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單車環球》4-1埃及

4-1埃及

Published on 2014-04-22 17:53:32

 

前進埃及
開羅Cairo-路克索Luxor-阿斯旺Aswan-紅干達Hurghada-三謝客Sharm el Sheikh-努威巴Nuweiba
●前進埃及
1999年4月7日在曼谷機場海灣航空的櫃台,看到航空公司的服務小姐頭帶著紗巾,已經有阿拉伯的味道了。
「你有沒有埃及簽證?」「你的回程機票?」「沒有機票,簽證不一定會給!」櫃檯小姐問著我。
預計到開羅機場辦理埃及的落地簽證,可能會有問題?怎麼又有這種狀況,旅行資訊都沒有註明,總不能被卡在曼谷機場吧!趕快解釋我的自行車行程與翻開護照內的接續國家簽證。
「你有沒有信用卡?」櫃檯小姐看了我的信用卡與主管再討論。
拿出信用卡證明我的經濟能力後,終於同意讓我辦理登機手續。出門在外,信用卡是很重要的,除了方便,還是經濟財力的證明。
行程中,再增添一點簽證的小插曲,順利的從曼谷轉海灣航空到達巴林,由於無法當日轉機到開羅,因此航空公司還安排進入巴林住一夜。
巴 林這個陌生的地名,以前只知是位於阿拉伯地區。透過這次轉機進入後,才知道它是位於沙烏地阿拉伯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之間的波斯灣,由一小群波斯灣島嶼組成 的國家,巴林主島長僅40公里﹔從1930年代發現石油後,現在油藏已經開採殆盡,採集珍珠等傳統工業,才日益重要。在機場辦好入境手續,進入巴林的旅 館,已經晚上11點,市區看來也沒什麼夜生活了。
隔日一早,小巴士接往機場,就這樣匆匆一瞥,巴林這個位於沙漠小島上的繁華城市,並在護照上多留下這個國家的入出境章。
在巴林機場的候機室,等後多時,海灣航空的飛機才跚跚來遲。透過候機室的玻璃往外尋找,終於看到我的托運行李與單車,正準備送上飛機。從尼泊爾托運的行李需要在曼谷與巴林轉機與過夜,一直耽心行李是否會順利抵達開羅﹔看到了行李預備上機,已確定沒問題,就能安心了。
但臨登機前,卻又看到行李並沒送上飛機,行李車將托運行李不知拉到何處﹔滿腹懷疑進入機艙後,看到大部份是埃及人的滿艙乘客,艙內的行李箱內更塞滿行李﹔可想而知,我們的行李一定是無法送進貨艙,而沒有一起登機。
整 部飛機中,沒幾個外國旅客,飛機上西方國籍的空姐,服務態度就顯得有點不客氣與不耐煩,除了可能有種族歧視外,與搭機的埃及人水準不高也有關係。到達開羅 機場,在移民局櫃台前的銀行買了15美元的印花,自行貼在護照的內頁後排隊蓋章,沒有任何的麻煩與刁難,順利的進入埃及。

●開羅的可怕交通
擁有悠久歷史文化與豐富古文明遺跡的埃及,位於非洲大陸的東北方,北臨地中海,東面紅海,西接利比亞,南毗蘇丹,為世界四大文明的發祥地之一,是我環球行程中唯一的非洲國家。
辦 好埃及的落地簽證入境,至行李轉盤﹔不出所料,許多埃及旅客都推著一大堆行李等候海關檢查,巴林上機的旅客行李,當然並不在其中,而海灣航空公司只發了一 張證明單據,明天再親自來機場領回行李。每更換一個陌生國度或大城市的過程中,除了要從新適應環境外,沉重的裝備行李是一大負擔,尤其在轉換其他的交通工 具,如飛機、火車等,極易發生突發狀況。
出了機場,與拉客司機經過一番討價後,到開羅市區一人20元埃及鎊,折合6美元,並分送到目的地。從機場到開羅市區的路上,見識到了開羅擁擠的交通,也少有人在路上騎乘自行車。
位 於尼羅河三角洲頂點以南的開羅(Cairo),是埃及的首都與非洲第一大城市,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由於人口近一千萬人,開羅是一座交通混亂、人 種複雜、衛生條件較差的城市。市中心埃及博物館附近的Tahrir Square有許多廉價旅館與旅行社,所以成為了自助旅行者聚集的區域。
進入 混亂的市區街頭,還好沒有帶著裝備行李找落腳的旅館,花了一些功夫,才找到大廈中庭後方狹小的電梯,進入位於大廈頂樓的太陽旅館,這一帶的旅館大部份都位 於大廈的頂樓,目標不很明顯﹔許多自助旅行者投宿在太陽旅館,無衛浴的單人房30鎊,時常會一房難求,所以櫃檯的服務態度就顯得不怎麼耐煩與和善。
「計程車含停車費20鎊」重回機場領出托運行李,正找車回市區旅館時,一位胖司機正努力的叫客招攬生意。雖然比從市區來機場貴了5鎊,但背著沉重的行李並不方便移動,還是上車。
「要付5鎊的停車費。」計程車在停車場收費亭前停車,胖司機伸手向我要錢。
「上車前不是說含在車資裡嗎?」他卻堅決否認,不得已拿出5鎊給他。
開到收費站,只覺他動作有異的下車出去付費,並擋住我與收費員之間的視線,我趕緊轉換位置,好好瞧瞧他想搞什麼鬼?只見從收費員找回的錢,他一手就迅速的進了口袋。
「還 我的錢來!」一進車內,我故意非常生氣的搓破他的把戲,並堅持的要回了找零的3鎊。但胖司機不要臉的功力,簡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一路上還假裝熱心的介 紹開羅,但我完全不領情,並細數他的不對,車內氣氛並不好。到達旅館時,在彼此的提防中,一起下車,在我付了車錢後,他才打開行李箱讓我拿行李!宛如一手 交錢一手交貨的鏡頭﹔臨離去時,胖司機盡然還有臉要小費呢,被我臭罵之後,才不甘心的揚長而去。與埃及人的第一次正面交鋒。

●處處騙人的世界
停留開羅的幾天中,實在有點無法忍受﹔除了要提防當地埃及人的欺騙手段,行走與穿越馬路可要自求多福,汽車不會減速,也不禮讓行人,紅綠燈只僅供參考﹔所以在開羅市區要過馬路,可要學習開羅當地人,穿梭車陣的功夫,不然是寸步難行與危險萬分。
Tahrir Square附近地區有許多觀光遊客出入,所以在大街口,都有穿著黑色軍服,手持步槍的年輕軍人站崗,維持著地區的安全﹔讓人身處在這個混亂複雜的都會中,帶來一絲僅有的安全感。
「你要辦國際學生證嗎?」行走在街頭上,總會有埃及年輕男子搭訕詢問。國際學生證在埃及可是一項節省旅費的利器,憑著學生証,在處處要門票的埃及,大部分可享受到半票的優待﹔所以許多旅行者也會四處探詢,如何申請國際學生証,但大部分的答案是沒有學生証就無法申請。
「只需要相片、護照影本與費用,我們就可以幫你申請國際學生証。」隨著一位高瘦的年輕男子,帶進了小巷內一間賣樹皮畫的小店內,年輕男子還是拍著胸脯保證可以申請到國際學生証﹔心裡雖然存疑,但是試試也無妨。
「這是昨天我們幫忙一位女觀光客申請的,她今天就會來拿。」在店內另一位夥計,拿著我的護照去影印的空檔中,年輕男子拿出了一張新卡片,表示他們可以申請。
「你要幫我申請的是同樣的卡嗎?」從一開始就有些懷疑的我,眼尖的看出了那張卡是國際青年証,而不是學生証,在拿回了護照後,再次的質疑年輕男子。
「是的!」「之前我說要幫你申請的是國際青年証不是國際學生証。」雖然被我識破,年輕男子還是面不改色,大言不慚的狡辯著。
「影印費要付1埃鎊!」在我表明了不願申請,年輕男子又開口要錢﹔再經過一番爭辯後,我只丟下5角埃鎊,彼此不歡而散,趕緊離開巷內的是非之地,心裡並慶幸著,沒有再被狡猾的埃及人欺騙上當。
在埃及旅行除了語言不通外,大部分只有阿拉伯文的標示,再遇到狡詐的埃及人,就會讓旅行者吃足了苦頭﹔而我們所稱與使用的阿拉伯數字,其實是印度人所發明,完全不同於真正的阿拉伯數字﹔為避免被無止盡的敲竹槓,一定得記清楚阿拉伯數字的寫法。
在埃及的外國觀光客,就宛如桌上肉,被當地人隨意的猛敲猛吃。

●寸步難行的埃及路
順利拿回行李與單車後,在開羅混亂的環境中,決定還是搭車探訪金字搭,以避免麻煩,並開始規劃埃及的騎乘路線並探聽與收集相關資料﹔原本預計從開羅沿尼羅河南下騎至路克索,再轉東渡過紅海入西奈半島再進約旦,行程較為順暢,且避免再一次托運沉重的行李。
「開羅到路克索,可以騎單車,安全沒問題!」對於路上的情況,特別至觀光局火車站旅客服務處查詢,觀光局人員肯定的表示。深信來自官方的訊息後,就確定了行程路線。
「我的朋友,去年來埃及騎自行車旅行,從開羅出發後,就被當地警察攔下,並以安全為理由,禁止騎乘自行車,請他搭車離開。」在旅館才組裝好單車與打理裝備時,同旅館的美國旅行者在閒聊時表示。
「尼羅河的這段路程,當地居民因宗教問題的訴求,曾發生向外國觀光客槍擊事件,因安全理由並不鼓勵旅行者單獨前往。」得到美國旅行者的馬路訊息後,我再詳翻甫自書店購買的英文旅遊書,查到書上的資訊。
「因 為昨天你幫助我,願意配合更換房間,所以我喜歡你。而目前尼羅河地區的情況雖然有改善,但不建議你單獨騎乘,因為難免會有突發狀況發生。」「最好是搭車到 路克索,你可選擇包含車資與住宿的路克索二日遊行程,對你會比較方便!」旅館的工作人員小鬍子表示。先前詢問時,他還表示沒什麼問題,但現在又改口了﹔還 好有幫他忙,才得到他的衷心建議。
預計的行程只好緊急喊停,更改為先搭火車至路克索,以避開這個危險區域,轉往阿斯旺,從阿斯旺騎到路克索,再轉 往紅海地區進入約旦。在落後國家騎自行車旅行,路上的突發狀況與安全問題,對單車騎士是很大的負擔與壓力﹔而停留開羅的期間,也見識到埃及人隨意騙人及敲 竹槓的本領,連來自官方單位的訊息,也不可全信。

●路克索
背著連自行車共3大包的沉重行李,與同宿的另四位旅行者,前往開羅火車站﹔還好是報名太陽旅館的路克索2日遊,行程包含了開羅至路克索的夜班火車票、住宿、接送與當地遊程。
在旅行社人員帶領與專車的接送下,可減少了許多我的麻煩﹔因埃及的火車票上寫的都是阿拉伯文,在人潮洶湧的開羅火車站要找對月台、車廂與坐位,可就得發點工夫﹔且背著沉重的大包袱,行動更為吃力與不便,單獨一人難免無法兼顧,在出入混雜的搭車過程中,極易引起宵小注意。
搭了9個半小時座無虛席的夜車,在4月12日上午抵達路克索﹔第一要務還是打聽阿斯旺到路克索的路況,從觀光旅遊局與當地旅行社服務人員得知,路上應該沒什麼問題,因此敲定埃及行程從阿斯旺往回騎。
路 克索(Luxor)位於尼羅河中段,距離開羅南方六百多公里,是古埃及中王朝與新王朝首都底比斯的所在地。底比斯建於古埃及的十二王朝時期,距今已四千多 年,被譽為「一百城門的底比斯」曾是世界最大的城市,遺留許多見證古埃及文明的古蹟,如帝王谷、帝后谷、卡納克神殿、路克索神殿。擁有64座帝王陵墓的帝 王谷,在發掘出來的陵墓牆壁上,一幅幅的彩色壁畫,生動的描述著古埃及人當時的宗教信仰與生活,更留下重要的考古見證。
被尼羅河分隔為東西兩岸的路克索,依照古底比斯人的觀念,東岸為日昇之處,稱為生者之都,所以市區是位於東岸﹔太陽西沉的西岸是靈魂安住之鄉,稱為死者之地,帝王谷、帝后谷等陵墓都位於西岸,東西岸風貌因此呈現出了極大的對比。
路克索已無開羅的紛亂交通,市區內有許多自行車出租店,旅行者可悠閒騎乘在這個古城中,或搭乘渡輪到西岸,騎單車探訪古蹟景點。或在傍晚氣候涼爽時分,散步或閒坐在尼羅河畔,踏著夕陽餘暉,尋找尼羅河的女兒。

●大地之母尼羅河
尼羅河全長6738公里,是世界最長的河流﹔從位於東非肯亞、坦尚尼亞、烏干達之間的非洲最大湖泊維多利亞湖向北流出,經烏干達、蘇丹與埃及注入地中海,一路提供兩岸子民的飲水、灌溉、魚類,更是孕育出古埃及文化的搖籃。
有 大約百分之九十九的埃及人,生活在只佔了百分之五的尼羅河谷與三角洲地帶﹔尼羅河谷寬十至十五公里,對映著兩旁荒涼的黃沙大漠,河岸流域就是所謂的綠色地 帶,耕地與城鎮全都位於這條綠色地帶內﹔離開了綠色地帶,寸草不生的遼闊荒涼沙漠上,只有沙漠遊牧民族生活的少數綠洲。
行程經一番的折騰,為了好 好體會欣賞尼羅河之美,經過盤算,決定奢侈豪華一下,搭乘遊輪到210公里外的阿斯旺。尼羅河上有許多來來往往的遊輪,有些豪華遊輪等級堪稱五星級﹔這種 船上旅館,由於船艙空間不大,除了房間空間無法與路上旅館相比外,其餘的服務品質一樣。旅客可選擇搭船,沿著尼羅河來往路克索與阿斯旺之間,2夜的行程, 白天可悠閒的坐在甲板上吹河風、曬太陽,慢慢瀏覽尼羅河岸風光,晚上則在星空下,感受尼羅河夜色之美。
航程中,沿途也會停靠幾個有神殿遺跡的旅遊點,城鎮包含伊斯那、伊德夫、康翁波,讓乘客上岸參觀神殿。搭乘尼羅河遊輪的旅遊費用,依船的等級有所差異,豪華的遊輪含二夜的食宿,花了200美元左右,心裡總覺得還是被旅行社敲竹槓。
船靠岸的遊覽期間,可將單車抬上岸,在旅遊點與城鎮內踏騎,順便尋找是否有旅館,以便安排從阿斯旺騎回路克索時的落腳之處﹔但沿路的城鎮,只看到在伊德夫有旅館﹔所以能充分掌握沿路的資訊,行程就較易安排。
4月16日,船停靠在阿斯旺碼頭,結束了尼羅河的豪華遊輪之旅。阿斯旺(Aswan)位於開羅以南九百多公里,是埃及最南端的城市﹔尼羅河再往南行,因建造了阿斯旺高壩,形成了納瑟這個人工湖,延伸至蘇丹國境內。
許 多遊客到阿斯旺最主要的參觀點,是位於南方280公里的阿布仙貝神殿﹔這個神殿,原本因為阿斯旺高壩的興建而將要沉入湖中,經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努力搶 救下,經18年的搬移工程,在離原址不遠的高處重現,其工程浩大,令人驚訝。阿布仙貝原本可經由穿越荒漠的公路前往,但由於發生了恐怖份子殺害觀光客事件 後,為了安全理由暫時封閉了陸路﹔所以現在需搭乘飛機前往阿斯旺。

●自助旅行寸步難行
「一塊餅2鎊。」「不然你說多少錢?」烤餅鋪的老闆不懂英文,找了隔鄰的小伙子,一開口的價錢,實在太離譜,知道又再敲竹槓,我則不發一語,轉頭就走。
對於獅子大開口的商家,我是懶的再跟他們討價還價,寧可不買,就是不讓他們覺得跟觀光客做生意,就是亂開價敲竹槓。但在埃及商店的商品與食物,大部分都沒有標價,所以會覺得是個無所不敲的世界,只有進入世界連鎖企業麥當勞,才覺得消費合理。
「妳們是香港人嗎?」在阿斯旺單人房才10鎊的Ai-Oraby平價旅館裡遇到幾位講廣東話的小姐。
「不,我們是馬來西亞人。」進入埃及,能遇到華人用中文交談倒是輕鬆多了!
「巴 士站在那裡?巴士站在那裡?」剛進來的伙伴封小姐,正在講訴買車票的糗事。由於許多埃及人並不會講英語,沿路用英文問了十幾遍巴士站在那裡?當地人除了搖 頭不知外,依照指引或領路的路線,在逛了半個多小時後,還是沒找到巴士站,只好到火車站買了清晨的火車票到路克索了。
「我們在開羅,也遇到當地人要幫忙辦理國際青年證﹔在委託他們辦理後,還要求用我們的護照做人頭,浪費了半天時間,幫他們買了滿滿一部車的免稅煙酒與電器後,才願意給證件。」接續的話題就是我們在埃及的旅行感想,沿途遭遇的經驗。
到最後大家的結論是:「埃及人真會騙人與敲竹槓」、「講出來的話從不一定」、「對埃及沒留下好印象」、「自助旅行是寸步難行」。埃及、印度這幾個文明古國的當地人,看到觀光客就像是看到錢一樣,旅行者難免要吃虧上當。

●埃及騎車旅行真難
4月18日,為避免阿斯旺地區正午炎熱的天氣,一早六點踏上鐵馬準備往路克索前進﹔大清早氣溫不高,騎乘還算舒服,沿途也引來不少當地人的注目。
騎到阿斯旺城外15公里的警察檢查站,持槍的年輕守衛警察將我攔下,心裡想著該不會不準通過吧!
「你要到那裡?」「對不起!我們無法保證你的路上安全,因職責所在,所以你不能騎自行車去路克索。八點阿斯旺有巴士到路克索,請你騎回阿斯旺,再搭車到路克索。」
天 呀!還是不能騎單車到路克索。埃及政府因部份的旅遊觀光區內,發生了反政府份子殺害觀光客的事件後,為了安全因素,在各地的旅遊景點佈署了重兵與裝甲車, 以維護遊客安全﹔在城鎮外圍公路的重要交通點與路口,設有檢查哨,過濾來往的車輛與人員,所以更不希望外國旅行者獨自進入鄉村地區,以防止意外發生。依此 看來,要在埃及從事單車旅行,可是寸步難行,真是意外之事。
為了安全理由,檢查哨不放行,只好騎回阿斯旺巴士站,再次拆解單車,轉搭巴士到阿克索,在埃及的行程也變的複雜與難以掌握了,更困擾的是單車與沉重裝備,在搭車時的拆拆合合。
重回路克索,想在埃及騎自行車旅行,已無把握與希望了,只有再從重新規劃往後行程了。
「你往後的行程要到那裡?」在路克索的Oasis旅館,櫃檯人員問著。
「後天一早,我有一輛小巴士要到西奈的達哈伯,現在正在湊人,你搭乘的話會比較便宜與方便。」坐的旁邊的一位年輕人說著。
原本就計劃從路克索東行至紅海邊的紅干達,再轉搭船渡過紅海到西奈半島的三謝客,經達哈伯、努威巴進入約旦。在埃及的路上,既然不能騎車,又要轉巴士再轉船才可以到達,還不如一次車程抵達,又不用冒著帶單車行李轉交通工具的風險與麻煩,於是跟他預定。
進入埃及後,既不能連線騎乘,只好選擇在郊區踏騎了。趁著空檔,就從路克索沿尼羅河東岸過橋到西岸的帝王谷地區逛逛,尼羅河旁的鄉村景致悠閒、車輛少,美中不足的還是炎熱高溫籠罩,不到11點,氣溫還昇高至40度C,趕緊騎回路克索避暑休息了。
下午4點,旅館人員突然通知,由於湊不足人數,所以原定明天的車子取消。怎麼又變動了!埃及人的話真的不能確定與當真,要取消,上午也早要通知,才有所準備換搭巴士。
「你可以搭乘晚班巴士到紅干達,再轉明天的船到三謝客。」櫃檯還熱心的建議。
「那麼今天已經付的旅館費用如何?」
「房間12點過後就要付全額了。所以那是你的問題,不關我們的事。」埃及人真是將外國旅客當作斂財工具,錢一落袋一點都無法溝通。
從紅干達到三謝客的船,一星期只有3班船期。為了趕上明天一早的船班,只好依此建議,匆匆收拾裝備,趕搭夜班車了。

●單車另外還要20鎊
「車票20鎊,單車另外還要加20鎊。」從巴士站售票員買到的車票上,只寫著看不懂的阿拉伯文,完全任人喊價。
埃及長途巴士的行李廂夠大,單車都可以放入,但卻要另外收費﹔且費用有時比個人車票還貴,隨售票員開口,當然有一部份一定落入私人的口袋,明知被敲竹槓,但為了裝備安全與順利運送,只能任人宰割。
經過五個多小時車程,半夜12點多才到達紅干達。一下巴士,一堆旅館人員擠在巴士車門旁忙著拉客,混亂中找了一位小伙子,就由他帶出重圍,並且熱心的幫忙搬運與看顧裝備行李,避免了在人群中,無法兼顧多袋行李的安全問題。
到達他的旅館,一切打點好,就已經一點多了﹔一早又要趕六點到三謝客的船,這一夜確定難以成眠了。騎車時,有時真羨慕能搭車旅行,多輕鬆!但現在只覺得騎車雖然辛苦,還是自由自在多了。
紅 干達(Hurghada)位於埃及東部的紅海邊,是一個新興的海濱渡假小鎮,消費水準算是整個紅海濱渡假點中較便宜之一,吸引了很多來此渡假,從事水上活 動的旅客。因此,鎮內分佈了許多旅館,滿足各層次的旅客﹔但由於船班關係,只能匆匆一瞥。20日天剛亮,踏上鐵馬,沿著紅海邊公路往碼頭前進,順利找到碼 頭,不然耽擱了時間,船可是不等人的。
由於沒有摩西能將紅海一分為二,所以現在必須搭乘一個半小時的快艇渡過紅海,抵達西奈半島最南端的三謝客。
三 謝客(Sharm el Sheikh)由於紅海美麗多樣的珊瑚,而被列為世界十大潛水區,也成為紅海地區最受潛水旅客喜愛與著名的地點,但這裡的消費與物價水準,就比埃及及其他 地區高多了。由於消費太高,騎自行車的行程又不順暢下,一直沒有旅行的心情,因此決定提早到達努威巴,離開埃及接往約旦。
在還未抵達紅海旅遊點 時,從旅遊書的描述中,讓我充滿著有如熱帶島嶼的幻想。但到達紅海邊,滿眼荒涼的土黃色岩山,搭配著碧藍的海水,沙灘上偶而點綴幾株棕櫚樹,有點空白、荒 涼、沉寂﹔不像熱帶島嶼的椰樹成林,搭配藍天碧海,多彩生動與活躍﹔而夢想到海邊就可以大快朵頤海鮮大餐,但一路只看到賣著塗滿紅胡椒粉的烤魚攤,生猛海 鮮店的夢想完全幻滅。此次在安排埃及行程時,閱讀與參考了一些中文的埃及旅遊書,可能因自己的行程較特殊與想像空間太大,或者被作者的主觀看法所誤導,一 路上想像與實際,一直有著一些落差與失望。
4月23日,從努威巴搭船進入約旦,最後的埃及行程還是被努威巴的旅館再敲一筆,結帳時硬加上一成的稅,可真是防不勝防﹔對埃及人的印象,已是完全的徹底失望與惡劣。

4-8久違的單車旅行者
騎抵努威巴(Nuweiba)碼頭,由於當地人不會說英文,幾經詢問後,才找到賣船票的窗口。從這裡到約旦的阿卡巴,每天都有船班行駛,快艇的船程約一個半小時,大渡輪就要三個多小時了,而票價差了10美元,所以大部分的外國旅客都選擇搭乘快艇。
將 單車推進擠滿人潮的碼頭海關大廳,行李先要經過X光機檢查,這是最不願意遇到的通關手續﹔正要動手拆裝備時,還好埃及關員體諒,直接招手請我從旁邊通道通 過,不用檢查就進入大廳辦理出境手續。櫃台前,埃及人正大排長龍等待辦理出境手續,而隊伍行進緩慢,大廳裡又是人聲鼎沸,空氣沉悶,每次進出國家的出入境 手續,都是一次考驗。
還好恰巧有一團歐洲的觀光旅行團抵達,移民局又另外開一個專門辦理外國人櫃台,辦理的速度就比擠滿當地人的長龍櫃台快多了﹔埃及政府為吸引觀光遊客,政府單位有時都會禮遇外國旅客,這是在埃及旅遊較便利的地方。
離開了吵雜悶熱的出境大廳,推著單車進入候船室,一眼就看到角落長椅前擺著兩台單車,坐在椅子上的女騎士,也起身伸手打招呼,看到久違的單車騎士非常高興。
「你們是我在埃及第一次遇到的單車騎士。」
「你也是,單車旅行者,在埃及好像絕跡了。」來自紐西蘭的飛利普夫婦,之前居住在英國,這次預計以單車旅行慢慢返回紐西蘭。
飛 利普夫婦在埃及的騎乘行程,也面臨與我相同的一些問題﹔不過他們運氣好了一些,有從路克索騎抵阿斯旺,因為沿著尼羅河西岸的鄉道騎乘,檢查站較少,而半路 遇到的警察,還是有放行通過。但要往紅海的公路上,就被檢查站的警察攔下,用卡車載運他們到紅干達。談論起埃及的騎乘經歷,彼此都大吐一堆苦水。
從候船室到碼頭,一般旅客都搭乘巴士接駁,但我們就在官員的指引下,通過警衛,騎著單車到碼頭邊的泊船處。
「你們有單車,不能搭乘快艇,要搭乘大渡輪。」快艇邊的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大渡輪此時也停在碼頭邊,船艙內可以裝載汽車,開船的時間比快艇晚一些。
「但我們買的是快艇的船票。」飛利浦不解的表示。
「沒辦法!因為旅客的行李太多,而船上的空間有限,單車放不下。」「可不可以上船,要船長決定。」在一番爭取與解釋後,工作人員還是堅持的說著。
我們決定不輕易妥協,也不與工作人員爭辯,就等在入口伺機而動﹔等到快開船的時間,船長恰巧也站在船邊,飛利浦和氣的與船長閒聊。
「如有必要,我們的自行車是可以將輪子快拆下來,就不會佔太多的空間。」飛利浦與船長溝通解釋,爭取一絲的希望。
等了一會兒,再沒有更多的旅客上船﹔開船前,船長終於同意讓我們卸下單車上的行李,將單車搬上船﹔在離開埃及前,又多了一個最後的告別狀況,埃及的行程,實在是沒留下好印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