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非動物大遷徒》

《東非動物大遷徒》

🦛🦛🦛🦛🦛🦛🦛🦛🦛🦛🦛🦛🦛🦛🦛🦛🦛🦛🦛🦒🦒🦒🦒🦒🦒🦒🦒🦒🦒🦒🦒🦒🦒🦒🐘🐘🐘🐘🐘🐘🦁️🐅🐆🐆🐆🐆🐆🐆🐆🐆🐆🐆🐆🐆🐆🐆🐆🐊🦅🦏🦏🦏🦏🐊🦏🦏🐅🐅🐅🐅🐅🐅🐅🐅🐅🐅🐅🐅🐅🐅🐅🐅🐅🐅🐅🐅🐅🐅🦏🦏🦏🦏🦏🐒🦓🐊🐊🐊🦓🦓🦓🦓🦓🦓🦓🦓🦓🦓🦓🦓🦓🦓🦓🦓🦓🦓🦓🦓🦓🦓🦛🦛🦛🦛🦓🐃🐃🐃🐃🐃🐃🐃🐃🐊🐊🐊🐃🐃🐃🦢

每年四至六月是肯亞地區的雨季,當雨季過後馬賽馬拉國家公園內的水草豐潤,由坦尚尼亞境內的賽倫蓋提國家公園越境覓食的牛羚、斑馬為數高達兩百萬頭之眾,這是非洲大陸上最震撼人心的動物大遷徒

超過一百萬頭黑尾牛羚(wildbeest, 俗稱角馬),十五萬頭斑馬和三十五萬頭瞪羚(gazelle),從原本散居的賽倫蓋提南部,不約而同地輾轉走到鄰國肯亞的馬賽馬拉,在那裡,並不足以維持過百萬頭外來動物的生活,於是在十一月短雨季來臨前,動物短暫度過一、二個月後,又千里迢迢地返回賽倫蓋提南部,年復一年,週而復始。

有人計算過,動物在一年中會走共三千公里的路,途中危機四伏,歷盡生老病死。東非動物大遷徒又經常被稱為角馬大遷徒,因為俗稱角馬的黑尾牛羚是大遷徒中數量最多的動物。雖然這樣的動物大遷徒每年都會發生(或更貼切的形容是沒有開始也沒有完結),但每年遷徒的路線都會有些偏離,甚至試過動物未走到馬賽馬拉便回頭。要事先準確預測哪個時間點動物群會在甚麼地方出現是很困難的,畢竟背後推動這種大遷徒的原因,是愈來愈變幻無常的天氣。

通過馬拉河(River Mara)是遷徒中最大的試煉,兇猛的鱷魚在河中靜候第一隻下水的獵物,兀鷹則在天上盤旋,伺機而動。牛羚、斑馬和瞪羚倉皇逃竄渡河,雖然大多數動物都可安然抵達對岸,但在渡河大典終止時,馬拉河早上被鮮血染河,這場年度饗宴讓鱷魚和兀鷹大飽口福。

面積只有賽倫蓋提十分之一的馬賽馬拉,並不足以維持過百萬頭外來動物的生活,於是在十一月短雨季來臨前,動物又折返南面重回賽倫蓋提,開展一個新的循環。

 【你不可不知】


 肯亞全國可約略分為四區:終年潮濕炎熱的海岸帶,擁有湖光山色、風光明媚、怡人氣候的中部高原,北方有茶園、南方為半沙漠區,以及與坦桑尼亞接壤,受遊客喜愛的 Masai  Mara狩獵保護區的西肯亞,雨量稀少、牛隻放牧的東北邊半乾叢林。很多人都認為非洲是很熱的地方,即使是在暑假,但若你不帶一件冬天的外套去的話,一定會冷得半死,肯亞最合適旅遊的季節是寒假時分(12-3)和暑假時分 (7-9) 乾季時,肯亞位於東非赤道區域,3~5月為肯亞的雨季,10~11月為「短雨季」,雖然在雨季期間,白天還是陽光普照、氣候暖和,傍晚才會下雨,對旅客並不會構成大困擾。

非洲五霸 (BIG5):大象、獅子、非洲水牛、花豹、犀牛。
其他:斑馬、狒狒、飛羚、瞪羚、疣豬、河馬、水羚、巨羚、斑紋羚、馬賽長頸鹿、馬賽駝鳥、斑點鬣狗、黑背胡狼等

動物大遷徙1

大多數來到塞倫蓋蒂的人都會被動物遷徙的壯觀景象完完全全地迷住。其實塞倫蓋蒂真正令人心醉神迷的是它整個的生態系統,包括了一年四季的遷徙性動物和非遷徙性動物。

塞倫蓋蒂有幾個地方,不管你什麼時候去,總能欣賞到迷人的野生動物風光。還有許多地方也是全年野生動物觀光的好場所,有許多不參加遷徙的常駐居民,例如獅子和獵豹。對熱愛塞倫蓋蒂的遊客來說,即使是在旱季,南部平原上不毛的荒涼之地也充滿了魅力,因為他們正好可以在這兒研究一下駐留在此的野生動物的各種生存策略。

在塞倫蓋蒂草原上發生的一年一度的動物大遷徙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自然景觀,動物們靠遷徙的方式找尋水源和牧草。從空中俯瞰,遷徙的場面尤為壯觀每年大約有150萬隻牛羚和斑馬會在塞倫蓋蒂大範圍地巡遊一周,它們就像一個巨大的隆隆作響的割草機在草原上一掃而過,還給大地的是平均每天450噸的糞便。除了牛羚和斑馬是這個舞台的主角以外,走在這條遷徙路上的還有約30萬隻湯姆森瞪羚和3萬隻格蘭特瞪羚。不斷壯大的遷徙隊伍形成了一個觸目驚心的浩浩蕩蕩的獸群。

原因

    塞倫蓋蒂因為擁有獨一無二的地質和氣象環境而出名,它造成了帶有顯著時間差的草類生長的季節性分佈,這就是藏在食草動物一年一度的遷徙活動背後的推動力。

遷徙隊伍全年所走的路線並沒什麼規律。根據簡單的圖表顯示,在一月接著一月的移動中,只看得出一個大概方向。如果要詳加描述,情況將會如下:

當旱季到來時,遷徙隊伍從南部平原移到北部林地,並在那裡逗留幾個月。當雨季又重新開始時,牛羚又回到南部平原,準備產仔。在這個永無止境的追求好牧場的過程中,遷徙路線每年都會發生變化,有時還會進入西部走廊,甚至越過公園的東部邊界。

     在漫長的旅途中,動物們將經過塞倫蓋蒂的三個主要的棲息地南部草原(包括矮草原和長草原),北部林地,以及格魯米提、塞隆勒拉和瑪拉的河邊地區。

牛羚為了滿足它們的口腹之欲,不得不比其他遷徙動物走得更遠。在超過120萬隻的牛羚跋涉大約1000公里土地的同時,30萬隻斑馬則抄了近路,每年只需走600公里的路程。跟著遷徙隊伍來到平原的小湯姆森瞪羚,當大部隊離開後,它們卻留了下來,因此它們的遷徙之路也最短,每年大概只有300公里。

牛羚在很多情況下都能允分利用季節條件,它們在塞倫蓋蒂東南部的平原上度過雨季,在西北部的林地裡度過旱季,但是,它們的絕對體重,意味著它們在改造環境使之符合自己的需要方面扮演了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

在巨大的牛羚種群中,所有成員的繁育期基本上是在同一時期通常是在1月到3月之間的某3個星期這正是戈爾山腳矮草平原上最適宜的牧草期。牛羚群選擇在這塊開闊的平原上居住和產犢,不僅可以在半年的時間內減少它們又塞倫蓋蒂生態系統中的其他食草動物的競爭壓力(搶奪牧草),同時也可以避開雨季林地的泥濘和大量滋生的飛蟲。矮草平原僅在雨季才顯得綠草如茵,而且它的疏樹地形也為母牛羚的生產創造了最佳條件,因為任何潛在的捕食者在這裡都比在林地裡更易防範。牛羚和其他大多數羚羊不同,它們不僅不會把幼仔藏起來,還會鼓勵幼仔盡快站立起來加入大家庭,因為只有在集體中才會是安全的。

在大遷徙運動中,或許最有趣的就是牛羚在塑造和不斷調節它們所賴以生存的生態系統結構時所採取的方式了。草類的組成要受食草動物放牧的影響,由於生長在平原上的草會同時遭到150多萬張以上飢餓的嘴巴襲擊,因此那些能夠承受這種壓力的草類就會比不能承受的更有競爭力和活力。甚至還有一些草類只有在不斷被啃食的情況下才能茁壯生長。

牛羚的產犢期一般和發情期相連,在56月雨季末期。牛羚也將在這個時候離開平原,即使那裡還有許多牧草,因為它們必須集中到一塊較小的地方,準備同時交配。有趣的是,交配期間正好是滿月,這說明交配高峰是由月齡週期引發的(大多數動物的交配都發生在滿月的時候)。

考驗

在遷徙過程中,牛羚的主要敵人是獅子和鬣狗。因為要照料它們自己的尚無活動能力的幼仔,牛羚的捕食行動會大大受限。的確,塞倫蓋蒂的食肉動物對食草動物的總體數量沒什麼重大影響,反之,恩戈隆戈羅的非遷徙性牛羚在數量上就會大大受限於當地常駐的鬣狗和獅子。然而對遷徙動物來說,受傷或疲勞都能導致高死亡率,因為在它們的旅途中,以直有大群的禿鷲(它們的繁育週期可以根據需要做相應調整)緊隨其後。

遷徙可以減少牛羚被捕食的機會,但它們的旅途無疑是艱辛而充滿危險的。一般而言,牛羚會從矮草平原出發,一直向西北方向進軍,直到來到塞倫蓋蒂的西部走廊和格魯米提河。在提心吊膽地跨過格魯米提河後,遷徙隊伍向北移動通常是一擁而入,擠滿整個科萊因氏野營地特許區,然後越過坦肯邊界,進入馬塞-瑪拉。在這兒他們必須跨過瑪拉河,這條河是它們遇到的真正的障礙巨大的鱷魚正在等待著這些躊躇不前的獵物。

除了格魯米提河和瑪拉河是牛羚等遷徙性動物的障礙之外.獅子、鬣狗和措豹等食肉動物也是它們的威脅,而且這種威脅伴隨著它們整個旅途。如果一隻牛羚在瑪拉河遭遇了鱷魚的襲擊,拖著受傷的腿僥倖逃命,但仍然逃脫不了死亡的追捕,剛剛離開瑪拉河,它就有可能又落入獅子的腹中。

季節

  • 2月,獸群聚集在矮草平原上,正是牛羚的產犢季節。
  • 5月、6月和7月,主體獸群從矮草平原向西部和北部走廊進發,正穿過格魯米提河和瑪拉河。
  • 11月,獸群穿過北部走廊,湧人南部地區,迎接第一場雨的到來。

動物大遷徙2

  每年超過一百萬頭黑尾牛羚 (wildebeest, 俗稱角馬)、十五萬頭斑馬和三十五萬頭瞪羚 (gazelle),從原本散居的 Serengeti 南部,不約而同地輾轉走到鄰國肯亞的 Masai Mara,在那裡短暫度過一、兩個月後,又千里迢迢地返回 Serengeti南部,年復一年,週而復始。有人計算過,動物在一年中會走共三千公里的路,途中危機四伏,歷盡生老病死,有多達一半的牛羚在途中被獵食或不支而死。但同時間亦有約四十萬頭牛羚在長雨季來臨前出生,為沒完沒了的艱苦旅程添上生氣。

  雖然這樣的動物大遷徙每年都會發生 (或更貼切的形容是沒有開始也沒有完結),但每年遷徙的路線都會有些偏離,甚至試過動物未走到 Masai Mara 便回頭。要事先準確預測某個時候動物群會在甚麼地方是很困難的,畢竟背後推動這種大遷徙的原因,是愈來愈變幻無常的天氣。(例如最近看到 2001 年的大遷徙便完全不按章法:1. 動物以逆時針走;2. 只有平常約 20% 的動物到了Masai Mara3. 動物九月才到達Masai Mara,但九月尾已開始返回 Serengeti!)

  基本的大遷徙模式,是雨水充足時 (正常約在十二月至五月) 動物會散佈在從 Serengeti 東南面一直延伸入 Ngorongoro 保護區的無邊草原上。雨季後那裡是佔地數百平方公里的茵茵綠草,動物可在那裡享受食物充足的快樂。約六、七月間,隨著旱季來臨和糧草被吃得差不多,動物便走往仍可找到青草和有一些固定水源的 Serengeti 西北面。持續的乾旱令動物在八、九月間紛紛向北越境走往 Masai Mara,尋找從東面印度洋的季候風和暴雨所帶來的充足水源和食物,途中要渡過 Mara River 等幾條大河,滿佈河中、體長可達 3.5 米的尼羅河鱷魚 (Nile crocodile) 自然不會放過這享用大餐的機會。

  面積只有 Serengeti 約十分之一的 Masai Mara,並不足以維持過百萬頭外來動物的生活,於是在十一月短雨季來臨前,動物又折返南面重回 Serengeti,開展一個新的循環。

  東非動物大遷徙又經常被稱為角馬大遷徙,因為俗稱角馬的黑尾牛羚是大遷徙中數量最多的動物。根據最高峰期的統計,超過 160 萬頭牛羚參與這場大遷徙,但數量跟隨雨水多寡年年不同,有時又會少至不到一百萬頭。

  雖然牛羚數量最多,但牠們不是大遷徙的先鋒。帶領著百萬動物大軍的,是愛吃長草的草原斑馬 (Common zebra)。憑著牠們鋒利的牙齒,把草莖頂部切割下來慢慢咀嚼,剩下草的底部給隨後愛吃短草的牛羚。牛羚吃飽離開後,草地上露出剛剛長出的嫩草,正好是走在後面的瞪羚的美食。

螢幕快照 2019-03-09 下午1.05.32.pn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