綠對映著,此時 只有忙碌的拍攝這自然美景後,再出發前往塔什庫爾干。卡拉庫力湖距離塔什庫爾干約98公里,途中需翻越海拔4100公尺的蘇巴什達阪,再降回三千多公尺的 高原,所以也不是輕鬆的一天。

●多變的高原天氣
公路離開卡拉庫力湖後,沿著慕斯塔格峰山下的河谷高原緩慢爬昇,高原上是水草豐富的大草原,放牧著許多柯族人賴以為生的財產包括羊群、犛牛、驢子、駱駝與馬。
蘇 巴什達阪的山腳,海拔3800公尺,離卡拉庫力湖約21公里,公路從這裡開始之字形連續上坡6公里,爬升到4100公尺的蘇巴什達阪山口,而有”冰山之 父”之稱的慕斯塔格峰,隨著公路盤旋而展現出不同的山景氣勢,可近距離的觀看到雄壯的雪山冰河,體會”冰山之父”的名不虛傳。
爬昇接近蘇巴什達 阪,原本稍為逆風的天氣,開始變得惡劣刮起了強風,卡拉庫力湖方向早已佈滿烏雲,隔壁的山頭正飄著風雪;騎上山口,在寒風低溫中,無法多作休息,只有趕緊 穿戴起手套、頭套、防風眼鏡、禦寒衣物,將全身包裹得密不通風後,跨上雪豹,離開山口。迎面吹來寒凍的風,雖是下坡,冷颼颼的感覺一點都不輕鬆,一路呼吸 著冰凍的空氣,鼻子感到極不舒服,但在荒涼的高原上,根本找不到避風休息的地方,而逆風不知能否停止,天氣能否轉好,只能繼續前進。
翻越過蘇巴什 達阪後的高原河谷地,屬於葉爾羌河流域,這裡居住的是塔吉克族﹔從山口到塔合曼村落路口距離40公里,海拔也降至3200公尺,時間是下午六點,由於一路 上沒有避風休息的地方,我們還沒有用午餐。塔合曼距離塔什庫爾干30公里,手上香港出版的中文旅遊書中,介紹塔什庫爾干海拔3600公尺,騎到這個關頭, 心理又有了爬坡與夜騎的心理準備。
公路轉了個大彎後,沿著山邊繞行一圈後,進入了葉爾羌河峽谷,沿著峽谷穿越山脈,路況還算平坦﹔經葉爾羌河與塔什庫爾干河的匯流處,距離塔什庫爾干只剩不到13公里的路程,但高度不但沒升,反而降了100公尺,這段路況早已經把我搞得迷糊,一切都不在掌握中。
公 路離開河流峽谷,進入了塔什庫爾干河谷高原谷地,眼前突然浮現的是一幅美麗的自然美景﹔塔什庫爾干河谷對映著夕陽餘暉,河水緩慢的流經如綠色地毯般的河谷 草原,羊、牛群趁著黃昏回家前,低頭努力的多吃點青草,這片天地如世外桃源般的與世無爭。隨著一公里一公里的里程碑接近塔縣,在前方沒有明顯的上坡路,讓 我們緊繃的心情著實輕鬆不少,就忙著與迎面騎自行車放學回家的塔吉克小朋友打招呼,更順利的在下午八點半天黑前,騎抵塔什庫爾干。
「可能是地震將塔什庫爾干的高度震低了!」對於一路上,造成莫大騎乘壓力的高度疑問,到達塔縣後,才能一笑置之。
經過查證後塔縣的高度是3200公尺,所以不是我的高度表有問題,而是旅遊書的資訊錯誤,可知旅遊資料的正確性有多重要,作者的責任重大,不能草率成書,造成讀者的誤導。

●邊境小鎮
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城,自古就是絲路穿越帕米爾高原的交通重鎮,有高原要塞之稱,其地名來源自縣城東北山丘上,在玄奘法師所著的”大唐西域記”裡提到的古城堡─石頭城,因塔什庫爾干當地話的意思就是”石頭城”。
從中巴公路往東轉入縣城內最主要的一條筆直大道,分佈著汽車站、商店、漢菜與清真餐廳、賓館、機關學校,這裡是進入中巴公路後,食宿條件最好、最方便補給食物的地方。
在90年的第一次造訪塔縣時,縣城內只有兩三家簡單的漢族餐館與商店,街上看到的大部份是塔吉克族人,可見不到幾個漢人;但現在漢餐館、商店與漢族人,數量激增,街容變化進步不少,由此可看出中共統治邊疆的用心,連在這種荒涼偏僻的邊界高原小鎮,都已經看出漢化的結果。
塔什庫爾干往南一公里,就是紅其拉甫新口岸,在此辦理中國大陸的出境手續。騎抵新口岸,上午九點的口岸才開放,因此許多旅客與巴基斯坦商人,就在口岸大廳外等待。
「7000是什麼意思?」「不敢相信你們已經騎了那麼長的路!」來自瑞士要到K2峰巴基斯坦側基地營的健行團,非常感興趣的了解我們的馬錶數字後,除了驚訝外更感欽佩;Manuel先生還留下名片,表示如果我們有騎到瑞士,一定要與他聯絡,旅行者不分國籍的熱情讓人感動。
上午九點開始辦理出境手續,出境旅客所有行李都要經過海關的X光檢查﹔但由於我們所有行李都裝掛在自行車上,拆卸麻煩,且出境旅客不少,人多混雜難保安全,於是打算與海關官員商量,看能否不用拆卸行李與經X光檢查?
「你是香港人?」海關官員用廣東話與阿B交談,原來他來自廣州深玔。
能 在中國最西邊的邊疆高原口岸,意外的聽到廣東鄉音,阿B與關員都倍感親切﹔關員得知我們預計騎自行車環球後,除了讓行李不用拆卸經X光機檢查外,還請我們 簽名留地址,並預祝我們一路平安環球成功。經海關檢查與辦理出境手續,離開塔什庫爾干新口岸往中國巴基斯坦國境通口─紅其拉甫山口前進。

●冰冷的世界
上 午氣候穩定晴朗,公路右側有一圓錐尖頂的黃土屋建築,據說是古繹站遺蹟,但由於屋內牆壁上發現了古代佛教壁畫,於是經考古家再次考証後,覺得有可能是玄奘 法師曾居住避冬的屋子。因玄奘法師自印度返程中,曾在古稱蔥嶺的帕米爾高原上避冬而居住了一段時間,而此地的地理位置在河谷轉彎處,可避風且取水方便,並 且其屋頂建築方式與傳統塔吉克人的平頂建築不同,有點類似佛塔建築,因此大膽的做此推論,但歷史流傳至今有太多的不可查,只能聽之不一定信之。
經 過麻扎種羊場,在夕陽紅色柔光照耀的高原上,隨著夕陽光線的變化,對映在高原雪峰的白雪,從橘紅色到如火燄般的紅色,再搭配天空中的彩霞,整個天地間,宛 如調色盤般,顏色多彩多姿變化萬千;高原雪峰的景色,在夕陽與日出的時段,呈現出的是最美最柔和的景致。欣賞到這難得的美景,騎過千辛萬苦的路程也值得 了!
邊騎邊欣賞這大自然美景,此時路的盡頭,聳立著喀喇昆倫山脈連綿的高山雪峰,而印象中的老口岸應該是在高原谷地上,心想可能又是地圖資料錯 誤,雖然今夜已有露營的準備,但能到老口岸還是比較好。頂著寒風繼續往前騎,終於在下午八點二十分天剛黑時,騎抵距麻扎15公里海拔4100公尺的老口 岸。
「因為營站是軍事設施,所以不能讓你們進入裡面借宿。」老口岸在塔什庫爾干新口岸設立後而廢棄,只剩下一班邊防部隊所管理的紅其拉甫會晤站,原本想借宿裡面,但單位主管表示因上級規定而無法借宿。
「你們可以到對面的廢棄房屋內,找地方露營。」在舊口岸廢棄空屋的破牆瓦礫堆中,清理出一個遮風避雨的場地露營;會晤站主管也送來兩床棉被、熱水瓶與晚餐讓我們溫暖不少。
高原的夜,大地一片寂涼,氣候更為嚴寒,氣溫降至零下一、二十度﹔在半睡半凍醒間,一夜未好眠;隔天清晨,除了發覺水壺裡的水結成冰塊外,連帳篷內我們呼吸出的水蒸氣,也在帳篷表面結成冰霜,可知夜晚氣溫的寒凍。
「不 要急著走,吃完早餐再走,我特別煮了水餃,預祝你們順利完成自行車環球,早日回家與家人團聚。」出發時,將棉被等物品送還會晤站,結果又被主管請了進去, 熱情招待了一餐豐富的早餐與帶了幾瓶水果罐頭上路,在離開中國大陸的最後一天,氣溫雖然感覺很寒冷,但心裏卻是最溫暖的。

●攀越巔峰
老口岸之後的公路,離開高原谷地,進入喀喇崑崙山脈連綿雪峰的懷抱中﹔在高原上,喜歡看到上下起伏往前延伸的公路線條,再搭配沿著公路旁邊的通信電線桿,兩條線畫在高原上,蜿蜒的向前方盡頭伸展,就這樣帶著我們無限延伸視野。
爬 升進入四千公尺以上的高海拔區域後,最需注意的就是身體高度適應問題﹔由其騎自行車爬坡是高心肺功能的運動,更需要注意身體的反應,是否有缺氧現象﹔如事 先不注意調節,等到高山反應發生時,身體的痛苦、體力的消失,都會讓人無法繼續前進,更會導致生命的危險。所以騎乘中放慢速度,變速輕踩而上,調節呼吸, 能吸入充分的氧氣是很重要的;如覺得呼吸急促,頭昏腦脹暈眩,應立即停車休息,寧可慢慢推車而上,也不可逞強騎乘﹔而身體的禦寒與頭部的保暖也是很重要 的。因為大自然的考驗是非常嚴苛的,適者才能生存。
中巴公路進入喀喇崑崙的雪峰山脈,沿途的山谷中,依舊零星分佈著塔吉克族人的氈房或房屋,不得不佩服他們的生命毅力,在嚴苛寒冷、物質缺乏,超過四千公尺的高原環境中,始終過著簡單而不變的生活步調。
沿 著山谷往前推進,經河谷地小村落,路口公路指示牌,標示著前哨班里程14公里,續往前騎了10公里到達4400公尺的紅其拉甫道班後,最辛苦的路段正式到 來;公路開始之字形連續上坡,準備爬昇翻越山口,此段路只能緩慢的踩踏,並注意調節呼吸,隨著之字而上,一彎踩過一彎,高度上升而氣溫下降,山坡上又吹起 了又冷又凍的逆風。
依公路里程碑起算,早已騎了14公里的路程,但依然沒有前哨班的蹤影,而公路還在之字攀升中,印象中的前哨班也不是在這種地理位置﹔唉呀!又被騙了!在大陸行程的最後一個公路指標,看來又是錯誤的,可知沿途被騙的多慘…。
一 路雖不見前哨班,但也應該不遠了,高度繼續爬升,公路兩旁的山坡早已蓋滿了白雪,部分路面出現積雪結冰的現象,騎在雪地上也是滿有趣的經驗;轉了個彎終於 看到位於山坳處的前哨班,前哨班海拔4500多公尺,這裡是中巴公路中國段的最後一個檢查站,來往旅客需檢查護照證件及巴基斯坦簽証,經登記後才准過關。 在驗証時天氣又開始變壞,刮起寒風,而烏雲更密佈在前方的紅其拉甫山口,趕緊全付武裝準備挑戰山口。

●世界最高的開放國境山口
「紅其拉甫山口高度超過五千米。」邊防解放軍守衛表示。紅其拉甫山口高度,在看過與聽過許多資訊後,有五千多,四千九,四千八,四千七,實在越問越令人迷糊,真是沒有一個講得準,只有自己上去測吧!
離 開前哨班,公路還是陡坡爬升,路面上鋪滿白雪與結冰,自行車輪胎輾過雪地,把冰雪壓的喳喳作響,阻力增大、車輪打滑;冷風依舊肆虐,呼嘯的風聲與喘息聲, 加上輪胎壓在雪地上的冰裂聲,此時腦中只有一個信念「騎上山口」,好像所有的希望與等待都在山口上,才能驅動著疲累的雙腳往前踩。
看到了!國界碑豎立在山口上的遠影,越過山口,就是輕鬆的下坡路段,咬著牙,伴著急促的喘息聲,在10月29日下午3點30分,終於騎上紅其拉甫山口﹔公路兩旁各豎立了一塊國界碑,國界碑兩面標示著中國與巴基斯坦,這也是旅客拍照的重點。
紅 其拉甫在當地話的意思是「血谷」,其得名已無從考查,可能因為自古這裡就是絲路上的主要通道,除了海拔高度,氣候嚴寒,極易奪命外,山賊強盜在此出入強奪 財商客的財物與生命,造成太多的流血事件也讓人視為畏途;而唐朝的玄奘法師,東晉的法顯法師與馬可波羅都是通過這裡來往東西方。
騎到山口,站在世界最高的國境通道,由於天氣惡劣,我手上以氣壓值測量的高度手表,高度數字只顯示4515公尺,顯然有誤差。對於山口的高度實在無法掌握,事後研究地圖與資料,紅其拉甫山口的高度應該是4934公尺。
此地氣候嚴寒而不宜久留,才出發,就看到先前通過的一部TOYATA廂型吉普車,從巴基斯坦側回頭,但車頂的板金卻是歪七扭八﹔可能是下坡山路崎嶇、積雪路滑,而不小心翻車,不過還開的回來,車子真是堅固﹔但也提醒我們要注意安全,如自行車衝出公路,可就難保全身了。
過 國界碑後就有一座巴基斯坦邊防哨,嚴寒的氣溫中,兩位巴基斯坦軍人就躲在崗哨裡烤火﹔檢查護照、簽証,通過公路柵欄後,一路下坡的路況是急轉直下、之字急 彎、積雪處處。騎著連續彎路飛馳的下到紅其拉甫河谷,回頭一望,高山聳立,山口、公路都在上方﹔如從巴基斯坦側,騎上山口可不輕鬆,難怪比利時圖佛斯夫 婦,在這段路程中,一天只騎30公里。比較起來,還是從中國大陸緩慢爬升較為輕鬆。
中巴公路沿著紅其拉甫河谷,似巨龍般穿進喀喇崑崙的重重群山中,從紅其拉甫山口到巴基斯坦口岸蘇士特的86km路程,大部份是下坡路段;我手上的資料與地圖顯示路上並無村落,所以預計趕到蘇士特才能落腳。

●摸黑騎進巴基斯坦
「一路都是下坡,口岸晚上沒有關閉,你們可以騎到蘇士特!」在Dih檢查站辦理登記手續,邊防警察表示。但獲知此訊息後,卻讓我做出錯誤的判斷決定。
離開Dih前,有一公路管制欄杆檔路,管理員先熱心的邀我進入路旁的小屋。初進一個新的國家,對此民情還不太熟悉,所以請阿B先在外面看守單車並留意情況。推開木門,屋內擺設了幾張床,床邊坐著幾位巴基斯坦人。
「你們今天不能到蘇士特。」管理員熱心的請我坐在床邊後表示,心裡覺得奇怪,是什麼問題而不能去,還是….。
「因 為天黑後,公路會有落石掉落,視線不良較危險!我在隔壁有旅館,你們可以住宿這裡。」哦!原來是希望我們能投宿他的旅館。但由於第一天進入巴基斯坦,人生 地不熟,較有警戒心,屋內又有幾位當地壯漢﹔之前也並不知此地有住宿點,所以心裡強烈的想法是趕到蘇士特,就堅決的婉拒了他的建議,與阿B跨上單車繼續前 進。
騎上單車離開Dih後,思緒漸趨清楚,開始有點後悔,為何沒有決定在Dih落腳。阿B自紅其拉甫山口下山後,就一路狂飆,我則在後匆忙追趕, 希望能早點到達蘇士特,思緒就被這種趕路的想法帶領著,做出不在Dih落腳的錯誤決定。隨著夕陽的下山,馬錶的失靈而無法準確評估里程,看來天黑前是不可 能騎抵蘇士特了,進入巴基斯坦的第一天又得趕夜路,讓自己陷入未知的危險環境中!
公路在高山河流峽谷迴旋盤繞,峽谷中的天色也暗得早些,只能依靠頭燈照路,循著公路前進;而路面上的石頭與坑洞,因視線不良造成騎乘顛簸危險、速度緩慢,心情更加惡劣與後悔!
但 大自然美景的變化,卻在悄悄的上演﹔一輪圓月,慢慢的爬上鋸齒狀的陡峭岩山,柔和的月光,剎那間灑進峽谷中﹔奇峰峻岩、一輪明月、潺潺溪水,搭配成的自然 美景,令人驚歎陶醉,更暫時平撫惡劣與疲憊的心情,可惜無法用攝影鏡頭記錄這剎那間的感動,只有頻頻搖頭嘆氣後悔;但回到現實面,心裡所祈盼的是蘇士特的 燈火,出現在黑夜峽谷的一端。
「你們可以先過去,明天再到移民局辦理手續!」騎抵黑夜中空蕩的蘇士特,在公路欄杆前,經過的吉普車駕駛表示。由於移民局官員早已下班,為方便旅客可先進入蘇士特住宿,明天再補辦入境手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