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單車環球》9-2柯羅拉多州-加州

9-2柯羅拉多州-加州

Published on 2014-04-22 18:03:50

9-2美國科羅拉多州-加州
Pueblo –61K- Canon City –90K- Salida -108K- Gunnison –112K-Montrose

翻越洛磯山脈
洛 磯山脈自蒙他那州一路往南綿延,經懷俄明州、科羅拉多州、猶他州到新墨西哥州,高高的聳立在美國大陸的中部地區,形成一座分隔了東西部的縱貫山脈,也使得 兩側的水系各往東西流,所以有大分水嶺之稱。在美國大陸只要東西橫越,則避免不了要翻越洛磯山脈,山嶺上的山口大部分都在海拔三千多公尺。
10月 的到來,美國大陸北方各州,在來自北太平洋經加拿大的冷風面影響下,氣候轉冷開始飄雪,天氣也趨於不穩定。76號單車路線,從科羅拉多州之後,會往北走到 懷俄明州;由於寒冷飄雪的氣候,並最不利騎單車,所以在華盛頓時,就有考慮到出發時間已太晚;因此預定抵達科羅拉多後,不騎76號單車路線,而自己找公路 轉騎到南方加州,才能避免北方下雨飄雪的氣候。
自Canon city 騎上50號聯邦公路,開始騎離76號單車路線;公路沿著Arkansas河谷往上溯行,穿進洛磯山脈。隨著秋天季節的到來,河谷與山坡上的變葉樹,紛紛脫 下綠衣換成紅色或鮮黃色,在耀眼的陽光照射下,展現出豔麗的色彩,點綴在山谷之中,令人驚嘆。但洛磯山區的風景雖是美麗,卻也是艱苦路程的到來;從海拔 2200米的Salida,需經40公里的路程,上坡爬升到海拔3400米的Monarch山口。
路難,偏又遇老天爺不給面子,天氣轉變成陰雨氣候,並吹起逆風,氣溫驟降,又寒又凍,騎乘更是不易,只能痛苦的在山路上掙扎。
停在公路旁的空地上喘口氣,開著旅行露營車的Tom也恰巧停車休息,打聲招呼後就離去。續騎上路,還是只能緩慢的踩著踏板前進,隨著公路的一路盤升,遠遠又見到Tom的旅行車停在路旁。
「我剛剛想想,在這種天氣,不太容易騎單車過山口;且下山口後要到Gunnison,才有住宿點,今晚看來你也可能到不了,我剛好要到Gunnison,可以順路載你過去,較為安全些。」,踩近後,Tom推開車門,下了車說著。
在山路及天氣的折磨下,早已疲憊不堪又無鬥志;到晚上,如還沒有找到住宿點,夜裡的氣溫都在零度以下,體力又已透支,可就糟糕了。在安全因素考量下,決定不辜負Tom的好心,上車到Gunnison。
Tom來自俄亥俄州,喜歡機車旅行。所以他的旅行車後,拖著重型機車,預計開車到Gunnison後,改騎機車到加州旅行6天,再開兩天車回俄亥俄州,也是一位親切又和善的先生。
晚上躺在溫暖舒適的旅館房內,心裡想著,如沒遇到熱心的Tom,現在正在洛磯山脈的某處,又飢又寒、疲累不堪。

破胎的惡夢
Gunnison海拔2300多公尺,是一座位於科羅拉多州洛磯山脈中的山谷旅遊小鎮;秋天是打獵的季節,冬天則是滑雪季,所以來這裡旅遊,沒有淡旺季之分;城鎮中有許多旅館、餐廳、加油站、超級市場,市容熱鬧便利。
一大清早,山谷中的薄霧慢慢散去,經過了一夜的寒凍,谷地上的牧場草地結了一層白霜,放眼望去,大地宛如披上了一層白衣,靜謐之中又帶點朦朧之美。騎在公路上,清晨的冰冷空氣,迎面撲來,但在此美景作伴下,倒不覺得辛苦。
從 Gunnison到Montrose的50公路,一路往西而下;雖然已經翻越過洛磯山脈的大分水嶺,但前方依舊是重重的山脈與高原,西行之路一點都不輕 鬆。到海拔1750米的Montrose,還要翻越3個兩千多公尺的山口;還好沿路山坡上亮麗紅黃色的變葉樹林,搭配著洛磯山脈的壯麗風光,讓我又重新浮 現,拿出相機拍照的心情,騎乘就較不單調。
行程由於預計要到猶他州的石拱門國家公園,所以自Montrose之後,往北沿著50公路到Grand Junctuon再轉西繞段路進入猶他州。50公路沿著Gunnison河谷往北,上下起伏穿越過荒涼乾燥的丘陵高原。沿路人煙村落稀少,像及了大西北河 西走廊的景緻;只是美國公路上,多了絡繹不絕的車潮,少了荒涼空曠的感覺。
為避開公路上的車流,都會習慣騎在路肩的外側;但在交通流量大的公路上,路面較不乾淨,尤其是路肩部份,所以路上時常會出現破胎的情況。
停在路旁換胎時,檢查被釘書針刺破的後輪外胎時,還發覺有原野荊棘植物的小球刺。在堪薩斯州的路程上,曾因推車進入公路休息區的草地上用餐,輾過了這種小球刺,結果前、後輪全破胎。更不得了,在晚上補胎時,前輪7個洞,後輪5個洞,補胎就折騰了一晚上。

荒原上尋路
從Grand Juntion沿著70號高速公路北側的道路經Fruita過Mack小村後,公路旁的指標牌標示著猶他Cisco 40英哩。Cisco是過Mack後的第一個村莊,從Cisco轉128州道,就可抵達石拱門國家公園的入口城鎮Moab,所以看到了指標,就覺得踏實多 了。而又發覺路旁,還豎立著科羅拉多單車路線的指示牌,心裡更是篤定,這條道路應該可騎到Cisco。
一路上少有汽車來往,也沒有農莊、村落;一眼望去,荒原曠野就宛如大陸西北戈壁灘高原,寬廣、荒涼而乾燥。騎在人煙稀少的公路上,天地之間,唯我獨行的感覺又再湧現,有時蠻喜歡這種感覺;因為生活在城市之中,可沒機會能獨自擁有天地自然間。
正踩著踏板,肆意享受著,忽然前方公路上一陣騷動,只見5、6隻野鹿飛快跑離路面,往山丘上去,再停下來回頭觀察我的動靜;原來是我打擾到牠們的用餐,因這裡才是牠們的世界,我只是個過客。
騎至猶他州界碑,油漆剝落的州界碑,孤零零的矗立在公路旁,看來這段公路已鮮有過客來往。一進入猶他州,公路路況急轉直下,路面上坑坑洞洞、凹凸不平,看似許久沒有整修的樣子;就這樣一路顛簸的騎抵225交流道。
眼前出現的路口,並沒有指標,選擇沿著高速公路旁的小路,才前行一小段,就發覺是條死路。只好回頭,再沿著另一條路前進;路況不錯的小道,行經在荒原丘陵間,騎到路底,就到達了科羅拉多河邊的West Water漂流服務區。
「騎經鐵路橋後,左轉就可到Cisco。」漂流服務站的管理員熱心說著。
原 路折返,經路口左轉後,但又騎回了70號高速公路邊的另一個220交流道。問了恰巧停在交流道的貨車司機,指著遠處高原上,沿著高速公路旁延伸的小路。不 加思索的再騎上路,路面轉變為泥石路面,接著一個轉彎,離開了高速公路邊,爬上了山丘;而接續的兩個多小時,就來回折返在這條穿梭在荒原丘陵及曠野間,但 不知通到那裡的小路上。

騎上70號高速公路
穿梭在原野丘陵間的泥石小路,不知通往何處?於是爬到山丘上,從高處遠眺,已便觀察及尋找路徑的方向。但站在高崗上,除了看到70號高速公路,蜿蜒越的越過原野草叢,延伸到天際;在高原曠野之間,並無其他的道路;在無路可走的情況下,只有選擇騎乘泥土小路,邊騎邊找路了。
穿越在原野草叢之間,經過了半個多小時的辛苦踏騎,天呀!眼前卻出現了一道鐵絲網阻隔,到頭來盡然是死路一條;此時的情緒與體力已接近崩潰,但唯一可做的就是再騎回220交流道了。
精疲力盡,滿身風塵又非常沮喪的騎回了220交流道,環球行中,從來沒有找路找得那麼辛苦。在遍尋無路下,決定騎上70號高速公路,因距離220交流道8哩外的212交流道,就有一條鄉道通往Cisco,只要通過這段不算遠的路程,就能脫離目前的困境。
踏上雪豹,硬著頭皮從220交流道騎上70高速公路,沿著路肩,低著頭用力的踩著踏板,希望能趕快騎抵212交流道;但無奈路面有點上坡,又吹起逆風,且雙腳早已疲憊不堪,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汽車自後呼嘯而過,只有幾部車按了喇叭警示一下。心裏理直氣壯的想著:「我已經找了3、4個小時的路了,就是沒有道路通過這段區域,又不是我願意騎在高速公路上。」萬一遇到警察,這也是我的理由。
好不容易騎了8哩路,抵達了212交流道,滑下了高速公路。在豔陽下的原野中,浪費了一下午的時間與體力,結果徒勞無功,就為通過這段區域。如果知道是這樣的情形,早就決定騎上70號聯邦高速公路了。
一整天的不確定感,隨著下了交流道而消失;但已浪費了太多的時間及體力,且一路無村落可補給,除了沒午餐,飲水也快用盡,所以把希望放在Cisco這個小鎮。
遠遠的見到了幾棟房屋,林立在原野高原上,精神為之一振,努力的踩著踏板騎進村內。天呀!這又是甚麼狀況?
眼 前只見公路旁盡是破舊的房舍,街上空無一人,宛如一個荒廢的無人村鎮。這下又慘了,連水都沒有,更不要想喝冰涼的飲料。心情一下就跌到谷底,失望的騎離 Cisco;而離此最近的城市Moab,今晚預計的投宿點,還70公里路程;此時真是山窮水盡,頭腦裡毫無想法,只能邊騎邊看,騎到那裡算到那裡了。
「請問你有沒有水?可不可以給我一些!」128公路口,恰巧停了一部旅行車,我騎到駕駛座旁,先解決水的問題。
「一路要到Moab城,才有包括飲食的所有服務;而再過去些,就可到達科羅拉多河邊。」駕駛熱心的給水,並說明前方情況。
只要有水,問題就好解決,至少可以在河邊露營;就繼續拖著疲憊及僅存的體力,往科羅拉多河前進。
一些行經的汽車上,都掛載著單車。車內駕駛雖然熱情的打招呼或豎起大拇指,但我早已疲累的抬不起頭來,真希望有輛汽車,停下來搭載我,將我帶離這種又苦又累的境界。

科羅拉多河
科羅拉多河發源於科羅拉多州的洛磯山脈西側,經猶他州、亞利桑那州進入墨西哥。其流經的科羅拉多高原區域,經過了億萬年來的自然侵蝕及切割,在這片赤壁紅岩的高原中,留下許多如大峽谷等,讓人驚嘆的地理自然景觀。
從Cisco騎上128公路,體力早已耗盡,只有一路苦撐,還好沿路下坡滑到科羅拉多河畔。騎抵河邊,心裡就踏實多了,有水就好辦事,如要露營也不怕沒水煮晚餐了。
沿著河邊前進,公路起伏不大,騎越一座橫跨河流的大橋後,橋邊河畔有一個公營露營區;由於時候不早,也沒有多餘的體力再往前,就此打住歇腳,結束漫長又辛苦的一天。
環 顧營區,沒有看到管理員,也不知何處繳費;營區設施只有兩間廁所,沒有水,非常的簡單;而營地上,停了幾部露營車。騎在美國路上,會看到許多人開著旅行房 車出外旅行,車內有床、廚房、洗碗台、廁所浴室,也有水有電,生活功能方便,也不用搭帳篷,睡在地上。所以沿路上所看到的露營區招牌,大部份都寫著RV車 Park,以露營房車的住客為主;而供帳篷搭設的營地,也就不如歐洲來得便利完善。
「這個營地沒有水可用,我們車上有水,你可以使用。」停在路旁營地,來自科羅拉多州的傑克老夫婦親切和善的招呼我。
「你是我們遇見的第一位自行車環球騎士,真是太不可思議,一定要拍照存證。」傑克太太高興的拿出相機。
用乾淨的飲水,煮了一鍋方便麵;簡單的打發晚餐後,拖著疲累的身軀,滿身的汗味,鑽進窄小的帳篷內,早些休息,以迎接明日的路程。環境雖不舒適安穩,但能在滿天星斗中,伴你入眠,這可又是另一種享受。
128 號公路沿著科羅拉多河谷前進,因風景壯麗,是猶他州的一條景觀公路。科羅拉多高原經過漫長歲月的河水沖蝕,高原依舊,但河流的高度降低,形成峽谷。行走在 峽谷中,河流兩旁,盡是一整面高聳直立的紅岩山壁,處處奇岩異石,在陽光照耀下,對映出耀眼的紅彩。科羅拉多河就彎曲穿梭在科羅拉多高原的山壁之間,往南 繼續發揮它的自然力量,創造出大地奇景。
離開科羅拉多峽谷,騎抵Moab這座位於高原谷地上,人口4200人的旅遊城市;城內人口雖然不多,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滿街的旅館、餐廳、商店、加油站,購物便利、市容熱鬧,有著十足觀光味道的城市。
Moab 因位處石拱門國家公園(Arches National Park)的入口,也是科羅拉多高原上的幾個國家公園交通必經之路,造就成繁華的市景。進入此城,心裡就興奮起來,因在此除了可收集旅遊資訊外,又可補給 食物,大飽口福一番,以彌補前兩天騎在荒涼高原的渴望。

科羅拉多高原
翻越洛磯山脈後,再往西行,就進入了科羅拉多高原的區域。科羅拉多高原位於美國西部的科羅拉多州與新墨西哥州之間,面積相當於台灣的10倍大,高原的海拔高度介於1500米至3350米之間。
科羅拉多在西班牙文為Red Colored,意思是被染上紅色。因高原中的許多岩石山壁內,含有鐵化合物;在經過大自然神奇演變的氧化過程中,形成了諸紅色的色澤;在晨曦或夕陽的柔光照射中,天地之間相互輝映,呈現出一片耀眼的紅色世界,令觀者稱奇與驚嘆。
科羅拉多高原因其特殊的自然奇景,區域內就有八座國家公園;另外,因特殊的地理景觀與古印第人留下的文化遺蹟,被規劃為國家紀念地的就有十幾處;高原上滿佈著自然奇景及旅遊景點。但對騎單車而言,這段高原之路,雖可欣賞到雄偉的自然美景,確也要付出辛苦的代價。
10月13日從海拔1200米的Moab,沿著191號聯邦公路開始往南行;公路穿越過起伏不平的荒涼高原上,對單車旅者可就不輕鬆。橫越美國的路程中,一直離不開起伏山路的考驗,只能吃力緩慢的爬行在美國這片廣大的土地上。
寬 廣的高原路上,風光景致大致相同;緩慢前進在曠野之中,看久了就覺得單調又沒變化。而一些國家公園與國家紀念地的旅遊景點,又要從191號公路轉入聯外道 路才能抵達,有的還需原路折返;且沿路空曠無人,沒有食宿點;所以只能沿著191號公路一路往南騎。在美國這種廣大的國家旅行,尤其在西部地區,似乎駕車 會較為便利。
面對著無聊單調的風景,路上還總會有破胎等突發狀況來湊熱鬧,製造一點忙碌跟刺激;騎在西部的路上,已經被球刺植物整得有些神經緊張,每天擔心的就是被刺破胎;當天如能順利的抵達休息點,真是可喜可賀。
公路沿路爬升,重新返回2100米的高度,抵達距Moab市90公里,人口只有2200人的Monticlle小鎮。騎進鎮內,商店稀少、街上冷清、行人寥寥無幾,是個安靜詳和的高原小鎮;對我而言,只要能解決食宿問題,倒喜歡在這種小鎮過夜。

西部之路
從 進入美國西部之後,看到眼前的景致,就會聯想起看過的西部拓荒故事影片。當自己親身從東岸騎著自行車橫越這片廣闊的大地,抵達西部後,更能體會到早期的美 國移民,懷著希望從歐洲到新大陸尋夢發展;當客輪緩緩駛進紐約港,踏上美國土地的那一刻起,對未來的憧憬及夢想,將付之實現;但圓夢的過程中,卻是滿佈著 挫折與艱辛。
雖然西部遍佈著未開發的廣大土地及豐富的礦藏,加上渲染之下,許多人就前仆後繼的前進西部,一圓拓荒夢與掏金夢。但通往西部之路,可 是非常的艱辛及危險;當坐著蓬車,帶著全家大小與家當,一路上越過平原、丘陵、原野、高原,行經崎嶇的山路,翻越高聳積雪的洛磯山脈;沿路將面臨冬天飄 雪、夏天炎熱高溫,路上遍佈著荊棘險阻,更耽心遇到強盜匪徒及印地安人的種族衝突;在經幾個月艱苦的長途跋涉,平安抵達西部後,面對荒涼的西部大地,一切 才真正開始。
沿著191號公路續往南行至Blanding,這個人口4000人的城鎮,但城內街道上的商店不多,安靜無人的氣氛與Moab相差極大,所以市政府印製了許多當地的旅遊資料,向旅客推展介紹,並建議選擇此城鎮為住宿停留點,再到附近的旅遊點旅遊,以促進城鎮的發展。
「嗨!高興又遇到你。」科羅拉多河邊露營區內,開著吉普車,載著單車旅遊的鄰居又再次碰面,但他們已經繞了一大圈往北回程了。
「你 騎在公路上要小心!昨天我們在路上有看到單車發生車禍。」進入西部後,公路上還是少有單車騎乘,但多的是汽車載著登山車到鄉野或國家公園內的曠野中騎乘。 主因是公路路程長,且行經的汽車車速快;而且美國人喜愛較刺激冒險的活動,所以在美國以登山車為主流,與歐洲的公路車不大相同。
「一路小心好運!」旅行者有緣再次相遇,還是一陣寒暄後繼續各奔前程。
騎 在科羅拉多高原上,兩旁荒涼單調的高原,風景類似著中國大陸的大西北景致。沿路除了長路漫漫,騎乘單調外,也時常感覺到路是又臭又長,騎不到盡頭。另外大 自然的天候狀況,更是一項難關;除了要注意穿著,以配合早晚溫差大的氣候外;最擔心及害怕的就是高原上的風,每當吹起逆風,騎上路可又多了些辛苦。
從Blanding 經Bluff 轉到163號公路到Maxican Hat;沿路的村鎮內,散居著印地安原住民;而163號公路,因沿路矗立著許多奇特的紅岩石山,所以也規劃為景觀公路。
Maxican Hat村落中,人口才100人;而村落得名自,村外高原上有塊樣子像墨西哥大盤草帽的岩石。雖然人口少,但村落中還有兩三間旅館、加油站及商店,住宿清靜方便,也就此歇腳。而下午高原上,又刮起風來,心裡就開始耽心明天的路程。

進入亞利桑那
10 月16日離開Maxican Hat,高原上林立著一座座獨立的紅岩石山,山型獨特雄偉,這裡就是許多美國西部片的場景。從Gouldings就進入了亞利桑那州,由於高原吹起了強 風,颳起的風沙漫天;還好是順風,沒有影響到騎乘速度,中午時刻就抵達了Kayenta。
Schob這位來自巴拿馬的德國人,恰巧騎單車而過,也停車閒聊一番:「我在科羅拉多高原騎單車旅行6個星期了。也曾遇過露營時,沒有水的情況,只好向來往的汽車要水喝。」難得遇上單車同好,我們就一起結伴,騎往Tsegi。
「我時常會在路邊露營,甚至有時也沒有搭營帳。」在巴拿馬開旅館的Schob,在騎抵Tsegi與我分手。原本邀他與我一同住旅館,但他只借浴室洗澡後,又去找地方露營了。
從 Tsegi經Tuba City後接上89號公路,抵達Cameron,從這裡沿著64號公路西行,可到大峽谷。由於此行沒預計去大峽谷,續騎89公路往南走,可抵達旗杆市 (Flagstaff)。旗杆市因位處40號及17號聯邦高速公路的交會點,城內商店、餐廳、旅館密集,尤其城郊地區的89號公路沿線,大小旅館密佈,可 依自己的預算選擇旅館投宿;我則住在27美金一晚的Western Hills Motel。
離開旗杆市沿著89號公路繼續往南行,經Sedona到Cottonwood,由於此段公路可接往Red Rock州立公園,路窄車多,騎乘壓力較大。
「你可騎89A號公路,翻越Mingus山,沿途的風景漂亮。」Cottonwood的旅館老闆建議。
由於旅客服務中心就位於旅館附近,於是特別進去參觀,多蒐集一些資訊。中心內有一座整個地區的立體地型圖,有顯示出89A公路,一離開Cottonwood就盤旋翻越山嶺而過;以現在的體力狀況,只要看到山路,就雙腳發軟,還是另謀出路吧!
「你可騎260公路,接17號高速公路,從278交流道下去,接169公路到Prescott;爬坡高度比較少。」遊客中心內的老太太,慈祥親切回答我的問題。
「只要沒有別的道路,你就可以騎上高速公路。」在美國原來單車還是可以騎上部分的高速公路。隔日,就依照老太太的建議路線,騎上17號高速公路,翻越較低的山口,抵達Prescott。

環球的終點加州
從Prescott再接回89號公路,就沿著森林山坡之間,上下起伏,還是沒辦法擺脫山路的折磨。翻越過1470米的Yarnell山口之後,可遠眺到山腳谷地中的公路,直線的往遠處延伸,似乎平原路又要來臨了。
沿著公路輕鬆的往下滑,兩旁山坡上長著密密麻麻的仙人掌,許多仙人掌更開著紅花,結成果實。因此特別停下車來,採幾顆仙人掌果,嚐嚐這個難得的自然食品;才發現,不只是我想嚐鮮外,在紅色的仙人掌花前,小小的蜂鳥,正迅速鼓動著翅膀,也在大快朵頤一番。
飽嚐了仙人掌果後,再跨上雪豹,滑到谷地,一路就沿著平坦的公路騎抵Wickenburg;沿途的景觀轉變為荒涼的曠野,開始進入亞利桑那的沙漠荒原地區。
從Wickenburg就接上了橫越美國的南部路線,沿著60號公路,往西南行到Brenda,接上10號聯邦公路,進入我環球的終點加州。
「恭喜你!你已經快完成單車環球,就能回家了。」對面車道迎面而來的單車騎士,來自西雅圖,從聖地牙哥出發,才經6天的騎程,他預計以12個月時間環繞美國。知道我已經接近終點,也特別為我高興。
「我們很少遇到像你這樣的住客,因很少人會做此事,所以遇到你這個英雄,房價只要25美金就好!」Salome的Motel老闆娘自動降價。越接近終點,心情越是輕鬆愉快,也容易遇到許多和善的朋友。
10月24日接上10號聯邦高速公路,這條往洛杉磯的主要公路;但由於這條高速公路上的車流量大,所以之前在交通安全因素考量下,決定將終點定在加州邊境小鎮Blythe。
一騎上10號高速公路,就在高速公路的車潮簇擁下,越過了科羅拉多河,進入了加州,抵達終點Blythe。
「這400多天的日子中,每天從零開始,堅持向前,終於完成我的單車環球挑戰行了!」心理無比的喜悅且大聲吶喊著。
從Blythe搭乘灰狗巴士進入洛杉磯,好友鐘文欽特別請他在美國的姪女鍾秋菊到車站接我。爾後曾與我到尼泊爾山區健行的蘇宏林(Frank),也接我到他家住幾天。
11月5日經10多個小時的飛行,清晨6:30抵達桃園機場;捷安特基金會及一些車友,早已等候接機;熱鬧及喜悅的氣氛中,結束我的單車環球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