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2年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自行車飛行傘挑戰手記-1 – 陳守忠

壯遊行者歷程 | 1992年尼泊爾聖母峰基地營自行車飛行傘挑戰手記-1-陳守忠

  1992年4月14日清晨,在加德滿都國內機場,Hillary旅行社的尼泊爾友人Janaki經一番交涉,將我們要搭乘到盧克拉的班機,從第4班提前到第2班,並將我的自行車捷豹,交由直升機託運;解決到盧克拉的人員及裝備運載問題後,蓄勢待發,準備征程的開始。

  到聖母峰基地營山區健行,一般都從加德滿都搭乘國內19人座小飛機到盧克拉後開始健行;但此段航線時常因天氣關係,班機經常取消及延誤,機位也一位難求。

  這段季節因天候異常,已經2個多月未下雨,氣候非常乾燥,引發許多森林火災,且山區整日刮風;而強風與濃煙也影響到飛航安全,原本一天4班的航班,能順利起飛的大概只有前2班的飛機。

  拿著第2班飛機的登機證,在候機室等候登機;之前原本擔心自行車不能托運,在交由直升機託運後,就解決了這個最大問題,到盧克拉應該就十拿九穩了!但似乎好願難成,等登機的結果卻是航班取消,讓我和Janaki空歡喜一場。

  隨之而來的問題是尼泊爾國內班機取消後,航空公司是不做事後補救及安排,必須自己再去訂機位;在旺季期間要再訂到機位,就不是容易的事。還未開始就已經問題不斷,原本篤定的心情開始不安。

  在考慮不易取得機位的情況下,我們決定改搭隔天的直升機,因直升機取消的機會不大。

  4月15日早晨,登上直升機預計前往盧克拉,但似乎又應驗了一句話:「在尼泊爾搭乘飛機,沒有到達目的地都不算。」

  直升機起飛了,機上的各國旅者都非常興奮;但升至半空中後,直升機又掉個頭,飛回起降場降落。「因直升機故障要修理,再等等!」,之前已經等了2天的飛機,已打亂了原定的計畫時程。

  等或不等,面臨重要抉擇;與Janaki討論分析後,自行車在前一日,已經由直升機運送抵達盧克拉了,還有我的簽證只剩15天的效期;與其在加德滿都坐愁空等,不如馬上行動,因此當機立斷,改由陸路從徒步入山口小鎮Jiri健行到盧克拉。

  從加德滿都到Jiri這段180公里的路程,如搭乘當地巴士需要12小時的車程時間;因此我們決定租用計程車,直接從機場載我們到Jiri,就只要6個多小時的車程,於傍晚前抵達Jiri。

  從Jiri徒步到盧克拉,一般健行者,連從加德滿都的車程,都安排8天左右。為爭取時間,我們開始日夜趕路到盧克拉;16~18日這3天期間,平均每天需徒步12小時,尤其16日從上午6點走到晚上10點休息。

  18日下午抵達盧克拉,趕緊前往機場辦公室,找到擔心多日的自行車;機場工作人員原本也納悶著這輛自行車,為什麼好幾天都沒人來領。

  披星戴月的艱辛行程,令人難忘;而此段路程,也帶給我高度適應及體力調整的意外助益。


《環球傳騎》單車壯遊夢.分時分段行/陳守忠 著 |遠流出版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