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媒體報導

《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3年踏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單紀行-8- 陳守忠

5月23日再訪希夏邦馬峰基地營(5000m),沿途是遼闊的無人區,更為荒涼,也面臨缺水的情況。根據北京登山協會的聯絡官表示,我應該是以自行車到訪中尼公路三大八千公尺雪峰基地營的第一人。

《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3年踏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單紀行-7- 陳守忠

5月17日到達卓奧友峰基地營(4900m),從海拔5000公尺的世界第6高峰卓奧友峰基地營,暫時放下了單車,預計健行到海拔5800公尺的卓奧友峰前進基地營。

《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3年踏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單紀行-6- 陳守忠

經過沿途更艱辛的考驗,5月8日抵達基地營。初見珠峰基地營,在心情激動與雪地反光影響下,淚水不禁奪眶而出,再經過千辛萬苦後終於到達目的地。

《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3年踏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單紀行-5- 陳守忠

同行夥伴江國華到拉薩後就結束了騎行,因此4月27日離開拉薩,開始一人騎行中尼公路,直奔珠峰基地營。沿著沿雅魯藏布江而行,這段路程村落較少,補給不易,也沒有住宿點,途中只能借宿道班。2天後抵達日喀則,但因在日喀則前的河谷吹著強風與飛砂,且因單日踏騎路程長,逆風而進體力大傷。

《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3年踏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單紀行-4- 陳守忠

對照現在和1993年的西藏照片,雖然風景依舊,但就少了當初探險旅行的味道了

《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3年踏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單紀行-3- 陳守忠

4月初,帶了近50公斤的裝備,轉搭了飛機、汽車、火車等交通工具,抵達此行的起點,青藏公路的主要交通樞紐-青海格爾木。自行車等裝備在歷經多次的托運、搬送,一切無損的拿到,整裝待發。

《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3年踏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單紀行-2- 陳守忠

1993年3月底,到了出發時刻;恰巧在這一段時間,國人探險隊伍也一波波的出發或正在進行中,上山、下海、橫越大地,紛紛向極限挑戰。活動有兩岸珠峰聯攀隊、卓奧友峰遠征隊、寶島號帆船環球航行、胡榮華單車穿越歐亞非、踏越世界屋脊單車活動等,證明了當時的國人在探險活動的實力。

《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3年踏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單紀行-1- 陳守忠

青藏高原的單車踏騎與飛行傘計畫,隨著3月的到來,開始進入緊鑼密鼓的階段,時間的逼近,也讓我更期待它的來臨。

《傳騎|壯遊學園》这个老爸有点酷:台湾爸爸带女儿骑单车环游世界

记者在桃园市“环游世界1998咖啡馆”里,见到了一位有点儿酷的老爸——台湾爸爸陈守忠,带女儿骑着单车环游了世界。

《傳騎|壯遊學園》台灣寫真:踏“筋斗雲”,情牽萬里

“爸爸,孫悟空他們走的那條路在哪?我可以去找孫悟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