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單車環球》2-2巴基斯坦

2-2巴基斯坦

Published on 2014-04-22 17:48:02

巴基斯坦
蘇士特Sust –57K- 古爾密Gulmit –38K-卡利馬巴Karimabad –115K-吉爾吉特Gilgit-140K- Chilas –130K- Dasu –80K- Besham –76K- Chattar Plain –85K-
Abbotabad -拉瓦爾品第Rawal Pindi –136K- Kharian –162K-拉合爾Lahore

●巴基斯坦的花俏卡車
蘇 士特(Sust)海拔2700公尺,是巴基斯坦在中巴公路的出入境口岸,距離國境紅其拉甫山口86公里。在中巴公路通車之後,這裡搖身變成邊境商貿重鎮, 連帶興起許多商店、旅館、餐廳還有銀行與郵局,來往兩國之間的旅客與商人,在此辦理巴基斯坦的入出境手續後,轉接其他交通工具繼續旅程。也有許多巴基斯坦 內地城市的商人,來此採購來自中國的商品,所以蘇士特在白天商店開門後,是人來人往,人潮絡繹不絕的市景,一到晚上,市鎮才又歸於寧靜。移民局要9點才開始辦公,就到商店區閒逛;許多商店老闆都親切的打招呼,在主動熱情的閒聊中,也發覺這裡的巴基斯坦人蠻親切和善的,與印象中不太一樣!
「你們帶給我麻煩!」在移民局辦理入境手續,審核的官員,看著阿B與我的護照、簽證說著。
我的心裏正納悶著我們的簽證有何問題?官員可能想故意刁難要錢?又要與麻煩的官員鬥智了!
「噔!噔!」只見第二位辦理手續的官員,一言不發的在我們的護照上蓋入境章並登記。
「你們可以走了!」原本打算與官員見招拆招,死也不給錢的對抗一番,突然輕易的辦好了入境手續,趕緊二話不說拿回護照,滿腹疑問的離開移民局,以免他們又有突發狀況與動作發生。
蘇士特大街上聚集的人潮,對於騎單車出現的我們相當好奇,在親切的問候與交談後,得知我們從中國大陸騎越紅其拉甫山口下來,更感欽佩。而第一天進入巴基斯坦的我們,對於當地的事物也充滿好奇之心,由其是行駛在公路上的巴基斯坦卡車。
每 台車頭在擋風玻璃上貼著亮片紙,裝飾得五花八門,車身上畫的圖案是色彩繽紛豔麗;底盤更垂掛著一條條發亮的銅鍊,行駛中發出叮叮噹噹悅耳的聲響;喇叭聲更 是多富變化,有不同的高低喇叭聲與音樂、音階,隨著司機的心情而傳來不同的喇叭聲。巴基斯坦的卡車可真厲害!也成為我們沿路注目研究的焦點,很難想像這是 載貨的卡車。路上看到HINO廠牌的卡車更是倍感親切,因為此次贊助經費的和泰汽車公司也是台灣HINO卡車的總代理。

●喀喇崑崙公路
由 於前日的匆忙趕路,錯失許多美景,因此決定放慢速度好好的欣賞,體會中巴公路的壯麗美景。1965年,中國與巴基斯坦同意合作建造,穿越帕米爾高原與喀喇 崑崙山脈的公路後,中國方面出錢出力投入這項公路工程;但由於此地區滿佈奇岩雪峰、高山峽谷、斷崖峭壁,工程艱鉅與浩大,施工中並造成了不少人命傷亡﹔至 1982年公路才正式落成,兩國車輛可以通行,促進了商貿往來。在1986年5月,中巴兩國正式開放邊境,給第三國的旅客通行後,這條公路也就成為探訪絲 路的主要國境通道。
中國為了紀念兩國的合作關係,將公路命名為「中巴友誼公路」,而巴基斯坦則稱為「喀喇崑崙公路」(Karakoram Highway),簡稱 KKH。巴基斯坦路段從蘇士特至首都-伊斯蘭馬巴德的南方衛星舊城-拉瓦爾品第(Rawal Pindi)為終點,全長約800公里。
公路自蘇士特之後,沿著罕薩河(Hunza)穿越喀喇崑崙山脈而下,兩旁是6、7千公尺的高山雪峰,山高 水長、氣勢磅礡﹔公路沿著峽谷峰迴路轉,每次轉彎就是不同的驚奇,讓人震懾在眼前這片山水之間,驚歎大自然的雄偉美景。由於先前收集的中文旅遊資料中,並 無描寫此段公路的雄壯美景,但眼前的景緻,卻是處處意外、時時陶醉﹔經過深究後,主因是中巴公路山路崎嶇不平,以坐車方式除了車內視野不佳外,路況顛簸、 車速太快、彎路暈車,再透過車窗往外看,無法慢慢瀏覽與感受到整體壯麗的大自然美景。
但騎自行車的寬闊視野,迎面的整體風景,緩慢的速度,無噪音 污染,更能感受到大自然的脈動,所以才能盡情飽覽這片自然美景;而沿路的山景再搭配河谷裡的變葉樹,隨著秋天的腳步,將整個山中世界點綴成鮮亮的紅、黃、 綠色彩,在陽光照耀中更亮麗動人。11月初我們騎進香格里拉般的罕薩河谷,在展開自行車環球挑戰後,第一次有騎自行車的快樂。
從蘇士特到卡利馬巴 95公里,途經海拔2450公尺巴素(Passu),與海拔2400公尺的古爾密(Gulmit)。巴素與古爾密都是位於罕薩河旁的河谷小村落,環境清 靜、風景優美,並可安排到附近的冰河與高山,從事山區健行活動;村內有旅館提供簡單食宿,與代為安排山區健行嚮導,吸引許多了熱愛大自然的旅行者在此歇 腳,享受山中寧靜與探訪冰河與高山。從蘇士特開始,我們就在兩旁高山美景陪伴中,一路騎騎停停,慢慢享受喀喇崑崙山區的高山之美。

●攝影被逮
「你們真不簡單,騎車翻越紅其拉甫山口,我從蘇士特才開始騎車。」在古爾密的旅館中,遇到美國的約翰,他在喀什花了300元人民幣買了一部大陸製造的十五段變速單車;帶著新買的單車,先搭巴士越過紅其拉甫山口到達蘇士特,展開自行車之旅,騎乘這段最精華與輕鬆的路段。
他與路上其他的旅行者一樣,對於我們在這個變冷的季節中騎越中巴公路,心裡由衷的佩服;約翰預計騎至吉爾吉特再將其單車出售,繼續往後行程。之前他在北京工作了4年,此次預計旅行到東非再找工作並暫居,過著異國旅行與工作生活的約翰,何嚐不是另一種旅行人生!
離開古爾密,陽光照耀下的紅黃亮麗色彩風景,依舊陪伴在旁,在騎過一座跨越罕薩河的大橋。
「這個人好像是警察,說了一堆,好像是不能拍照。」阿B匆匆忙忙將我攔下,請我問清楚情況。
「在巴基斯坦橋樑、軍營、政府單位等有關國防機密的不能拍攝,所以錄影帶要沒收。」守橋的警察迪斯提表示。
唉 呀!原以為是拍攝當地婦女,但現在問題更嚴重!巴基斯坦是伊斯蘭教國家,之前就知道不能拍攝當地婦女,沒想到橋樑還牽涉到國防機密;可是這捲錄影帶是帕米 爾高原的精華,被沒收可就慘了!所有心血白費,於是靈機一動,趁著迪斯提未注意時,請阿B趕快洗掉之前拍攝的畫面,再隨機應變。
「他沒有拍攝到橋樑,只是拿起錄影機看鏡頭;不相信的話,你可以看看錄影帶。」由於已經洗掉先前拍攝的畫面,我就大膽的提議,並從錄影機視窗內放出影帶的拍攝內容給迪斯提看,証明沒拍攝到橋樑。
「因我不懂機器,所以我不能決定,必需請我的長官決定。」由於迪斯提所屬的警察局在古爾密,橋旁崗哨也無電話可聯絡,只能攔下要到古爾密的車子,託司機將他寫的紙條送到警局。
在不知接續會有什麼情況下,等了二個小時,迪斯提的搭擋警察才出現,帶來上級的指示,只好與迪斯提回古爾密警局,再將錄影帶放給局長看一遍。
「還好沒拍攝到橋樑,不然你們的麻煩就大了!」在局長指示沒問題後,才同意放我們走﹔雖然前後耽擱了3個多小時,還好急中生智,洗掉錄影帶,除了保住錄影帶,也能全身而退。但給了我們很大的教訓,往後路上可要小心拍攝的地點。
古爾密至卡利馬巴,公路沿著罕薩河谷上下盤旋,緩慢騎乘在喀喇崑崙山脈的綿延高峰之中。「嗨!再見!」迪斯提正站在超車而過的貨車上,笑著打招呼。
「這小子怎麼會坐在車上?一定是逮到我們兩個外國人後,有榮譽假可放!所以機會難得,死都不讓我們離開!」難怪迪斯提與我聊到他很久沒放假回家了,看來我們浪費了3、4個鐘頭的時間,卻造福了迪斯提的假期。

●騎進香格里拉的世界
騎 至Ganish前,跨越罕薩河谷的大橋,氣勢雄偉壯觀﹔但經過上午的經驗後,不敢再停留拍照,以避免招惹麻煩。Ganish海拔2100m,位於中巴公路 上,公路旁有一紀念為建設公路而犧牲的工人紀念碑;卡利馬巴則位於公路上方2公里的山坡上,由於聯外道路,山路上坡狹窄,旅客搭乘長途巴士到卡利馬巴,需 在此下車再換搭吉甫車或小卡車上到卡利馬巴。
卡利馬巴(Karimabad)海拔2400M,位於谷地山腰上,四周被6、7千公尺的雪峰高山包 圍,可俯瞰罕薩山谷,是中巴公路上人文、歷史、風景最秀麗動人的地方﹔在五至十月期間,氣候宜人舒適,吸引許多旅客來此渡假。罕薩河谷的居民純樸保守,生 活簡單,待人和善,更由於空氣清新、環境優美、生活優閒、含高礦物的水質、豐富的水果與農作物,所以居民特別健康長壽,博得「長壽之村」的美稱。
散步在山谷中的梯田,肥沃的土地,得自四周雪峰流下的融雪水,生長出的馬鈴薯、洋蔥、小麥特別肥大,空氣中並飄來蘋果園、李樹、杏林的清香味道,宛如置身世外桃源;所以罕薩地區,就被許多西方遊客比作是英國小說「失去的地平線」中描述的「香格里拉」。
卡 利馬巴是整個罕薩河谷區域中的主要村落,位於村內北方山丘的古堡(Baltit Fort),建於500多年前,古堡建築帶有西藏建築的風格,是昔日蕃王的居所,經修復後已經對外開放遊客參觀。古堡裏面通道狹窄複雜,宛若迷宮,需有嚮 導帶入介紹,站在古堡頂可雄視罕薩河谷四週。位於卡利馬巴附近的Altit村落,也有一座古堡(Altit Fort),歷史比Baltit堡古老100年,但規模較小,矗立在罕薩河谷旁的200M高的峭壁上,地勢險要,登上古堡可俯視萬丈深淵下的罕薩河谷與中 巴公路。
騎抵卡利馬巴村內,此地是旅行者聚集的重鎮,因此商店旅館林立、購物方便,由於之前騎經的中巴公路,沿路物資缺乏,到達此地後也忍不住的大肆補給食物,在此渡過了2天香格里拉的生活。
離開卡利馬巴村落,接回中巴公路的另一段下坡鄉道,騎在兩排高聳直立的青楊樹下,山坡旁的果園,點綴著多彩亮麗的樹葉,搭配遠處白色雪峰,路上少有汽車,單車悠遊其中,更能感受體會清閒悠靜的鄉間美景;此情此景,騎在路上真捨不得離開,但環球之路還遠得很,還是需往前騎。

●北方首府吉爾吉特
公 路盤繞經海拔7788公尺RAKAPOSHI高峰的山腳下村落,此地是觀賞RAKAPOSHI雪峰冰河的眺望點﹔公路旁有幾家餐廳,決定在此用午餐並觀賞 雪峰,但有營業的餐廳,儘然只提供奶茶與餅乾,沒有其他的食物供應;進入巴基斯坦後,在鄉間路上,要找到供應午餐的餐廳還真困難,只有啃乾糧解決。
另 一個較重要的問題,就是一直未尋獲到詳細的巴基斯坦公路地圖,所以只能依靠手上不多的旅遊資料,沿途的行程較無法清楚掌握。因手上沒有詳細的公路地圖,在 騎到吉爾吉特前,再次被吉爾吉特在中巴公路上的旅行資訊所誤導,而不知從中巴公路上的Dainyor小鎮轉入近路。從這段捷徑,需通過兩座橫越罕薩河與吉 爾吉特河的吊橋,吊橋上可供小汽車行駛。我們只知騎在中巴公路上,並認為沿著公路就可到吉爾吉特,結果除了繞遠路外,還差點錯過轉進吉爾吉特市區的聯外道 路,因市區距離中巴公路還11公里。
吉爾吉特(Gilgit)海拔1500公尺,位於吉爾吉特河谷中,是巴基斯坦北部地區的首府,也是中巴公路沿途最大的市鎮,來往旅客大都在這裡停留與轉車,並安排接續的行程。在吉爾吉特除可繼續中巴公路的旅程外,並可搭乘公路交通到東南方210公里外的斯卡爾都。
斯 卡爾都地區緊鄰中國新疆與印度喀什米爾,區內佈滿高山雪峰與冰川,僅次於聖母峰的世界第二高峰海拔8611m的喬戈里峰(K2),高聳矗立在中國的邊界 上。第十一高峰迦歇布魯第一峰(Gashrbrum 1) 海拔8068公尺,第十三高峰迦歇布魯第二峰(Gashrbrum 2) 海拔8035公尺,與第十二高峰布洛德峰(Broad Peak) 海拔8047公尺,也分佈在此地區,吸引許多登山健行者探訪,吉爾吉特也因此成為登山健行者轉接與補給的重鎮。
吉爾吉特由於是北方邊境地區最大的城市,許多巴基斯坦與來往新疆的商人,都以吉爾吉特做為商品集散地,市區內的市集商店很多,非常熱鬧;商店內販售著許多來自中國與附近地區的商品,白天市街上充斥著來往的商賈過客,繁忙異常。
英 國盛行的馬球比賽源自吉爾吉特。市區內有一個馬球場,一星期中有幾天的下午會排定幾場比賽,若逢賽事,會吸引許多當地人前往馬球場觀賞比賽,因為這是當地 不花錢與少有的體育娛樂。一進入馬球場,環觀全場,當地觀眾青一色是男性,因為伊斯蘭國家,女性不能輕易在公共場所拋頭露面。

●一路的壞消息
到 了吉爾吉特為了彌補手上資料不足,當務之急是找到詳細的公路地圖,不然往後至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堡的路況資料更少,路上可能要瞎子摸象了!逛了兩天的市 鎮,好不容易找到的書店內,還是沒有詳細地圖﹔只有向來自香港的旅行者凱文,借他的孤星英文旅遊書,再將書上的區域地圖,一頁頁手工描繪,並找出食宿點資 料,才能充份掌握接續的行程。所以從事單車旅行,除了要事前做功課並準備詳細的資訊,沿途「路在口中」,在當地也要勤於收集資料。
在吉爾吉特休兵 兩天,除了休息與整備工作外,也認識了幾位旅行者,獲得許多實際的路上經驗。來自瑞典的肯特與麗娜,從8月出發自瑞典騎重型機車,花了2個半月時間,經西 歐、東歐、土耳其、伊朗,騎過14000公里路程抵達巴基斯坦,旅程預計到達印度結束。雖然騎機車不費體力,但機械故障、修復不易的壓力卻很大,所以他們 表示以後不會再嚐試騎機車跨洲的長途旅行。
由於巴基斯坦經伊朗到土耳其的路上狀況多變不易掌握,特別向肯特打聽這段陸路的食宿條件與情況;「我們 在路上曾遇見兩位來自荷蘭的單車騎士,他們在伊朗靠近巴基斯坦的邊界公路旁露營,結果遭遇當地人開槍射擊,子彈射穿帳篷與自行車,還好人沒有受傷。」從肯 特口中獲知有單車騎士遭遇槍擊的資訊後,對於前程開始矇上不安的壓力。
在收集吉爾吉特至伊斯蘭堡的路上資料時,發現這段沿著印度河谷的路段,因當地民風強悍的關係,與吉爾吉特之前的地區,安全情況已大不相同了。旅遊手冊特別警告單車騎士,這段路程中曾有偷竊、搶劫、強盜的事件發生,並有單身女騎士被強暴的傳聞。
「一星期前,一輛吉爾吉特往伊斯蘭堡的夜班巴士,在路上遇到車匪路霸,車內一位中國旅客,因不給錢而被殺害。」在旅行者間傳聞著這個不幸的消息﹔在聽到這些壞消息後,對於往後行程,增加了更多安全上的考量與壓力。
此次單車環球挑戰,從香港出發後的行程中,大部份面臨的難關與危險,是來自大自然的考驗;但接續的路程開始要承受的是更多人為因素,而人的不定因素,是最無法掌握其傷害性也是最大。
11 月5日,帶著警戒小心的心情,一早離開吉爾吉特騎進印度河谷區域;由於安全考量,一天又需騎越130公里的山路,才有旅館可落腳。出發前準備了一些現金放 在口袋中,以應萬一時當買路錢,並決定1.不騎夜路2.不露營3.不在村落與人多的地方逗留休息4.不露貴重物品的幾個原則下,騎進印度河谷。

中 巴公路沿著吉爾吉特河谷前進,經過往斯卡爾都的叉路後,路旁有一個眺望台,清澈的吉爾吉特河與黃濁的印度河在山腳下方的河谷交匯。這裏是世界地理上的特殊 點,地球地理的三個巨大山脈在河流交匯點分界,登上眺望台望去,三大山脈分別為東南方從印度阿薩姆綿延2700公里至此的喜馬拉雅山脈,北方的喀喇崑崙山 脈,西方的興都庫什山脈。這三大山脈中,因分佈著許多雪峰高山,是世界知名的高山山脈,登山家則將這三大山脈統稱為「喜馬拉雅山系」。
中巴公路從這裡進入了印度河谷,印度河自西藏岡底斯山西北麓發源後,一路往西經重重高原,流經印度拉達克、喀什米爾進入巴基斯坦後,繞過世界第九高峰的南迦帕巴峰轉往南流,進入巴基斯坦南方平原區,再注入阿拉伯海。
距離吉爾吉特70公里的Thalichi,這裡是海拔8125公尺南迦帕巴峰(Nanga Parbat)的眺望點,有旅館提供簡單食宿。
因 龐大的南迦帕巴峰山塊,阻擋了印度河的前進方向,使它蜿蜒改道繞過南迦帕巴峰轉往南流,所以南迦帕巴峰除了是印度河谷的西端哨兵,也是整個喜馬拉雅山脈的 西端哨兵。中巴公路則沿著印度河谷,盤繞在南迦帕巴峰山腳下,也因此成為世界十四座八千公尺巨峰中,最接近公路的一座;但卻因太靠近公路,從Raikot 過橋,沿著印度河谷南岸的公路上,就不易看到整座南迦帕巴峰的山景了。
南迦帕巴峰名字梵語的意思是”裸山”,因為它的山體峭壁陡峭不能積雪,但對於前往登山的德國登山探險隊而言,它則被稱為”謀殺山”,因為它以殺人著名;在1953年德國的赫爾曼‧布爾首次登頂之前,總共有31位登山家命喪此峰。
騎進印度河谷的第一天,在漫長的山路中,充滿了緊張與疲倦;一路上,總覺得當地居民看著我們的眼神,銳利又不友善,可能因這裏的民風保守強悍,而我們騎自行車的行頭又較特殊,而引起他們的好奇與敵視吧。

●沒有啤酒的世界
奇 拉斯距離吉爾吉特130km,簡陋的土屋散落在中巴公路南側的山坡上,公路旁有一些旅館可供住宿;正值旅遊淡季,旅館原本開價300盧比,被我殺價到 150盧比成交。在騎進巴基斯坦後,由於時值秋冬交界時節,進入此地區的旅行者稀少,所以在沿路投宿旅館時,會趁此良機殺價一番,而且大部份都能殺價成 功。
經過辛苦的踩踏,體內也流失了大量的水份,而路上可沒有小商店可補充水份﹔所以一進旅館休息,就覺得口乾舌燥,只想著是否有冰涼的飲料能消暑 解渴。進入巴基斯坦後,可需要與自己的最愛的啤酒說再見,因這裡格守著伊斯蘭教禁酒的教規,市面上絕對買不到含酒精的飲料,所以只能喝可樂、汽水這種碳酸 飲料,過過文明的乾癮。
「我們的餐廳沒有可樂與汽水。」問了旅館老闆,得到了一個令人非常失望的答案。
為避免出外太招搖,阿B與我換下車 服,走到街上,找看看有沒有商店,滿足口慾。中巴公路旁的建築物稀稀落落,在小朋友的圍繞與大人的好奇眼光中,逛了一圈,還是找不到大的商店,只有幾間用 木板搭成的雜貨亭,站立在路旁。探頭入亭一望,裡頭擺設著簡單的雜貨,可樂沒有,汽水沒有,只有不知道放了多久,沾滿灰塵的瓶裝礦泉水,一問之下,價格又 比吉爾吉特貴了許多,難怪都快變成古董了!
再次的失望,又累、又渴、有錢又無法滿足口慾,這種日子,可真是自找的!

●威脅潛伏的印度河谷
印度河谷有住宿點的村鎮不多,距離又遠,為避免露宿街頭的危險,除了每天超過一百公里的山路騎乘壓力很大,沿路遭遇的突發狀況,心情感覺更惡劣。
路 經的小朋友,有的跟在我們的自行車旁追逐奔跑,大聲喝止還是不理會,造成了騎乘的壓力與危險。但更危險與無法忍受的是,時常「咻..」的一聲,不知從那裡 的天外飛來石頭,甚至有的孩童一看到我們,早已拿起石頭,預備丟人了,讓人防不勝防﹔但是強龍不壓地頭蛇,只能忍氣吞聲,戴緊安全帽。
青少年更沒禮貌的對著我們大喊,有些則檔住路面要攔住與拉著單車,此時只能趕緊繞過,猛踩單車加快速度,並注意是否從後追來。而少數行駛在對面車道的吉普車駕駛,在會車時更特意的開至我們的車道,將我們逼出公路的路面,更是可惡與危險。
一 路騎來,壓力沉重,路上時時可見石頭流彈四射,甚至在山坡上吃草的羊群,行走中也會踢下石頭,只有開玩笑的說:「連羊都會欺侮外國人。」但另一種更實際與 嚴重的威脅,就是當地男人出門必備的是攜把步槍,身上掛排子彈;而沒事蹲坐在路旁,雙手撐著長槍,落腮鬍配上銳利的雙眼瞪著人看,一副山大王的架勢,真怕 心情不好把我們當飛靶練習,只能微笑說哈囉後,不敢回頭的猛踩踏板,在遠離視線範圍,才能鬆口大氣。倒是當地的老人家還比較和善,有時會揮手請我們停車休 息。
孤星出版的喀喇崑崙公路旅遊書內的自行車旅行專欄,詳細的紀錄了喀喇崑崙公路的路況與里程﹔還好有借凱文手中的書,並靠著描繪與手抄方式,整理出這些重要資料,有此利器在手,也較能掌握行程。
公路經達蘇,過河走左岸,開始沿著峽谷攀昇而上,一路的峽谷是越高越深,峽谷峭壁上還處處可見古絲路的山徑小道﹔由於巴基斯坦道路是靠左行,所以左方正好是懸崖,而且道路不寬,因此有大車經過時,就要特別的小心,以防被逼出路面,摔落萬丈深淵之中。

●和善的人們
趕在山區午後雷陣雨的前一分鐘,到達Besham旅館,一進門,旅館的胖老闆就很熱心的接待,講話更是霹靂啪拉一長串,隨他高興。
「你幾歲?37歲還單身!我不相信你已經37歲了!我33歲已經結婚了,你要加油喔!」 一路走來,許多人都以為我只有三十出頭,實在是保養太好了,「難道你們那裡的男人都是這樣嗎?」。
「你們有可口可樂嗎?」想喝清涼飲料的慾望燃起。「有的!你們要幾瓶?」胖老闆趕緊差夥計出去買﹔此訊息令人大為振奮,不再只是眼巴巴的看著牆壁上的廣告或是堆積如山的空瓶子,而能大口暢飲,來自文明的渴望。
公 路從Thakot開始離開印度河谷,心裡正高興能夠遠離危險地區﹔「咻..」天外又飛來一石,忍辱負重,壓抑了幾天的不滿情緒,一下子就爆發出來﹔此時丟 下單車,朝著丟石頭的方向追去,小孩被此一嚇,也趕緊逃逸無蹤﹔在爽快的宣洩情緒之後,回歸實際面,還是趁著大人沒出現,趕緊離開。
爬昇一千公尺,越過1580公尺的山口,一路下坡騎抵Chattar Plain小村﹔找到寫著英文的唯一一間旅館歇腳。
「我是老闆,檢查電燈開關有沒問題!」「我是另一位老闆,來看看你們,也歡迎你們!」進房間沒多久,老闆與另一位年輕老闆,先後陸續的來房間,用著生硬的英文聊天。在這個窮鄉僻壤的小旅館,難得有外國人投宿,老闆笑著一直合不攏嘴,與街昉鄰居介紹我們。
「有米飯,不過要等一個小時後才能用餐。」老闆想了想後回話,並拿了錢給夥計,沒一會兒功夫,夥計拿著白米進來。在和善與熱心的老闆接待下,當天終於不用吃這一路上的食物,巴基斯坦烤爐烘製的薄餅沾咖哩羊肉或雞肉。。
離開印度河谷,又重見巴基斯坦鄉間和善的人們。

●嚴重腹瀉
「我帶路到你們要投宿的旅館。」在阿波特巴德(Abbotabad)的街上,騎著單車的貴瑪爾熱心的帶路到旅館。
「我 們這裡有一些車友,假日也會結伴去騎車,但當地人還是用著無法理解的眼光看我們。」「曾有兩位巴基斯坦當地車友,也想嚐試踏騎喀喇崑崙公路到紅其拉甫山 口,但在印度河谷,就遇上搶匪,被洗劫一空,無功而返。」下午貴瑪爾帶著另一位年輕車友來旅館拜訪,大夥分享經驗暢談甚歡,並到餐館吃了一頓薄餅沾咖哩羊 肉與乳酪的豐盛晚餐。而印度河谷的惡名昭彰,連當地人都無法倖免於難,我們能平安順利地通過,算是非常幸運。
但這頓豐盛的當地晚餐,卻讓我和阿B,從半夜開始輪流拉肚子到天亮﹔嚴重的腹瀉,也帶來身體健康的警訊。
從 阿波特巴德到伊斯蘭堡的路程,雖然離開了人的威脅,但又重回車輛的威脅﹔公路沿途車流量大、空氣汙染、喇叭聲不斷且司機開車急躁瘋狂,還是需要忍辱負重。 11月10日,終於平安順利的騎抵距離吉爾吉特630公里的拉瓦爾品第,結束了中巴公路這段風景雄偉壯觀,過程緊張刺激精采萬分的行程。
拉瓦爾品第是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堡南方的舊城,這裡的旅店、餐廳等消費較伊斯蘭堡便宜,對外的陸路交通工具,也集中在此,所以旅行者大都在此停留。
政府單位與各國大使館,則位在新城伊斯蘭堡﹔市區內以方格式劃分成很多區,市容整潔,環境空曠,但徒步遊覽十分困難。
離 拉瓦爾品第31公里的達斯拉,是犍陀羅佛教藝術文化起源地﹔此地的佛教文化是由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引進,成為當時中南亞一帶的文化首都,佛教更由此經絲路 傳進中國。公元前326年亞歷山大帝率軍東征時,一直推進至犍陀羅就沒有再前進﹔數年後折回巴比倫時,部份部隊留下沒走,所以現在會看到一些金髮藍眼睛的 當地人後代。在此可搭乘馬車參觀西元前六世紀到西元二世記時期的佛教古城與收藏數量頗多的犍陀羅佛像雕刻品博物館。。

●遇到遭槍擊的單車騎士
「高興再見到你!」在拉瓦爾品第舊市區的Popular Inn旅館,重遇香港旅行者凱文﹔這個旅館是許多自助旅行者的投宿地。
「你記得我嗎?在烏魯木齊天池的哈薩克氈房。」在新疆遇到的英國人比利,沒想到一個多月後在巴基斯坦又重逢﹔人來人往,分分合合,都是緣分。
大部分的自助旅行者,停留伊斯蘭堡期間,主要是為了申請後續旅行國家的簽證,如印度、伊朗等。因此每天上午,會見到旅行者相約到伊斯蘭堡的各國大使館辦理簽證,其中又以印度最為熱門。辦完簽證的結果,也可比較出各國護照的好不好用。
原本預計申請的伊朗簽證,因需要兩三個星期的申請時間,且不一定會核發,只好放棄伊朗行程了。在經過辦理簽證的一番折騰下,決定先進入只要落地簽證的尼泊爾,來得輕鬆容易。
Popular Inn旅館的老闆,親切熱情的態度,才會成為自助旅行者的集中處。在許多自助旅行者的進出中,留下了一些旅行資訊,而許多訊息也就這樣流傳在旅行者之間。瑞典機車騎士肯特口中的荷蘭單車騎士,也留下一張警告信,貼在大門玻璃上,建議不要騎車行經伊朗邊界。
「一位日本男性旅行者,在卡利馬巴的民宿住了半個月,某日下午,中年的男房東進入他的房間,在日本人面前,就脫下褲子指著臀部說著come on,嚇得日本人奪門而出,連忙搬離。」凱文說著路上的八卦傳聞。
「由於歐美老外的旅行者比較多而不稀奇,據說他們對於長的白白淨淨的東方男性,因為稀少而更有興趣。」
從抵達巴基斯坦後,走在路上時常會有值勤的警察招呼我過去聊天,甚至有的表示想交個朋友,晚上要到旅館找我聊天,初期並沒有任何警戒心,後來聽到這些傳聞才恍然大悟。
在出發至拉合爾的前一天,旅行者傳聞中,在伊朗、巴基斯坦邊境公路旁露營,遭到當地人開槍射擊的荷蘭單車騎士克拉斯與寶玲,終於回到Popular旅館,與他們暢談愉快,並提供他們幸運的寶貴經驗。
「在伊朗、巴基斯坦邊境的一千公里荒涼曠野,由於村落極少,如無法趕到市鎮,就要露營。有天因風大騎乘困難,天黑前無法抵達村落,因此就在公路旁露營。」
「在休息一小時後,先聽到有人向帳篷丟石頭,約有五、六個人靠近,我們趕緊用阿拉伯語問候並說著我們是和平的,但沒多久就聽到槍聲大作﹔槍擊之後,當地人就離去。」驚魂未甫的克拉斯與寶玲,首先查看是否受傷,兩人確定沒事後,趕緊收拾行李,攔車到最近的村鎮旅館住宿。
「可能我們在帳篷內是平躺的睡在地面上,而當地人是朝著帳蓬開槍平射,才能幸運避開子彈,但放在帳蓬後面的自行車留下三個彈孔,帳篷有四個。」克拉斯笑著指著單車車架、車把與輪圈上的彈孔。受此槍擊事件後,他們無心騎乘,決定搭車至伊斯蘭堡避開這段危險之路。
克拉斯與寶玲兩位騎士,也是騎著捷安特自行車,此次行程預計兩年時間,從荷蘭出發後經西歐、東歐、土耳其、伊朗到巴基斯坦,已經騎乘8個月。往後行程預計走印度、尼泊爾、中國大陸。

●與蒼蠅水乳交融的當地人
從 拉瓦爾品第出發後,告別了連綿的山路,騎上往拉合爾的快速道路﹔路況比以前好多了,車輛也少一點,部份路況變寬,且有舖設路肩,較易閃躲快車﹔但進入城鎮 後,交通又變得亂七八遭,搭客的大小巴士隨意停車,路上夾雜著馬車、行人與大喇叭聲呼嘯而過的卡車,所以需要非常注意交通。
因沿途較少外國人停駐,所以我們也變成罕見的老外了!依舊有警察攔下我們哈拉聊天一番,或請喝茶﹔時常有當地人跟騎旁邊,用著好奇的眼光一路跟隨,嘴裡嘀嘀咕咕的講了一堆我們聽不懂的話,在卡哈林投宿旅館,又成為了旅館的稀客與注目焦點。
公 路上的村莊密集,隨處可見商店、飲料攤與公路餐廳,吃喝已經不成問題,但衛生條件依舊沒有改善。曾經進入一間生意興隆的公路餐館,當伙計送上羊肉飯後,成 群的蒼蠅如轟炸機投彈般,直落在我桌上的食物,趕也趕不走;但迴顧鄰桌的當地食客,每個人都安逸優雅吃著爬滿蒼蠅的食物,宛如與蒼蠅是好朋友一般的水乳交 融。大部份餐館提供的飲水,更是直接裝水龍頭或山泉的生水,在這種環境吃喝,不感染疾病才怪。
原本預計3天的300公里路程,由於沿途路況不錯與 平坦,以兩天的時間就騎抵拉合爾(Lahore)。拉合爾的市區路況複雜,車輛多且速度快﹔到達市區後,不小心與當地的自行車發生對撞,導致我的前輪鋼圈 扭曲變形,而阿B的後輪圈在喀什的簡單修補,撐了一千多公里的路程,到達拉合爾後,終於功成身退嚴重裂開,還好已經要到尼泊爾補給更換!
在所有的 英、日語旅遊資料中,都特別強調拉合爾部份的中、廉價旅館不安全,房間極易遭人進入,而遺失行李金錢,在外旅遊更要特別注意安全﹔所以從抵達拉合爾,心裡 就一直沒有安全感,且找不到安全、舒適與方便的住宿旅館,市區內又雜亂複雜,實在不適合久留﹔在詢問到有班機至尼泊爾後,決定搭乘凌晨一點巴基斯坦航空飛 機至卡拉奇,再轉清早的飛機至尼泊爾加德滿都,結束巴基斯坦的行程,渡過八千八百公里的雲和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