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騎|壯遊學園》壯遊行者歷程 | 1993年踏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單紀行-7- 陳守忠

壯遊行者歷程 | 1993年踏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單紀行-7-陳守忠

卓奧友峰迷路歷險

  5月17日到達卓奧友峰基地營(4900m),從海拔5000公尺的世界第6高峰卓奧友峰基地營,暫時放下了單車,預計健行到海拔5800公尺的卓奧友峰前進基地營。

帶著帳蓬、睡袋、兩天的糧食,向留守基地營的登山協會連絡官,打聽好路程,就沿著河谷上行,往前進基地營而行。一路隨著高度的爬升,在缺氧及高海拔的因素下,步程緩慢與辛苦,沒多久,就被從後而來的犛牛隊所趕上;由於此段路況完全陌生,手中也沒地圖可參考,心裏盤算著,如跟隨著犛牛隊前進,就不怕迷路了,於是等著犛牛隊超過後,就尾隨其後而行。

高原子民的腳程是輕鬆流暢的,但我則是每爬升一小段路程就腳酸氣喘,只有停步休息,在犛牛隊殿後的1位小朋友,每當我休息喘氣時,總也停下腳步看著我;在這種狼狽時刻,旁邊還有人看著你,心理總覺得不舒服,於是決定休息時間長些,等犛牛隊漸漸走遠時,小朋友也就離開了我,去追趕犛牛隊了!

自己一個人走路,還是舒坦沒壓力些,但卻要留意路跡才能避免迷路;隨著海拔高度的升高,步徑開始沿著冰河旁的山坡前進,行經一個小台地,有3個西藏年輕人,正坐在地上聊天,點個頭打聲招呼後,續往前行,但此時卻找不到往後的路徑,就回頭詢問藏族年輕人,但循著其指引的方向,找了一圈,依舊不見路跡,此時心裏開始有些不安,硬著頭皮再回到藏族年輕人旁邊,詳細詢問;3個不會說漢語的藏族,此時卻說出英文字Money,並指著我的腰包,突來的話語,讓我不知到底是何意思?善意或惡意,在此無人的高山之中,已難以判斷,明哲保身之道,既然去時無路,只有回頭脫離險境,當下決定往回走,並留意他們是否也尾隨而下。

回撤了一段路,找了個隱蔽的山坡邊休息並觀察情況,沒多久就看到他們沿著河谷往下走,如我所願,我就還能繼續往上前進;重回台地,再次尋路,依舊不見路跡,缺氧及混亂不清的思緒,讓我選擇了從旁邊滿佈石堆的乾溪谷上溯,溪谷中依舊沒路跡,但卻不知自己為何還是繼續往上爬。

天空突然變天,下起雪來,忽然間聽到台地上有人在喊叫,回頭一看,犛牛隊的那位小朋友正遠遠揮著手,此時我的頭腦也突然驚醒,趕緊走回台地,此時不會說漢語的小朋友比著食指示意:「我走的方向,會死翹翹。」;上午上山途中,原本有些討厭的小朋友,在此時刻,卻如同小天使般將我喚回,並領著我到前進基地營的路,我的心中是滿滿的感謝。

那夜,獨自露營在海拔5800公尺的台地,明月映照著雪峰,灑滿了一地的月光,再對映著滿天星斗,難得一遇的自然美景,讓白天歷險過後的我,一夜好眠。


《環球傳騎》單車壯遊夢.分時分段行/陳守忠 著 |遠流出版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