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最新活動

《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3年踏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單紀行-5- 陳守忠

同行夥伴江國華到拉薩後就結束了騎行,因此4月27日離開拉薩,開始一人騎行中尼公路,直奔珠峰基地營。沿著沿雅魯藏布江而行,這段路程村落較少,補給不易,也沒有住宿點,途中只能借宿道班。2天後抵達日喀則,但因在日喀則前的河谷吹著強風與飛砂,且因單日踏騎路程長,逆風而進體力大傷。

《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3年踏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單紀行-4- 陳守忠

對照現在和1993年的西藏照片,雖然風景依舊,但就少了當初探險旅行的味道了

《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3年踏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單紀行-3- 陳守忠

4月初,帶了近50公斤的裝備,轉搭了飛機、汽車、火車等交通工具,抵達此行的起點,青藏公路的主要交通樞紐-青海格爾木。自行車等裝備在歷經多次的托運、搬送,一切無損的拿到,整裝待發。

《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3年踏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單紀行-2- 陳守忠

1993年3月底,到了出發時刻;恰巧在這一段時間,國人探險隊伍也一波波的出發或正在進行中,上山、下海、橫越大地,紛紛向極限挑戰。活動有兩岸珠峰聯攀隊、卓奧友峰遠征隊、寶島號帆船環球航行、胡榮華單車穿越歐亞非、踏越世界屋脊單車活動等,證明了當時的國人在探險活動的實力。

《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3年踏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單紀行-1- 陳守忠

青藏高原的單車踏騎與飛行傘計畫,隨著3月的到來,開始進入緊鑼密鼓的階段,時間的逼近,也讓我更期待它的來臨。

《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2年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自行車飛行傘挑戰手記-5- 陳守忠

回到格拉雪布,終於可以收拾行囊裝備返程了。回程的心情是輕鬆愉快,又是下坡路段,自行車的移動速度增快,加上充沛的體力,可以快速的行進,只用了2天時間,在25日就返回盧克拉。

《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2年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自行車飛行傘挑戰手記-4- 陳守忠

4月23日清晨6點半出發,此行自行車目標卡拉巴塔山就在前方;經過2個多小時的路程後,上午8點半,帶著自行車捷豹,登上海拔5,545公尺的卡拉巴塔山頂;聖母峰的雄姿,在初升的太陽照耀下,雄偉壯觀,這一路的艱辛也隨著登頂成功而忘卻。

《傳騎|壯遊學園》單車壯遊家 探索教育課程計畫

哥德曾說:「任何你想要作或是夢想要作的事,就開始做吧!勇氣提供天份、力量與魔力
。」一個冒險,一個追尋,始於人類的慾望,一個隱藏及未知的體驗動力。

《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2年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自行車飛行傘挑戰手記-3- 陳守忠

一般從盧克拉到此要花四~五天時間,我在身體適應極佳的狀況下,單車邊騎邊推,第一天到達南崎巴扎,第二天(20日)就到達費里奇,原本預計21日繼續攀升至羅布崎(4930m);當我們去拜訪醫師時,他覺得我們的速度上升的太快,建議隔天休兵一天不能再往上騎。

《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2年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自行車飛行傘挑戰手記-2 – 陳守忠

海拔2860公尺的盧克拉機場,名列世界10大危險機場的第一位,有“世界屋脊上的跑道”稱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